-

“知錯不改,細看一生,如驢推磨一般,努力到頭仍然停在原地!”

“這第七敗,本王不服!”

項羽反駁道:“本王自從和叔父起兵開始,楚軍人數一步步發展壯大,所攻占城池越來越大,這才成為一方諸侯!”

“後世,憑什麼說本王止步不前?!”

江逸淡然反問:“敢問項王,自從起兵開始,你除了勢力之外,個人可曾有進步?”

“冇有麼?”

項羽不信。

“你永遠都是那麼剛愎自用,哪怕韓信棄你而去,並且實力漸漸發展壯大,你依然知錯不改,打心底裡還是瞧不起這個執戟郎,一身貴族惡習。

“當他勢力足夠強的時候,你再瞧得上人家,有用麼?”

“你既瞧不上,在戰略上也不重視韓信,最後落得個四麵楚歌的下場,有何進步?”

江逸徘徊在烏江江畔,向著項羽說道:“鴻門宴之後,你依然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殺劉邦,廣武澗時以你的能力,一箭穿心會做不到麼?”

“之前你放了劉邦已經鑄成大錯,可是再次麵對劉邦時,你依然起不了殺心,永遠會在一個點上犯無數次錯誤!”

“現在,就算你想殺劉邦,殺得了麼?”

“這其中,也包含了你的第八敗,婦人之仁!”

“你雖然充滿武略,雖然是千古霸王,但具備了失敗者的一切缺點,如何不敗?!”

江逸一氣嗬成,將項羽失敗的原因全盤托出。

此時此刻,項羽沉默了。

他雖然狂傲,但不傻,尤其是走到今天,他其實已經意識到了很多錯誤,也知道江逸說的都是對的。

原本在垓下之戰慘敗,看到那麼多江東子弟都死在自己麵前,項羽的心已經傷心至極,現在更是瀕臨絕望。

隻是,當得知這些都被後人扒出來的時候,內心難免有些失落和不想承認,表麵依然桀驁。

這位霸王,即使到了最後一刻,都不會承認自己的失敗。

而此時,江逸的話更是在直播間引起了一陣又一陣軒然大波。

“這八敗我一定要記下來,江神說得太有道理了!”

“是啊,我之前還覺得項羽失敗是因為運氣不好,可是現在想想,項羽走的每一步,都是在把自己推向墳墓!”

“是的,項羽打下了大片江山,可是因為這些性格弱點,他也失去了這些,江神和項羽對話的這些,我感覺都可以成為人生乾貨了!”

“以後我做人做事要引以為戒,絕對不能虛偽,還是坦蕩一些。

“就好像江神總結的第二敗一樣,要是項羽不打著推翻暴秦的旗號也就罷了,愛殺多少就殺多少,可是他打著推翻暴秦的名義,卻做著比推翻暴秦更為殘暴的事情,怎能不敗?”

“且不說百姓們怎麼想,我覺得光就他手下的那麼將領們,當時也會十分心寒吧,韓信不就是這麼走的嘛!”

在某個彆墅中。

一個正在一百多平的書房裡看書,穿著羅斯絲綢睡衣,戴著紅色眼鏡的風韻女人,用筆將這些都給記錄了下來。

“這些東西稍加改變一下,就是一個企業,一個總裁的生存之道。

風韻女人推了推眼鏡,仔細看著螢幕中的江逸。

“這個年輕人哪天要是不做主持了,我一定要把他挖過來。

粉紅色的臥室中。

兔耳女主播趴在床上,雙腿往後抬著,腳丫子輕飄飄的晃著,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撐著下巴,看典藏華夏也入了迷。

“唉,江神認真起來的樣子也太帥了……”

華夏曆史研究院中。

秦漢明老爺子聽著江逸的話,已經連續點頭不下十幾次了。

“江逸的分析很有道理,每一條都直擊霸王失敗的要害,倒是與我當初對項羽失敗的總結不謀而合,就是不知道下一步他會帶項羽看什麼?”

一旁的秦晶晶眼睛也緊盯著螢幕,腦海中滿是昨晚那個打扮起來也很帥的“大叔”。

“可是老爺子,我覺得江逸有一點設計的不好。

老爺子身旁的院長陳江明皺著眉頭,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哪裡?”秦漢明問道。

“按照楚霸王項羽的心性,這時候就算知道江逸來到後世,也是絕對不會承認這些錯誤的。

到底是研究院院長,陳江明看節目和秦漢明是一樣的,都會從十分專業的角度出發。

“可是我從楚霸王的神色來看,項羽好像是要認了?”

“我倒覺得冇什麼不妥。

秦漢明老爺子笑著說道:“要是換一個時間點,楚霸王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認的,因為他一直都是個剛愎自用,自負天下無敵的人。

“可是江逸選擇的這個時間點,是項羽已經要烏江自刎的前一秒!”

“這個時候的項羽,我倒覺得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大部分的錯誤,隻是悔之晚矣罷了,他不願意回去麵對江東父老,甚至臨死前還想要將頭顱給背叛自己的那個熟人,便是兩個極好的佐證。

一旁的秦晶晶好奇的看向兩人。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爺爺和院長在曆史觀點上有不一樣的想法。

看來,爺爺對江逸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而且在能力上也十分肯定。

陳江明點點頭:“若是從這個角度去想,倒是合情合理。

果然,項羽盯著烏江江水看了好一會之後,忽然像是認命了一樣。

“你說的八敗,本王認了。

江逸冇有多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站在一旁。

但直播間的觀眾們可全都炸了啊!

“臥槽,霸王竟然會認錯?!”

“我們的江神,竟然讓西楚霸王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兄弟們,我剛纔冇有看錯吧,那真的是西楚霸王嘛?”

“唉,主要還是江神總結的太到位了,我覺得就算我是西楚霸王,我也難以反駁!”

“是啊,江神的話字字句句,都切中了要害,隻要不是個傻子,這時候都會被點醒的!”

而噴子王見到這幕卻是十分不服。

他立馬操縱起了自己的小號。

“我覺得在這裡,霸王項羽的人設崩了!”

“霸王怎麼可能會認錯呢,江神這是在為了劇情而劇情啊!”

發完之後,他立即換回了自己的大號,像極了陰陽人。

“樓上你在說什麼呢,江神怎麼可能崩了項羽的人設!”

“就算崩了,那也是他的無心之失好吧,頂多也就是個小失誤嘛!”

“哈哈,噴子王最近怎麼開始說人話了?”

“不過我覺得剛纔那個觀眾說的對,霸王的人設確實崩了!”

就在大家紛紛覺得這點設計的不好的時候。

看到彈幕的秦晶晶實在忍不住想要為江逸發聲了。

她拿出手機,在直播間裡打字道:“不會的,我爺爺說冇崩。

“你爺爺?!”

噴子王趕緊換上自己的小號,退出直播間全屏模式,在右邊找到了這個為江逸發聲,Id名為“秦晶晶”的人,隨後一臉蔑視。

肥豬腿隨意的跺著地板,發出“咚咚”的巨大聲響,搞得樓下的住戶還以為地震了。

噴子王對這個突然出現的不和諧彈幕嗤之以鼻,心想你爺爺特麼是誰,敢跟我國服第一噴子作對?

“你爺爺多大了妹子,腦子還靈活嘛……尚能飯否?”

此話一出,華夏曆史研究所裡,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國台大廈中。

沈萬榮目色一凝,就連江薄雅的神色也顯露出前所未有的淩厲。

“給我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