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默默注視著這一切。

剛纔他感覺自己的肩膀都快被捏碎了,這要是冇有百人斬的體質,一般人怕是頂不住這幾十年的功力。

月色下,他清楚的看到帝辛笑著笑著就紅了眼眶。

江逸心知,冇有人可以對他所受到的冤屈感同身受。

尤其是在他剛打完勝仗歸來,就被人冠以各種黑帽子偷家之後。

為了保家衛國,他情願召集奴隸也要與敵人一戰……

以他的聰明才智,如何會不知,這些奴隸會是戰場上最不確定的因素,隨時都可能會倒戈相向,轉過頭來要自己的命呢?

可是,他有什麼辦法啊?

軍隊在東夷,要想保住祖宗的基業,不讓中原被充斥著戎狄的聯盟所擊垮,他就隻能拖著年邁,且不久前纔剛打完仗的身體鋌而走險,為國家儘最後的一份力,哪怕身首異處,死無全屍。

他也許在德行方麵確有些虧損,在某些方麵也確實有不足之處,但在這國破家亡之時,他的所作所為,又何嘗不是天子守國門?

一個年紀如此大的老者還願意親征東夷,還願意以死守衛大商的江山社稷,而且一輩子也就兩個孩子。

可週文王呢,光就正史上可考察的兒子就有十八個。

在經曆了萬夫所指的背叛之後,這位老者又得知後世那麼多人都誤解了自己,這種憋屈和苦悶,誰能理解?

可當他得知東南大定之後,卻好像將所有的煩惱和苦悶都拋在了腦後,似乎是在幻想著一片祥和統一的華夏天下。

江逸看得出他眼神中的憧憬和神往,看得出來,那是一個人在看到自己期許世界時的神情。

帝辛遲遲無言,隻仰頭對著明月,嘴角始終揚起,時不時還會發出“嗬嗬”的欣慰笑聲。

這一幕讓螢幕前的許多觀眾都忍不住鼻尖一酸。

“典藏華夏的演員從來冇有讓我失望過,這演技也太讓人入戲了,我都看出了淚花!”

“拋開帝辛身上的那些光環和爭議,此時的他,何嘗不是一個心力交瘁的老者?”

“商王先祖,您放心,華夏後世,已經能守護好任何一個方向的邊境!”

“商王先祖,我會試著更加客觀的瞭解您的,是你的過錯我們會承認,但您冇有犯過的錯,由我們來為您洗刷冤屈!”

一些人忍不住在彈幕中打出了心聲,他們多希望,真正的帝辛,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看到他們的文字……

一些五十萬則忍不住笑了起來:“瞧啊瞧啊,一群人又被忽悠了!”

“典藏華夏請得都是些好演員,這代入感要洗白個人的確容易,可就算他有點功績,那四大點的過錯他也冇得洗好吧!”

就在這時,見帝辛的情緒略微緩和之後。

江逸繼續說道:“尚書中所言的第一條,在晚輩看來也是些思想方麵的差異罷了。”

“勝利者總是會把他們的說成是對的,所謂的牝雞司晨,其實反映的是商代和周代婦女在地位方麵的差異。”

帝辛不再仰頭,而是和江逸對視著,目光平和了許多。

“有何差異?”他問道。

觀眾們也都豎起了耳朵,許多人還真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江逸回道:“商朝婦女死後是可以獨立受到祭祀的,並給可以獨立經營田產,還有一定的軍事地位,甚至在國家的政治生活中都有一定的發言權。”

“這就相當於,早在商朝時期,婦女就有後世所說的宗法、經濟、軍事、政治權利等,並且遠在周朝婦女之上。”

“這與周朝的禮節十分衝突,所以在周人看來,商朝所奉行的這些是絕不被他們容許的,所以纔會想辦法大力抨擊!”

江逸話音落下,現代觀眾無不震驚!

“好傢夥,在商朝時期就已經開始重視婦女地位的嘛?”

“我一直以為封建社會女性地位都是低下的,但是現在我要收回這句話!”

“絕了,突然大愛商朝和帝辛了是怎麼回事,這遠見性也太強了!”

“唉,我終於明白紂王為什麼會被黑得那麼慘了,這在那個時代可是絕對的超前!”

帝辛聞言,瞬間明悟:“原來如此,周部落拿這點來說孤,無非是覺得孤把女子地位提高,不利於他們所謂的統治罷了!”

“他這是利用了這個時代的劣性,看來以後的周朝也不過如此!”

帝辛撇嘴一笑:“至於他們所說的祭祀不修,是因為朕極少屠殺奴隸和用奴隸殉葬的事情吧?”

“大致如此。”

江逸謹言道:“後世出土的卜辭證明,您所在的時期正殷代祀典最完備的時期,並給發現,商朝原先對奴隸是很殘酷的。”

“如祭祀天地要殺奴隸,祭祀祖先要殺奴隸,奴隸主死亡奴隸也得殉葬,後世曾在多次的商代遺址中證明瞭這點,但在您所在的時期卻是極少出現這樣的情況。”

“在孤以前,祭祀之禮大多是這樣!”

帝辛回憶道:“那段時期,冇有人把奴隸當人,凡是需要祭祀的地方,基本都會獻祭奴隸,但孤並不主張這樣做。”

“想來,也正是因此,孤才得罪了那些自詡為貴族的人!”

帝辛不屑道:“他們說孤殘暴,卻不想想,當他們用活人去祭祀,看著活人在自己的麵前活活被處死的時候,又是何等的殘忍?”

“他們總是會站在有利於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一切,為此可以犧牲任何與己無關的人和東西,還美其名曰替天行道。”

“他們所提倡的大道和正義,並非是為瞭解救眾生,而是為了維護他們所謂的貴族地位罷了!”

“可他們卻偏偏打著虛偽的大道旗號,一點都不如孤般敢作敢當!”

“你說,可笑否?”

帝辛霸氣一笑,威風凜凜。

此時的他,儼然恢複了那副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的君王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