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馬上就要和兩大相撲手對拚之時,嶽爺縮手來到了兩人之間,雙手手掌分彆用指尖對準了左右相撲手側麵的肋骨,發力的瞬間的雙手猛然伸直,進掌為拳,重擊在了二人的肋骨上!

“啊!!!”

眾多橫肉保護的肋骨傳來了一陣劇痛,兩大相撲手像是骨頭散了似的斜著腰,歪下頭朝嶽爺這邊側來!

嶽爺收起直拳,拳鋒迅速朝上,中指指骨凸起,猛然轟在了他們的太陽穴上,打的他們的腦袋瓜子嗡嗡作響,眼前一片血紅!

隨後,嶽爺先是側身向右,雙拳齊出,一手擊腋下,一手再擊肋骨,直接把右側之人側麵的肋骨全都擊碎,隨即,他向左又是一個鞭腿,將左側的人的腦袋踢得頸骨爆裂!

這一套連招下來,兩大相撲手瞬間暴斃,嶽爺則回到了項羽這邊。

廢鳥女人的神色越發陰沉,她不知道自己碰到了一群怎樣的變態。

要知道忍者要是不花那些陰招的話,在這些相撲手麵前那就是小雞,結果這些相撲手在華夏人麵前連雞都不如,豈不是更說明忍者廢物?

自己國家的兩大驕傲,就這麼入不了華夏人的眼嗎?

“所有人一起上!”

廢鳥女人已經玩不起了,各大展廳的牆麵後陸陸續續又出現了五十個相撲手,加起來總共有六十個!

光是看著這些人的體型,感受著腳下地板的顫抖,江逸都有些替這棟大樓擔心,第一次希望糙米人的建築能夠靠譜點。

項羽和嶽爺、霍去病都笑了起來,像是狼看到了小羊了一樣。

雖說這些人不禁打,但量大管飽啊!

冇有熱武器,這些人在他們眼中那就是隨便打的貨色。

項羽首當其衝,衝過去抓住一個相撲手撲下來的手,硬是將他整個人旋轉騰空,轟地一聲砸到了其他相撲手身上!

相撲手們吃痛倒地,摔得狼狽至極,甚至連起來都十分費勁。

感覺到微微出汗,剛來了些手感的項羽發出大笑:

“哈哈哈,痛苦,痛快!”

“來啊,再來!”

項羽戰意沸騰,不斷地和這些相撲手交手,敵人一拳掄下來,項羽直接硬接,輕而易舉地就把敵人的手給擰斷!

把一個相撲手舉起,再朝另一堆人相撲手砸去,聆聽那劇烈的震動和哀嚎聲,幾乎成為了項羽快樂的源泉,甚至比過春晚還要開心肆意。

不到五分鐘的功夫,這些敵人要麼掉下第一層,要麼就是趴在第七層,不是被殺,就是叫苦連天,懷疑人生。

“救命啊,我要回國!”

“我再也不要和華夏人打了!”

“求你們了,讓我回家吧,我保證今生今世絕不踏入華夏半步!”

許多倒在地上的相撲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望著項羽,跟求爺爺告奶奶似的。

“起來啊,你們都給本王起來!”

臉上滿是鮮血的項羽,隻感覺自己殺得還不夠痛快,渾身的戰意都無處釋放!

這讓他十分難受,甚至無聊的把一個癱倒在地,早已慘不忍睹的相撲手拎著讓他站起來,一拳打得他再次暴吐鮮血!

那人嘴裡瘋狂吐著血,抱著自己的肚子,翻著眼白看向項羽,心想我這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碰上了這樣的怪物!

雙眼一迷糊,他終究還是倒了下去,內心想的居然是:終於解脫了……

“無趣!”

項羽怒罵道:“就爾等,也敢與本王的後世為敵?”

看著依然生龍活虎的項羽,江逸估計當時在烏江,也就是霸王心死了,否則即便不能在漢軍中活下來,但再殺幾百人怕是隨隨便便。

另一邊,霍去病則把廢鳥女人揪了出來,那人一見到項羽就跪在地上,跟拜神樣的說道:

“求求您饒了我!”

“我也隻是受到了廢鳥台台長的指使,前來配合奧莉西絲的,我隻是一個下屬,冇有選擇的權利啊。”

“廢鳥新台長對典藏華夏的態度也十分強硬,他正在準備一個十分龐大的計劃,雖然我還不知道具體細節,但我可以幫你查。”

女人以淚洗麵,想起自己多少還是有不少姿色的,在本國也是國民女神的顏值,就朝項羽拋了個媚眼:“先生,要不今晚我陪您……”

噗嗤!

還冇等她說完,項羽就拿破城戟砍下了她的腦袋。

“去第八層。”

項羽麵無表情道,他不在乎廢鳥台長有什麼陰謀,誰敢動後世,滅了就是了。

隨後,眾人向第八層走去。

大家纔剛進入第八層走出了幾步,就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巨響。

眾人轉身看去,見到通往樓道的入口被一道自動鋼門封了上。

這種材質的鋼門,看起來不亞於銀行放錢的保險庫門。

“怎麼回事?”

霍去病詫異道。

江逸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第八層中間的空心處牆壁中,忽然有鋼化玻璃開始延伸,將第八層與第九層和第七層本可以相互流通的空氣徹底隔絕,使第八層完全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

大約隻過了一分鐘,空氣中忽然瀰漫出一股異樣的味道。

“這是什麼味?”

霍去病剛要深呼吸一口判斷,被嶽爺迅速捂住了嘴巴。

“馬上屏住呼吸!”

嶽爺麵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江逸等人迅速停止了呼吸。

嶽爺提醒道:“這是毒氣,一定要想辦法屏住呼吸!”

眾人忽然有些目眩,肉眼可見的看到,原本不可見的空氣之中,有一團綠色的煙霧從四麵八方湧來,隻是吸了一口還冇完全滲透的毒氣就已經開始乏力,若是等煙霧蔓延,江逸這邊就可以宣告團滅了。

“該怎麼辦?”

霍去病問道。

嶽爺說道:“馬上用衣服把露在空氣中的皮膚全部包裹!”

眾人迅速把手縮進了衣服,可他們並冇有帶多餘的衣物,根本無法包裹全身!

第八層,一個戴著防毒麵具,穿著白大褂,戴著綠色手套的藍眸子糙米人現,笑著說道:

“各位,歡迎成為我的小白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