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轉身看去,正見到以江逸為首的車隊,帶著封狼十八騎趕來!

羅剛爆喝道:“諸位無需擔憂,對現代各類建築瞭解的,還有我們!”

高思濤:“彆忘了,我們封狼十八騎可早就來到了這個時代!”

“將軍在現代好不容易找到個稱心的對手,做後生的怎能不滿足?!”

江逸率先下了摩托,高揚起手!

驟然之間,十八輛軍摩以霍去病和夜蝠為中心,圍成一個大圓圈!

朱元璋和始皇帝相視一笑,紛紛收起武器,退到了圈外。

兩人看似坦誠相待,但內心可一直在想著要剖析夜蝠的一招一式,打算回去訓練一批專門對付此類殺手的人,非要把對方的人給比下去。

咱大明纔是最強的!

朕非得在現代安排一批秦銳士才行,可不能讓朱皇帝的錦衣衛搶了風頭!

等兩位皇帝撤出去之後,錦衣衛也撤到了圈子外麵。

這個直徑約三十米左右的圈中,隻剩下了霍去病和夜蝠。

霍去病摩拳擦掌,就跟餓狼看見了羊似的,眼神中滿是渴望。

他希望這個對手能夠堅持得久一點,可千萬不要過不了兩個回合就死啊……

夜蝠被這眼神看得極其不爽,他本來還想激將,結果倒好,霍去病直接把他當成了練手的。

“我不用兵器,你上吧!”

霍去病伸了個懶腰。

夜蝠怒極,匕首從袖中滑落,朝霍去病衝了過來。

霍去病站著不動,眼神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夜蝠匕首極快朝刺出,自認為全力一擊,卻在要觸及霍去病眉心的瞬間,被抓住了手腕!

夜蝠加大力量,卻彷彿擋在自己麵前的是泰山一樣,任憑如何竭儘全力都無法撼動!

霍去病一腳踹了過去,夜蝠想要抬腿抵擋,腹部卻還是受了重擊,直接被踹出了十幾米開外!

“就這點能耐麼?”

霍去病已經開始失望了:“你不是很能跑麼,用你的速度來挑戰我!”

夜蝠再次衝來,這次他學聰明瞭,知道絕對不能被霍去病抓住手腕!

他知道,眼前除了兩位老者和江逸之外,自己一旦被其他人抓住,就隻有捱打的份!

就把這些當成是華夏的古人,那麼自己唯一的優勢,就是殺人技!

現代社會上的殺人技雖然不多,但在一些特殊領域,這一項技能卻在不斷的豐富和強化,夜蝠更是自認為集大成者,打算出其不意!

他再次靠近霍去病,拳頭不斷的揮舞,趁霍去病抵擋的時候,鞋中再次射出了一枚刀片。

霍去病眉頭微挑,迅速側身躲了過去。

這種戰法他倒是很少見到,總算來了些興趣!

趁這個空閒,夜蝠化拳為掌,縮短了和霍去病距離的同時,用指甲朝他的脖子紮去。

霍去病左手猛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右拳正要轟出,卻見夜蝠用另一隻手抓住了他的左手,竟是用嘴角戴著的獠牙套咬了下來!

霍去病迅速抽手,夜蝠這一招雖然失敗,但就像是狗皮膏楊似的黏在了他身上!

霍去病一拳朝他的頭砸去,夜蝠迅速躲過,隨後又針對起了他的手!

他此時,就像是一隻嗜血的蝙蝠鎖定了獵物,不死不休!

霍去病想要把他甩出去,夜蝠牢牢抓著他的手,露出了猙獰的麵目!

這是完全把自己想象成蝙蝠了!

江逸看著這一幕,內心暗想道。

自我式洗腦,把自己當成是不知疼痛,隻知嗜血的生物,就會拚儘全力地想要敵人的命。

這是日複一日的訓練才能造就的東西。

奧莉西絲這是下血本了。

江逸猜想,這樣的人物怕是在那些隱藏的世界殺手榜上都會有名字。

但很可惜,他遇到的是霍去病!

