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爺站在漢武帝邊上,指著地圖說道:

“糙米台不用再安排人,隻需派人在路上截殺奧莉西絲即可。”

“金融街抓莫傑的人手有兩人足夠,多了反而目標太大,動手時間要在下午五點左右,那時他正好下班。”

“抓住莫傑之後,把他控製在彆墅內,之後立即用輿論造勢,讓事情朝後生的計劃發展。”

“必須在各大通過糙米台的路線製造車禍,隻給奧莉西絲留一條路返回,在那路上安排三人截殺!”

嶽爺的手順著地圖,從糙米台劃到了博物館:

“雙馬圖的展示時間是明天上午十點到晚上十一點,動手時間最好是在晚上,除去已有任務的五人之外,其他人全部安排在博物館。”

“奧莉西絲會不會也用直升機去糙米台?”

江逸問道,畢竟嶽爺用過這招,奧莉西絲很可能學這一套。

漢武帝有些疑惑,還不知道直升機是什麼。

嶽爺微笑道:“明天,有雷暴雨。”

“糙米的天氣預報說冇有。”

江逸提醒道。

“我說有就有。”

嶽爺十分寵溺的看向江逸:“等戰爭結束後,我再教你看天象。”

江逸乖乖點頭。

這麼說來,明天的戰爭豈不是要在雷暴雨之中進行?

光是想想,他就有些期待了。

商定好一切後,江逸給先祖們每人發了一把槍。

穿著龍袍的漢武帝把槍拿在手裡打量起來。

霍去病剛拿到槍,就迫不及待的看向江逸:“我上哪練好?”

江逸指著彆墅裡的黑宮圖的說道:“對著那副畫練,射中那麵旗。”

緊接著,他把開槍的方法跟先祖們說了一邊。

各大先祖躍躍欲試地站在了一排,和那畫隔著十幾米的距離練了起來。

“砰砰砰”的聲音在彆墅內響徹,時不時還有迴音激盪,但彆墅外麵,卻是一點聲響都冇有。

以漢武帝為首,嶽爺和霍去病為副,封狼十八騎在後的槍手陣容,很快便把黑宮圖打得稀巴爛。

……

第二天。

象征著大唐頂尖雕刻技術的颯露紫和拳毛騧的雕刻圖,被糙米人放在了博物館第十層展示廳的中間。

它們一出,周圍所有的文物全都黯然失色。

在颯露紫雕刻圖中,還有一個人站在它邊上。

他的名字叫丘行恭,在曆史上曾和侯君集一起滅了高昌。

當年就是他跟太宗皇帝一起去查探的敵營,僅帶領數十騎兵便敢衝入敵陣,把敵人殺得人仰馬翻。

後因長堤阻斷,太宗皇帝和騎兵失散被追殺,隻有丘行恭和他在一起。

也就是那時,颯露紫被流箭射中胸前。

丘行恭見狀及時回頭,用高超的箭術射得敵人不敢上前,並趁機和李世民換了戰馬,由他步行在馬前廝殺,以一當百,護送太宗回到了敵營!

這就是唐將!

可惜回到營地之後,颯露紫還是殉職了,太宗皇帝為了紀念二者之功,便把幫颯露紫拔箭的丘行恭和它一起,刻在了雕刻圖上。

如今,一千多年過去,丘行恭依然守護在颯露紫身旁。

就像當年,他拚命守護自己的陛下一樣……

兩馬,一人,就這樣身在異地,流落百年。

對於後世來說,這兩份雕刻圖的意義同樣非同一般。

它們除了是唐代著名畫師閻立本和石刻師刻家閻立德的作品以外,還體現著華夏千年以前的浮雕創作技巧。

這種在平麵上起圖樣,雕出人馬形狀的半麵及細部,並使用了“起位”這一典型浮雕創作的技法,即便在現代的硬幣上還在使用!

而在千餘年前,我們華夏的雕刻家就已經做到了這一點!

昭陵六駿,不僅是華夏古代石刻藝術史中的珍品,更是華夏封建社會綜合國力最強盛時期的曆史產物和史詩見證,是一組集曆史、考古、藝術視賞、社會價值於一身的文物精品!

多年以來,華夏博物館曾不止一次要求糙米歸還颯露紫和拳毛騧,甚至願意用其他幾件文物交換,卻屢次被放鴿子。

這就是許多崇洋媚外者眼中的自由和美好國度。

華夏大地的土壤之下,流淌的是無數忠魂烈士之血。

而那個所自由的國度,地底下流淌的,是多少曾經善待過他們的原住民的血?

可惜,這些事情,是不會被媚外之人放在心上的。

忘先輩,近強盜,何其可悲?

……

博物館外。

江逸和漢武帝、霍去病、嶽飛,以及封狼騎,全部穿著唐裝到來。

漢武帝抬頭,望著這足有幾十層高的博物館,森然道:

“若非裡麵有太多的華夏瑰寶,朕今日必燒此館!”

“總有一天,彆人不還的,我們都會拿回去。”

江逸帶眾人走上通往大門前的那段階梯。

就要走進去時,一個兩米多高的保安伸手擋在了他麵前。

還冇等江逸出手,早恨不得把糙米給滅了的霍去病上前一步,將那人的手臂猛推了開:

“滾!”

那保安本以為自己力氣很大,不可能被一個年輕小夥子推開,卻感覺自己像是撞到了鐵板,手臂一陣吃痛。

他捂著右手,惡狠狠的對著江逸吼道:

“華夏人的參觀時間是傍晚六點之後!”

“想看的話六點之後再來!”

“華夏人看屬於自己的東西,還需要挑時間麼?”

霍去病一腳猛踩保安的腳指頭,保安嗷的一聲彎下腰要摸腳,霍去病抓住他的手,一個過肩摔直接把他摔倒了階梯之下!

“砰砰砰”的身體與水泥梯的撞擊聲,好似一曲動人的音樂響徹。

其他保安迅速圍了上來,裡三層外三層的把眾人圍在了中間。

封狼十八騎護衛在周圍,和數目比他們多五倍左右的人對峙著。

但凡有人先出手,一場大戰就要率先爆發。

江逸撇了門口的攝像頭一眼,輕蔑道:“你是要現在戰麼?”

正藏在第三個地點,打算遙控指揮這一切的奧莉西絲,看著畫麵中的他,陷入了短暫的猶豫。

這人,到底是不是江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