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世有一句話,叫麻繩專挑細處斷,噩運隻找苦命人!”

“但在晚輩看來,還當有一句話!”

江逸話音落下,一些全新的畫麵在全世介麵前顯現!

“大家加把勁,車很快就要抬起來了!”

一輛側翻的麪包車旁,數不清路過的民眾放下了手中的一切,或從小轎車,或從電動車,或從公交車上奔出,前仆後繼,奮進全力的把司機救出!

這一刻,上班?趕路?

都不再重要!

“麻煩大家等會,我去滅個火!”

一輛公交路過著火的小轎車旁,迅速停車,拎起滅火器就前去救人。

不顧熊熊燃燒的大火英勇出手,最終避免了一場災禍!

“我要去救人!”

撲通!

一個大漢見到一輛轎車衝入水中,果斷跳入河中,先救一人,再救一人!

忽然,他感到自己體力不支,快要熬不下去了。

“我撐不住了,你仰泳過去吧。”

“我……我家裡還有兩個孩子,可以的話,麻煩你幫我……”

“不行,我不能連累你!”

被救的本就毫無力氣的女子,將快要筋疲力儘的男人也拉了住!

最終,兩人互相幫襯著,終於回到了岸邊,女子則徹底暈了過去。

我是孩子的母親,我知道他們不能失去我!

雖然在瀕臨暈倒之際無法想到那麼多,但當我的耳朵聽到這陣聲音,我的骨子、我的心、我都手、都在告訴我……

那兩個我不認識的孩子,也不能失去自己的父親!

車不慎落水,是我無意的錯,但若我聽到救我者的聲音而自顧自逃命,那就是我的罪!

原來,在生死麪前,人,並不僅僅隻有求生意識!

“兄弟們,如果我死了,不要去找我的骨灰!”

一個戰士在決定去吸引火力時,看著其他的戰士說道:

“如果你們能活下來,隻需要帶一些這裡的土回去就好!”

“我會跟著那土,回到屬於我們的國!”

“我要看到我們的孩子,可以在學校裡安安穩穩的讀書,看到他們能無憂無慮的生活在華夏!”

戰士孤勇向前,最後被炮彈炸得粉身碎骨!

“各位,小陳自從來到我們村,讓我們整個村的麵貌都好了不少,讓我們的孩子都有了學上!”

“現在她的腿因為家訪時不小心摔斷了,我們不能看著她冇有錢治病!”

一個農村婦女拿著籌款箱,對著在場的村民說道!

“你們有五塊的,十塊的,多少都是我們的心意!”

“我們的孩子要走出大山,要有出息,首先就要我們做個榜樣!”

“如果對幫我們的人都無動於衷,那我們還指望孩子能夠成才嗎?”

“劉姐,你不用多說了,小陳的事情就是我們村的事情!”

一個麵色黝黑的農民起身,從布衣裡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錢:

“我冇讀過書,但也知道什麼叫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小陳老師日複一日的教導我們的孩子,吃了多少苦,熬過多少夜,為什麼會突然暈倒,這些大家都是清楚的!”

一個又一個村民接連起身,把錢放到了箱子裡。

冇有人,偷拿過裡麵的一分錢!

……

“對不起老師,我一定要回到我的家鄉支教!”

一個年輕人看著自己的導師說道。

“你好不容易走出大山,現在又回去做什麼?”

戴著眼睛,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導師勸道:“在我身邊,在大城市裡,你的才華和價值纔能有用武之地。”

“你現在回鄉村,最多也就教教初中,就算待個十幾二十年,當個校長頂天了吧?”

“可在這裡,你隻需要再發展幾年,完全可以坐上我的位置。”

導師推了推眼鏡:“孩子,山裡的孩子之所以要走出來,就是為了擺脫那樣的噩運啊。”

“他們就像是一根麻繩的細處,隨時都會有斷的風險,而你們,就像是那細處的一根小線,留在那,起不了多大作用。”

“相反,走的話,還可以避免被殃及。”

年輕學子鄭重的看嚮導師,並不動搖:“老師您說的是對的。”

“可家鄉再怎麼樣也是家鄉,細處再怎麼細,那也是生我養我的地方。”

“如果每個人都像您說的那樣,那家鄉,就真的隻能成為故鄉了。”

“孩子們走出家鄉,是為了賺錢和出人頭地,但我們終究我們是要從哪裡來,回哪裡去的。”

“麻繩既然專挑細處斷,那我就去培養更多的孩子,去建設我的家鄉,讓它不再是細處。”

“一個我,做不到,那要是幾十個,幾百個呢?”

青年自通道:“家鄉不大也有很多問題,但要是越來越多的孩子明白這點,那麼他們一定會回去!”

“總要人總在前麵,您說,對麼?”

導師和自己最得意的學生對視了會,笑了起來:“我不如你。”

“去吧,年輕人就該自己想做的事情,總是瞻前顧後的,反而什麼也做不成!”

“我會用我的人脈,稍微幫助你一下。”

“多謝老師!”

學生向著導師鞠躬道,導師站了起來。

時空之鏡上,出現了某一個年度,學子歸鄉的宏觀圖!

華夏之領土,學成之遊子,世界之各地!

一片又一片龍鱗亮起,出現在了華夏各地的……麻繩細處!

華夏,的確有脆弱的地方。

但她,有兒女為龍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