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等最前一人反應過來,霍去病迅速如同鬼魅般衝出,手中匕首好似遊走的毒蛇一般,劃破了他的喉嚨,並迅速從他手中又奪過一把匕首!

另外兩人立即朝霍去病砍來,其他幾人從各處同時朝他射箭,霍去病縱身一個翻滾,弩箭落在了他的身後,竟是牢牢的插在了地麵上,可想而知這些五十萬自製弩箭的威力。

兩人迅速預判霍去病所在的位置,匕首再次落下,卻見霍去病身體如同蟄伏的猛虎半蹲,左右手的匕首在他們的匕首落下前,直接將他們的雙腿斬斷,逼得他們不得不癱倒在地!

在這個瞬間又有弩箭朝他襲來,霍去病劍眉無懼,星眸如劍,如同撲食的猛虎般往前躍去,左右兩側的弩箭再次射空!

與此同時他雙手如同大鵬展翅般,在空氣中劃過兩道肉眼難以捕捉的光影,竟是用雙匕將麵前三弩全部撥開,一躍上了天台之頂!

頂上的三人迅速放下弩箭,用匕首和霍去病開始近身對決。

這三是在場實力最高的三人,都曾在糙米某動物隊接受過特訓,是實打實的會殺人技的強者,他們以三角之勢,將霍去病圍在頂上。

頂下六人見此,迅速衝上三人用匕首,打算以六對一!

剩下三人依然在下方,打算用弩箭尋找合適的機會出手!

月色之下,霍去病居於六人之間,戰意沸騰。

這就是他想要的!

六人心知特戰隊員正在尋找他們,也不廢話,以兩人為一組,分彆攻擊霍去病的上、中、下三路,也不像電視劇裡那種一個接一個出手,而是六人齊上!

霍去病置身於刀光匕影之間,泰然自若,兩人朝他的眉心刺來,腰間和腳下也麵臨四把匕首,敵人可謂實現了天衣無縫的配合。

但在霍去病這種出入萬軍從中還能毫髮無傷的人麵前,這種配合對他來說也就招式稍微和匈奴的路數有些不同,但破綻卻是百出!

手中匕首由正握迅速轉為反握,雙手齊齊抬起,霍去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劃斷了刺向他眉心的兩人的手腕!

他幾乎在這一瞬間縱身躍起,躲過蹲下朝他膝蓋砍來的二人的同時,還雙腳踏過了他們的頭,讓攻擊下路的人當場摔下了足有天台頂,在天台上以頭著地,摔了個狗吃屎,脖子都被“哢嚓”一聲撞斷!

霍去病則借勢躍得更高!

月色下,高樓頂,俊逸少年騰空躍起,在月空中三百六十度後翻轉,動作如同行雲流水一般,既躲過了趁勢朝他射來的三隻弩箭,又躲過了朝他腰間刺來的匕首,更是出現在了攻他中路的二人身後!

這兩人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瞬間就感覺身後的腰子傳來劇痛,當場去世!

頂下三人見狀連反抗的心都冇有了,趕緊往天台下跑去:“快跑,這是高手!”

“這纔是華夏真正的古武啊!”

“我以後再也不來華夏了,怪不得這裡是雇傭兵的禁地!”

三人迅速在大廈裡開始了一段跑酷,霍去病朝那些人補刀之後,這才往下追去!

然而,那三人都認為霍去病肯定不會去電梯追他們,於是佯裝跑了五層樓梯之後,去到了電梯口,打算再坐電梯跑回頂樓,這樣霍去病絕對找不到他們了。

不得不說,這些人的確是些有腦子的生物。

當往上的電梯門開啟時,三人興高采烈,好像重生了一樣,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氣!

他們發現往上的電梯裡也有幾人,看起來好像有些眼熟,但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可是,他們為什麼都緊盯著自己?

一個五十萬看著打量他的人怒道:“看什麼看?!”

受厲害人的氣也就罷了,還得受你們這種華夏加班族的氣?!

看著這些五十萬腰間露出的匕首,被江逸派來找他們的羅剛和其他封狼騎微微一笑。

“統領,你說他們是不是嫌咱先生窮,非得千裡送人頭?”

毛文澤問道。

羅剛聳了聳肩:“誰知道呢?”

高思濤:“咱先生好像也不窮吧?”

毛文澤:“窮不窮的,誰會嫌錢多?”

一分鐘後……

電梯門再次開啟,這三人直接被羅剛、高思濤、毛文澤三大封狼十八騎中最強的人丟了出來,重重的砸在牆上!

“饒命!”

“饒命!”

三人哀求道,卻被高思濤現場紮了幾針。

隨後,高思濤把他們當成了小白鼠:“現代人體質的確與古人有些不同,所以以後給現代人用藥的時候,得嚴格把控下劑量。”

“思濤,你是想複興現代中醫?”

毛文澤說道。

高思濤點頭:“中醫乃我們華夏千年之國粹,千百年來我們的醫者憑此戰勝過無數種不斷出現的疾病。”

“最近我研究了不少現代的醫學和知識,雖說很多東西我還看不懂,但我認為----”

“大自然雖然無法讓人們不生疾病,但它卻在自己的身體裡孕育了可以治癒這些疾病的良藥,來拯救它的孩子!”

“自古以來有很多族群都被疾病打敗了,如先生和帝辛交流時所說的原住民,很大一批人就是死於病痛。”

“有很多後生說這是因為當時交通工具並不發達,很多疾病還冇出村就冇了,但在我看來並不是這樣,那些原住民也隻是在石器時代,更多的也隻是靠動物為坐騎,但波及範圍依然極廣,所以這個說法我認為並不成立。”

“最大的不同應該是----華夏有中醫!”

高思濤神色肅穆道:“我必須要讓中醫複興起來,必須要讓後生們知道,老祖宗五千年的醫學,也是最珍貴的寶藏之一,這是他們應當擁有的自信!”

羅剛建議道:“你應該把這個想法告訴先生。”

高思濤笑道:“先生已經決定支援我了!”

另一邊。

有了安保那些神操作吸引了敵人的注意力之後,江逸已經把這棟樓裡的五十萬儘數解決。

他走進房間,將倒在地上的沈暮雪和陳小蓮抱到了床上,但看到同樣被麻醉的小塗時,卻是愣了住。

這事,該不該告訴陳台?

不可能啊,以沈阿姨的為人應該不會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