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聲低音響起,四個泡菜人的屍體倒在了走廊中。

江逸認為,殺死一些先行兵並不會打亂他的計劃,反而會讓泡菜幕後的人知道,這次華夏是認真的。

要麼就放棄,要麼就派些更強的人來背黑鍋。

這纔是背鍋俠應當有的覺悟。

江逸把槍收起,氣定神閒地往外走去,好像剛纔死去的人跟自己冇有半點關係。

畢竟,自己就想問他們一點問題,誰知他們為了活命,非要搶答,導致自己人殺自己人呢……

去到另外幾個方向,江逸如法炮製,把這波泡菜人身上所有的槍都給拿了過來,本以為能有三十幾把,誰知那泡菜人還真是吹的,隻有二十把。

勉強夠用。

江逸坐在了博物館前的廣場上,看著廣場中心的噴泉躍起,盤算起了更多的主意。

博物館內。

嶽爺和羅剛從第一層逛到了第十層。

十層往上之後,就不讓進了。

二人對視了一眼,冇有再繼續往上。

他們已經確定了那些顯而易見的攝像頭所在,卻很難確定這麼大的博物館裡到底有多少微型攝像頭,隻能放棄查探。

“等我晚上的時候再來一趟。”

走出博物館,嶽爺十分冷靜的說道。

“可是先生說了,晚上博物館裡會啟動紅外線等帶有現代科技的機關,我們根本不熟悉這些,該如何應對?”

羅剛提醒道。

“去病早就對這些現代科技很感興趣,叫他來最合適。”

……

一小時後。

糙米彆墅內。

一道時空門驟然開啟,江逸和嶽爺等人商定後,來到了大漢朝!

正在批閱奏摺的漢武帝見到江逸,卻並不怎麼搭理。

完蛋……

哄完李世民,得哄漢武帝了……

江逸暗自思忖著,漢武帝肯定得知霍去病穿越的事情,結果自己這個做晚輩的帶霍去病不帶他,心底肯定是有些不滿的。

可李世民好哄,漢武帝就難辦了……

尤其是一旁的霍去病,更是朝自己使著眼色。

“晚輩拜見先祖。”

江逸行抱拳禮道。

“嗯,站著吧。”

漢武帝放下奏摺:“人皇帝一事,朕已經知道了。”

“朕早已看不慣所謂的君權神授,董仲舒卻一個勁的給朕和天下百姓吹捧這些,如今是到了要開明智,逆神權之時。”

漢武帝站了起來:“你得空了便去告訴始皇帝,這個賭約,朕接下了!”

“但不是他帶朕,而是朕和他賭,和他比!”

漢武帝霸氣十足道:“朕不需要始皇帝給朕提供意見,否則各大時空的人皇帝舉措都同化了,那太過無趣!”

“朕就是要做獨一無二的人皇帝,其他皇帝也應當如此!”

“大家就該比一比,看誰能讓華夏兒女更好的屹立於神權和外域之上!”

“晚輩謹記。”

江逸回道。

果然,雖然大家都認始皇帝是老大哥,但該卷還是會卷。

漢武帝虎目一眯:“接下來,就算算你這個後生不帶朕去現代的賬。”

“朕聽聞你對話了帝辛,然而其他兩位皇帝都看到了,朕卻冇有,你該如何補償朕?”

“一萬個紅薯?”

江逸試探道。

漢武帝搖了搖頭:“紅薯隻需給朕苗子和種植之法就行,朕是你們後世的祖宗,哪有搶你們後世紅薯吃的道理?”

“一萬個紅薯的確可以很快在大漢救活很多人,但朕需要的,是大漢的百姓能夠以自己的能力修生養息,以讓大漢一統世界。”

“若都是些好吃懶做之輩,何來一統之力?”

“後世若有能多給祖宗的紅薯,應當多想辦法給那些還在貧苦之中的華夏兒女,他們也是華夏的一部分,切不可身在繁華,就忘了他們。”

漢武帝語重心長的教導道。

看來,在知道自己晚年造就的山河之苦後,即便是武帝正值壯年,也變得更加在意生活在貧苦之中的後世。

江逸心想,怪不得太宗皇帝每次都想拿東西跟自己換,或者讓自家武將到現代幫忙,敢情也是考慮到了這點,不好意思白拿後世的。

“晚輩回去之後,就會買一些實用的物品,送給還在貧苦中的孩子。”

“嗯,再以朕的名義,送給他們一些好吃的糖果。”

漢武帝說道:“去病說他很喜歡吃糖果,如果能在小時候吃上一些的話,一定會很開心。”

“後世的孩子們,應該也是這樣吧?”

“朕,要送一些給他們。”

“晚輩一定送到。”

江逸答應了漢武帝的所有條件。

漢武帝這才問道:“你這次來,是有何事?”

“晚輩,是想請霍將軍去現代幫一個忙。”

一聽到去現代,霍去病立即就站了起來,恨不得拉上江逸就走。

但在漢武帝麵前,霍去病始終還是以他的意見為主。

漢武帝不悅道:“又不帶朕去麼?”

“朕現在可不是晚年!”

漢武帝直視江逸,似乎江逸要敢有不字,就要把他大卸八塊。

江逸說道:“可是現代極為凶險,晚輩來請霍去病,是要帶他去……”

江逸把雙馬圖的事情告訴了漢武帝。

漢武帝勃然大怒:“後世的東西,區區糙米也敢搶?!”

“李世民知道這件事情麼?”

“知道的,現在他已經單獨行動了,必然會出現在明天的戰場。”

江逸回道。

漢武帝沉下心道:“朕理解李世民的心情,放在朕身上,隻會做得更狠。”

“朕也是李世民的先輩,糙米既然欺負到了後世頭上,就跟騎在朕頭上冇什麼兩樣!”

“先祖,那將是一場惡戰……”

雖說知道漢武帝必然有一定實力,可在曆史上卻極少展現過,江逸並不想用漢武帝去賭。

漢武帝不悅道:“你以為朕在皇宮,就手無縛雞之力了麼?”

“就算你們的典籍冇有記載過朕的武藝,也當知道,朕是一個從小就立誌要殲滅匈奴,揚我大漢天威之君!”

“你要明白,朕之所以不得不坐在皇宮,隻是因為束縛在了窮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