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來了。”

李世民抬頭,看向江逸。

江逸留意到了那張傳單,再見到李世民這表情,心中便已確定,李世民知道了大概。

“我們會把它們帶回家的。”

“你們,能行麼?”

李世民質疑道:“靠你們的話,還得努力多久?”

“它們已經在外麵待了一百多年了,朕不能再把寶壓給你們。”

李世民站了起來,十分堅定的說道:“朕要親自帶它們回家,哪怕是把命搭在這裡!”

“朕必須要告誡這些外域人,華夏天威,不可冒犯!”

“冒犯了,就得死!”

李世民從江逸手中,拿過霸王劍,背對著江逸走去。

“先祖……”

江逸跟了上去。

李世民抬起手,道:“這件事情,你們後世不應當插手,否則會麵對數不儘的麻煩,不是麼?”

“晚輩不怕。”

江逸始終和李世民保持著一米的距離。

李世民轉身,看向江逸,忽然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一陣劇烈的槍聲傳來,李世民定睛看去,正見到天台上的碧瞳在咧嘴朝自己笑。

他下意識的想要把江逸撲倒,因為他不知道江逸是否會在現代受傷!

他衝了過來,卻見江逸抬起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在子彈就要射中他腦門的瞬間,江逸帶著他竟像是一道影子般,在碧瞳的眼前留下一道殘影!

砰!

子彈順著江逸後腦勺幾厘米的地方劃過,射在了地麵上,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見的深印。

若是射在腦袋上的話,必定會爆頭而過。

碧瞳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特麼怎麼可能?

他都已經自信回頭了,結果特麼的居然被躲過去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這世間怎麼可能有人能夠躲過我的槍!”

“他是魔鬼,還是上帝?!”

碧瞳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要崩塌了,忽然見到一柄利箭朝自己射來!

碧瞳下意識側身,竟是被那箭射掉了一隻耳朵!

“啊!!!”

碧瞳捂著耳朵,狠狠的瞪向李世民。

他剛想發飆,卻發現李世民朝自己衝了過來,立即就離開了天台,像是耗子一般跑路了。

李世民收起箭,繼續背對著江逸。

“先祖不相信我們會有這個實力麼?”

江逸繼續跟上。

李世民冇有回頭,隻是說道:“朕相信等你們實力足夠強大的那一天,一定會把它們要回去。”

“但朕不能等,更不能靠你們。”

江逸提醒道:“這是奧莉西絲設的一個局,無論表麵看起來有多麼風平浪靜,他們肯定都做好了請君入甕的準備。”

李世民冇有對這句話做出回覆,而是像自言自語一樣的說道:

“朕現在終於明白,為何自己一直想要來糙米……”

他轉身,攤開了那張傳單,摸著裡麵的兩匹馬說道:

“是它們……想回家了!”

“是它們,知道自己的主人回來了!”

“朕要帶自己的馬兒回家,彆說是奧莉西絲的圈套,就算是糙米以舉國之力設下的圈套,又能耐朕何?!”

“朕要去的地方,誰敢擋?!”

李世民的眼中滿是血絲,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憤怒:

“朕從來冇有這麼恨過晚清,他們為什麼會讓華夏經曆如此巨大的衰敗,如果再見到康熙的話,朕定要和他大戰一場!”

“若是再見慈禧,嗬嗬……”

李世民冷笑道:“朕會讓她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真正的碎屍萬段!”

“既然你們不方便出手,那就應該與此事保持距離!”

李世民背過身,繼續往前走著。

“先祖,我們應該聯起手來,這樣勝算更大一些。”

江逸說道:“晚輩帶您來糙米,就是要和您一起帶它們回家的。”

李世民漠然道:“你以為,這是唐朝麼?”

“如果這是唐朝,都不需要朕出手,隻要朕一句話,彆說是屬於我們的寶藏,就算是外域的定國之寶,誰敢不給?”

“你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你還要主持節目,繼續弘揚華夏文明,不要因為這些事情,阻礙了你們的複興大計。”

“勿忘複興,勿忘圖強,這樣即便朕死在現代,也算是給你們後世上了最後一課!”

李世民說完奔跑起來,隻留下了江逸在原地。

這一次,江逸並冇有去追。

太宗皇帝的身上也是有錢的,所以他不擔心李世民的落腳問題。

他還隨時可以通過時空之鏡瞭解到太宗的狀況。

既然太宗皇帝對後世出現了不信任的局麵,除非江逸能夠證明自己能把這些圖帶回去,否則就算跟著也於事無補。

事實上,換了任何一個先祖,怕是都很難接受這樣的事情。

就好似大明永樂劍,如果江逸冇拿回來,有一天對話朱棣時,讓他得知了這件事情,怕是能把神機營、三千營等套餐全給江逸來一遍。

“嗬嗬,你也配做朕的後生,讓父皇給朕留下這麼多遺詔也就罷了,居然連永樂劍都能被人搶走?”

同樣的,如果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彆說江逸一個後生,就算是三皇五帝親臨,都不可能擋得住這些能君一雪前恥的腳步!

如始皇帝,如果他的傳國玉璽流落在外,他要是來到後世,難道會眼睜睜看著?

如漢武帝,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汗血馬雕刻被供奉在了糙米,能不帶著霍去病來這殺個雞犬不寧?

到了李世民這,也是一樣的,更何況,還是兩個呢……

江逸望著李世民拿著霸王劍離去的方向。

他的身形,和自己漸行漸遠。

也不知是幻覺,還是怎麼了,江逸的眼中,彷彿看到,有兩匹戰馬,在李世民的身後悄然跟隨。

它們時而抬頭,時而咧著嘴,想要和李世民臉貼臉。

時而,又彎著身子,像是要讓自己的主人騎上去。

似乎,是生怕他走累了……

可是,自己的主人為什麼不騎上來啊,他難道是嫌自己老了麼?

見到李世民的傷口時,它們更是忍不住發出了悲鳴,含著淚,十分溫柔的蹭了蹭,似乎,是生怕主人出事。

又生怕,主人太疼……

這一刻,江逸才明白,原來英靈,從來不滅。

隻是,還未歸。

不是不想歸,而是在等……能帶他們回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