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終於敢出現了麼?”

“縮頭烏龜,竟然躲了半個小時!”

“笑死,本來就是十點開播,非得在這尬黑?”

和之前大多的期待不同,這次彈幕中直接開始了罵戰,但人數卻是直線飆升,就連衛生國的網友都出動了。

“我們河裡的水都冇紂王臟好吧!”

沈萬榮和陳大發等人在國家台裡,也都時刻注意著風向,做好了各種公關準備。

“記住,宗旨隻有一個,典藏華夏可以暫時不播,但江逸不能被打倒!”

沈萬榮親自下達命令,國家台所有人都嚴陣以待。

大家十分緊張的看著典藏華夏裡即將發生的一切,期待江逸能夠順利度過這次危機。

江逸可以猜到外麵正在發生的大部分事情,但此時的他早已放下了所有雜念。

他的身形漸漸出現在了直播間,根據他的意識,畫麵之中的華夏大地上,出現了青銅鼎、甲骨等曆史文物,它們或莊嚴矗立,或陳列於書架之上。

在江逸的身後,日月交替,鬥轉星移,所有的一切都彷彿在迅速變化。

原本全新的青銅鼎和甲骨漸漸出現了歲月的痕跡,那些被刻在上麵的文字,被歲月的風塵洗禮,不斷的變得模糊……

而許多古物,就這滄桑钜變之間,漸漸消失,隻留下了部分。

這一部分甲骨和青銅等器具,在即將被定格時忽然化作金光彙聚,由江逸的兩邊快速流往身前,在他頭頂上空,數以億計的觀眾眼前,彙聚成了金光璀璨的四個大字----

“典藏華夏!”

“各位,歡迎來到典藏華夏最新期,我是江逸。”

江逸泰然自若,身姿挺拔:“縱觀古今,華夏已經有五千年多年的曆史,在這一大段曆史長河之中,我們出現了許多曆史悠久的王朝,如夏、如商。”

“許多人物和事情,現存的典籍記載的少之又少,因此便有了各類史學之爭。”

“今日,我將帶你們對話的是商朝的最後一個皇帝----帝辛!”

江逸頓了頓,繼續道:“有人說,他昏庸殘暴、麻木不仁,德行皆有虧,是千古第一暴君!”

“也有人說,他是被周朝以及後期各大朝代黑慘的人物,所受的冤屈甚至不亞於秦始皇。”

“那麼,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今日,我將帶領你們跨越三千多年,去見一見,那個備受爭議的王----”

一字一句之間,江逸的腳步從前往後,一步一步退去。

他周圍的環境不斷變化,從現代,到近代,再到清、明等,呈現在眾人眼前的一切都彷彿變得光怪陸離。

就在這飛速的轉變之間,江逸的身形再次出現時,已是來到了牧野。

“殺啊!”

“殺!”

各種兵器交鋒和戰馬奔騰的聲音瞬間充斥在觀眾耳畔,觀眾們心中的熱血不由沸騰,以為能夠看到一場勢均力敵的大場麵!

然而,他們親眼看到,在周部落軍隊的衝鋒下,商朝軍隊幾乎不戰自潰,陣型被敵人徹底打亂!

乍一看完全就是碾壓性的鬥爭!

“嘖嘖,商朝這麼弱?”

“看吧,我就說商朝冇用吧,我都還冇看起勁呢,商軍就被打敗了,就那些雜牌也能當前鋒?”

“這紂王真是冇腦子在想屁吃啊!”

“哈哈哈,我還以為華夏的紂王有多厲害,帶出來的軍隊竟然是這個死樣子,他怎麼可能是一個有功的君王?”

許多外國觀眾都被這一幕逗笑了。

可這些人哪裡知道,紂王在不久前纔剛率領商軍主力在東南方打完東夷!

為了鞏固好不容易打下來的領土,他留下了大批軍隊善後,隻身回到了朝歌主理朝政。

也就是這個時候,朝中出現了叛徒!

身為紂王哥哥的微子啟,竟然選擇了背叛商朝,連夜趕往周部落,向敵人報告紂王隻身回到朝歌的訊息!

於是周部落就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偷家行動。

周武王集結了庸、盧、彭、濮、蜀五部落共四萬餘人,會盟孟津。

由於古代通訊本就不好,等商紂王收到第一批緊急軍情的時候,部落軍隊後腳就快要到了!

主力都不在,麵對又都是各國積蓄已久的兵馬,這讓紂王怎麼打?

換了後世一些皇帝要麼跑路,要麼就投降了,但帝辛冇有!

麵對這樣的局麵,他選擇緊急抽調軍隊,並通過抓捕或釋放奴隸來擴充軍隊來迎戰周聯軍!

最終,雙方於牧野展開會戰!

可帝辛冇有想到的是,戰鬥纔剛剛開始,前方的士兵就被周軍嚇破了膽,紛紛想要掉頭跑路!

當時帝辛手中雖然還有少量的禁衛軍作為底牌,但也按奈不住這些奴隸和敵人的戰車、甲士、步兵等一層又一層的推進!

在人潮的衝擊下,帝辛僅有的禁衛軍也陣腳不穩,最後一道防線眼看就要崩潰……

可是,就算是到了這樣的局麵,帝辛依然冇有選擇逃跑,而是率領著商軍的殘餘軍隊和敵方精兵繼續守衛領土!

這混亂的戰場之上,呈現的雖然是大部分商軍在潰逃的畫麵,卻有一個力大無窮的勇士帶著商朝僅存的一絲精兵,仍在苦戰!

那勇士手執青銅劍,渾身上下皆是鮮血,眉眼之間卻無絲毫懼色,直視著正在眾敵簇擁之下的姬發!

“姬發,你這個無恥小人,趁大商不備偷襲,算什麼英雄!”

勇士發出怒吼,瘋狂朝姬發殺去,一群精兵朝他衝殺過來,他甚至連看都懶得看,左一劍又一劍就跟切白菜樣!

“嗬嗬,像你這樣的暴君人人得而誅之!”

“今日本王就是來替天行道的,識相的話就自刎謝罪!”

姬發麪對他的眼神毫無懼意,同樣揚起青銅兵器!

好不容易能有殺死紂王的機會,他可不會放過!

可他也知道紂王的厲害,自然不會去跟他一對一,而是讓一群親衛先行衝上!

雙方殺得如火如荼,壓根冇有注意到,此時出現在牧野上的那一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