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忙著活?”

帝辛詫異道:“是後生的壓力大麼?”

“你們都是以何為生?”

江逸騰出一隻手,打開了一麵時空之鏡,呈現在眾人的前方。

大家圍著篝火,微微抬頭,好奇的看向麵前的一幕。

上麵出現的是一幅很老的畫麵。

一棵老槐樹,一台電視,一根大木杆子在前麵。

一群老人牽著小孩,搬來自家的板凳,坐在了這台電視麵前。

那時的電視很少,一個村能有一台都會讓人十分羨慕。

那時的夜空上會有繁星點點,無論是孩子還是老人,哪怕隻是在泥濘地裡,在夏日晚風中看著一台黑白的電視,都會十分開心。

孩子或磕著瓜子,或追逐打鬨,有調皮的會坐在外公的肩膀上,有乖巧的會給奶奶扇扇子驅蚊蟲,時不時還會眼疾手快的撲死幾個。

不出意料的是,這些人裡極少見到青壯年,老人和小孩占了**成。

帝辛見此,第一反應就是認為他們去打仗了。

江逸說道:“這是華夏在幾十年前,還很貧弱時的場景。”

“那時候青壯年為了養家餬口,都不得不背井離鄉,他們所從事的,大多為進廠打工。”

畫麵一轉,出現了紡織工廠、機器工廠、書廠等工人正在工作時的場景。

螢幕前,許多中年人都彷彿被拉到了回憶之中,想起了那個時代。

許多孩子也回想起了自己留守的童年,他們或已經經曆,或正在經曆。

“即便冇有戰火,每個人生來就有自己的使命,最基本和無法避免的就是餬口養家。”

“但對許多人來說,待在家鄉難以看到希望,就必須出去尋找機會。”

“所以依然還會有不少孩子留守在家,他們的爸媽也隻會過年回來幾天。”

“留在家,無法給孩子的未來一個保障,不留在家,無法讓孩子有一個完整的童年。”

“這不僅僅是曾經,也是當代許多成年人的痛苦。”

江逸一字一句的說道:“對孩子來說,同樣如此。”

“他們想要爸爸媽媽陪伴,但又不得不學著懂事,不得不從會拚命的拽著爸媽的衣襟,不讓他們上車的階段,轉變成隻會默默的看他們遠行……”

“然後,擦乾眼淚,期待過年……”

熒幕前,尤其是在鄉村裡看節目的孩子,都不由想起了自己的現狀。

是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他們看到爸媽離開,隻會忍著淚和默默的看著他們……

卻再不會,去緊拉他們的衣襟,去大聲、痛哭流涕的告訴他們:

“爸爸媽媽,不要走,不要走!”

壓抑,對這部分孩子來說,不是在上社會時纔開始的。

而是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留下,卻又不得不看著希望破滅,然後漸漸的學會壓抑自己的情緒,漸漸的學會自我擋傷中,就已經學會。

現代世界,一些有過這些經曆的孩子,哪怕如今已經上了初中,上了高中,哪怕現在爸爸媽媽已經陪伴在自己麵前,也不由下意識的拉起他們的衣襟。

“爸爸媽媽,你們不會再走了吧?”

一個十五歲的女孩看著自己的父母。

“傻女兒,當然不會了!”

媽媽笑著對她摸了摸她的頭,心知對孩子的虧欠。

都說爸媽愛孩子,但大多孩子又何嘗不愛爸媽呢,隻是很多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學會下意識壓抑了。

而那恰恰是他們定性的階段……

各項工作的畫麵消失,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家庭的父母不得不離開自己孩子的畫麵。

一條山村公路上,一個三歲小女孩被她的姑姑抱在懷裡。

她的爸爸媽媽正在拿著行李,戀戀不捨的看著她。

“乖,等爸爸媽媽回來就給你買好吃的,買洋娃娃。”

女孩媽媽強忍著淚,擠出一絲微笑。

“不要,要……要媽媽!”

女孩掙紮哭泣道,她的姑姑緊緊抱著她,孩子的力氣很大,身子不斷的往前傾。

女孩媽媽實在難以再忍,伸出手想要再抱一抱她,卻忽然看到前方的拐角口,通往縣城的車出現了……

先坐大巴去縣城,再到縣城去擠火車,他們就是這樣年複一年。

本想伸出的手,在這一刻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

唯一可以確認不是靜圖的,是女人眼角不斷滑落的淚水,和那顫巍巍,想要去抱,卻不得不緩緩縮回的手。

“姐,麻煩您照顧好孩子……”

女人看著自己老公的姐姐囑咐道。

“你們放心,安心出去賺錢,注意安全和身體。”

女孩姑姑說道,孩子她已經帶了一年多了,對女孩也很好。

可至親情感從來不會因為是誰帶的而消退。

女孩想要的,從來都是父母。

大巴停在了身前,女孩媽媽的腳卻始終邁不上去。

她多希望,現在有個人可以來告訴她,家裡有個好工作可以推薦給自己!

那樣,自己就不用走了,自己會毫不猶豫的讓這輛大巴車趕緊離開自己的視線!

可是……

孩子會長大,時代在進步,錢包跟不上的話,她們就會吃更多的苦。

又能……怎麼辦呢?

“麻煩快點上車,不然後麵的大巴要超上來了。”

大巴司機催促道,他還得搶著拉客呢。

女孩眼看著父母的腳踏上了大巴,眼看著車門被關了上。

她拚命的伸出手,想要挽留……

可無論如何她的眼淚是彙聚成了河流,還是滴落如瀑布,都阻擋不了車輪子從慢到快,消失在拐角……

泣不成聲,喉嚨沙啞,彷彿天塌地陷……

四歲……

五歲……

六歲……

女孩每一年和父母分離的變化,都清晰的出現在了古今世界!

從痛不欲生,會不顧一切的央求,到還是會挽留,隻是冇有前些年那麼激烈。

再到最後聽到父母要走時,隻是低頭的一聲:“嗯。”

再到:“哦。”

然後,默默上樓,遠遠、偷偷的眺望。

孩子,你要懂事一點,爸爸媽媽要賺錢,不然我們活不下去!

孩子,你不要哭,爸爸媽媽也很傷心的!

爸爸媽媽放假就會回來看你的,乖一點好不好?!

這一句又一句話,都如同魔咒,壓在他們稚嫩的心靈之中。

許多有這樣陰影的孩子,趴在被子上,痛哭了出來……

他們好久冇有哭過了,和那個漸漸長大的小女孩一樣!

可是,哭有什麼錯呢?

不想爸媽走又有什麼錯呢?

你們能理智的離開,那是因為你們成年了,可我們是孩子,我們為什麼就非要壓抑呢!

離開你們本來就很壓抑了,為什麼就不能哭啊!

江逸神色鄭重的看向時空之鏡。

世人都或在教孩子要懂事,或在說你成年了要堅強,但今天他就是要用典藏華夏,告訴所有身處苦難的人們,要大膽釋放自己的情緒!

人生本來就很苦了,孩子怎樣,成年又怎樣,誰規定非得壓抑到崩潰才能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