不知疼痛,可不代表不痛!

鋼筋鐵骨的確可以練出來,但隻要一個人還有筋骨和意識,就不可能不痛!

夜蝠仍然在試圖咬住霍去病身上的任何一處,江逸推測在那獠牙上應當是有見到傷口就會滲透劇毒。

霍去病在發現甩不出去之後,直接單手將夜蝠高高舉起,隨後轟然往地下砸去!

“轟隆!”

“轟隆!”

一陣陣骨撞地麵的聲音響起,夜蝠的嘴角已經滲透出了鮮血!

他猛然之間發動全身的力量,把頭抬起,朝著霍去病的手臂咬去!

就在這時!

霍去病精準掐住了他的喉嚨!

正要掐斷他的脖子時,忽然見到夜蝠吐出了一口帶血的唾沫,直衝霍去病的臉部!

“不好!”

江逸在見血後本以為是冇毒的,但現在看來,夜蝠這是在撐著要給霍去病致命一擊!

此時的夜蝠已經中了獠牙套上的毒,他拚命做的是要帶著霍去病一起死!

夜蝠露出了滲人的笑意,在他看來冇有人可以躲過這一下。

這毒隻要碰到血,哪怕隻是滲到皮膚也會要人命!

霍去病冇想到還有這麼下三濫的手段,正要被動做出反應,卻忽然看到一柄利箭帶著一塊黑色的布射出,將那唾沫粘在了布上,射到了一邊!

看到這一幕,夜蝠徹底懵逼了,還可以這麼擋?

自己麵對的到底是一群什麼怪物,身手各個頂尖就算了,腦子還一個比一個好?!

這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人?!

不對,那塊布的料子他見過!

他猛然轉頭,看向了那個正在眾人之間射箭的男人!

始皇帝嘴角微揚,淡然一笑,把弓箭還給了的錦衣衛:“朕的劍術也許退步了,但箭術還在。”

話罷,始皇帝走入圈中。

如果說,之前夜蝠看到他毫不忌憚的話。

那麼這時候的夜蝠,看到始皇帝的一個腳步和一個眼神都十分害怕。

“你怎麼可能想到這些?!”

夜蝠實在不能理解眼前這男人的智商!

始皇帝手搭於劍,本不打算和夜蝠廢話,卻見霍去病也好奇的看向自己。

念及這是自己十分看好的小將,他這才旁敲側擊的教導道:

“當年荊軻刺朕時用的手段,朕也從冇有想過。”

“從那時候起,朕便喜歡鑽研殺人和防止被人暗殺的手法。”

“朱皇帝要殺你的時候,朕從你的眼神中看到的是殺身成仁的勇氣!”

“這時候,朕就知道你還有不為人知的手段,在跟朕和朱皇帝交手的時候,你大部分手段都用過,唯有獠牙始終未動。”

“一個頂尖的刺客不會帶冇有用的武器,如果他不用的話,那就說明另有玄機。”

“當朕看到你用獠牙,卻並非針對去病脖頸的時候,就知道獠牙隻要見血就能滲透出劇毒!”

“以你的能力根本無法直接傷害到去病,唯一能用的,或為暗器,或為唾沫。”

“從你嘴角剛開始流血的那一刻,朕就已經看穿了一切。”

話到此時,始皇帝看了眼江逸,又看了眼霍去病,教誨道:

“戰之精義,在料敵於先,滅六國如此,勝小人亦當如此!”

“一個人若未戰已決勝,則戰必勝!”

“你們要記住朕說的這些,它將使你們走得更遠!”

“朕希望看到去病能在漢朝創造更大的輝煌,也希望看到一個能在現代用文明封狼居胥的後輩!”

“晚輩,謹遵始皇教誨!”

江逸和霍去病回道!

然而,夜蝠卻是徹底慌了:“你……你真的是華夏的始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