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剛帶兩人潛伏在這座彆墅附近,這裡有任何動靜先與我聯絡。”

“最危難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這裡依然要盯緊。”

嶽爺安排道:“高思濤帶五人守在糙米台附近,發現奧莉西絲的動靜立即彙報。”

“毛文澤率領五人在牛約尋找他們的下落,靠你們的偵查能力不成問題。”

“其他三人跟著我,去把糙米的這座城……”

嶽爺頓了頓,淡笑道:“攪個天翻地覆。”

“嶽爺,你這樣太冒險了。”

羅剛建議道:“不妨我們換一下,由我去攪亂時局?”

“不!”

嶽爺果斷擺手:“後生第一次對話我時的除夕禮,乃至於剛到後世的見麵禮,我都因在風波亭中無法準備。”

“今天既然到了這,又豈能不補上呢?”

“嶽某,也愛自己的後世!”

夜色之中,封狼十八騎無聲消失……

……

“咕嚕……”

“咕嚕……”

酒店裡,江逸正在標註地圖,忽然聽到隔壁床的怪音響起。

察覺到江逸的眼神,李世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嗯哼,朕在大唐吃的雖然冇慈溪那麼鋪張,可好歹也是皇庭酒宴。”

“兩個冰淇淋給朕塞牙縫都不夠。”

“我們等會出去吃。”

江逸回道:“正好實地考察一些糙米台附近的街道佈局。”

“你想出什麼辦法了冇?”

李世民一聽有好吃的,趕緊湊了過來。

“有一些想法,需要確定可行性。”

江逸穿上唐裝,帶李世民走出了酒店。

看著燈火酒綠的大都市,李世民笑著說道:“後世的可玩之物真多!”

“小江,你要帶朕吃火鍋?”

“朕覺得還是吃些糙米的特色好。”

李世民一邊走,一邊建議道。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一座美食城。

在華夏的殺手怎麼都不可能想到,他們累死累活,做了充足的準備跨國而來,結果要殺的人居然跑到了自己的大本營,還隨意吃喝。

“店鋪外這些圖片倒是挺誘人的,隻是這些字朕咋一個都不認識!”

李世民問道:“啥時後世能讓華夏統一了糙米的文字?”

“任重道遠。”

江逸客觀道:“英語仍然是世界組織的官方語言,等華夏語坐上這個位置的時候,就算是更上一步了。”

“看來還得交給我們這些老祖宗。”

李世民默默的記著地形以及糙米的建築和街道設計風格,心想要是李靖和蘇定方在就好了,完全可以商討一下滅城之策。

不知以大唐精銳執行斬首任務,可有可能?

李世民暗自揣摩著,忽然一個皮膚慘白,正在奔跑的男人撞了上來。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隻在見到是華夏麵孔之後,他竟是當著李世民的麵,用英文罵了一句:“華夏豬!”

“何意?”

李世民不解,隻知道從這人的態度來看,絕對不是在說什麼好話。

“罵我們是豬。”

江逸正要攔住這人,卻見李世民已經率先出手!

他擺手把旁邊店鋪的花瓶震出,朝男人丟去:“找死!”

對外國人,李世民的脾氣可就冇那麼好了!

男人眼神微變,一個側身竟是躲過了這一擊,隨後惡狠狠的瞪向李世民!

顯然,這是一個練家子!

他的眼神之中,有一股殺氣!

江逸立即判斷著這人的身份,卻見炸雞店店長衝了出來,應該是要索賠的。

江逸擋在了店長麵前!

那店長正要開罵,卻忽然看到了江逸一手伸出,巴掌裡拿的全是早就兌換好的一大疊米金。

“Tha

k-you!”

“I-love華夏!”

店長雙眼放光,朝著江逸連連鞠躬道謝,把中文都給飆出來了。

眼看周圍聚集了不少人似乎要打糙米警方的電話,江逸振臂一揮,使得米金墜落在空中飄灑,無數的人蜂擁聚集,瘋狂爭搶!

自然,也就冇人能阻擾李世民發揮了。

他和麪前的男人對視著,雙方眼神中的殺氣似乎正在進行碰撞。

男人本以為這是個軟柿子,就像是那些明明過得不好,不被糙米歡迎,卻還動不動就朝他們跪下的華夏人一樣。

卻隻是在目光交彙的那一刻,男人就感到了一絲恐懼,眼神竟是有些躲閃。

李世民一身唐裝,傲立於糙米街中,舉手投足之間,儘顯著貞觀皇帝的肅穆與霸道,竟是讓和他目光對視的所有人,都不敢生出與之為敵之念。

就在男子不服,想要和李世民交手的時候,又有三人渾身腱子肉的中年白人出現,將他攔了住。

“這人是個高手,不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彆忘了,我們還要更重要的事情!”

中年人對糙米男子交代了一番後,男子正要離開。

卻被李世民攔住了去路:“朕是爾等外族想罵便罵,想走便走的存在麼?”

“你找死!”

男人暴怒,朝李世民一拳打了過去,使儘了渾身之力!

李世民抬起右手,以掌握拳,男人的拳頭像是砸到了鋼板一樣傳出劇痛!

隨後,李世民以迅雷之勢抬起的男人的拳頭,正要往上一擰,這男人一腳快速踢來,隔著幾米都能聽到震出的勁風聲!

李世民冇有絲毫的慌亂,隻左手凝拳,以拳對腳,“砰!”的一聲巨響,居然將男人伸直的腿震了回去,縮回的弧度就像是大腿和小腿分離一樣!

他疼得要往後退去,可另一隻手早就被李世民抓住了!

李世民繼續往上一擰,硬生生將男人的手腕扳斷。

哢嚓!

“啊,饒命,饒命!!!”

劇烈的斷響,痛苦的哀嚎,響徹在這座美食城,然而許多人仍然還在搶錢!

錢一旦被人撿起,很快就會被一堆人盯上,還冇撿起的則被人更加瘋狂的撿著。

男人的同伴最終還是衝了上來,想要幫他和李世民一戰。

就在這時,一個光頭上紋著眼睛蛇頭,蛇信子從臉上左方,順著眼睛和鼻梁,斜跨到右下角,約莫三十歲的碧瞳男人,迅速出現在雙方中間,將要衝上去的人攔了住。

見到這人出現,這些原本誰也不服誰的人,立即老實起來。

碧瞳男人陰惻惻的觀望了周圍人一眼,隨後,看向李世民。

“對不起,這位先生。”

他先是朝李世民鞠躬,隨後用中文說道:“請原諒我手下的愚蠢,給您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我在這裡向您真誠的道歉。”

“就此收手,可以嗎?”

男人彬彬有禮的氣質和凶神惡煞的紋身及眼神,給了李世民一種強烈的反差。

這個人,比夜蝠強。

會不會,是奧莉西絲請的殺手?

江逸在一旁想著,轉瞬之間,他發現碧瞳男人看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