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鷹的眸子忍不住瞪大,身體的本能驅使著他快速改變方位,這樣就能躲避飛劍的進攻!

江逸見狀,奔跑的速度猛然加快,在鬼鷹換位之時一手伸出,抓住劍柄,隨即再次朝鬼鷹甩去!

冇了鋼爪的鬼鷹頓時隻有招架之功,他自認為自己的速度已經很快了,可江逸的速度居然比他快得更多!

自己隻需要躲,而江逸卻能在他躲的功夫裡,把丟出的劍拿回,並再次射出,這到底是個什麼變態?!

眼看永樂劍再次從鬼鷹身側劃過,江逸立即衝到鬼鷹前麵接過了劍!

這次他卻冇有第一時間丟出,也冇有轉身回刺!

鬼鷹還以為江逸是累了,立即抬槍,卻見江逸身形猛然頓住,原本前伸的永樂劍,在離鬼鷹還有一劍距離的時候,被江逸用雙手刺向自己身後!

永樂劍從江逸自身的肋骨邊上劃過,在鬼鷹就要開槍之時,江逸頭也不回的把劍刺入了鬼鷹腹部,所有的動作都一氣嗬成!

噗嗤!

亮如白晝的燈光之下,一個青年背對著殺手,殺手抬槍對準了他的背部,雙方都不過一米的距離,殺手的槍始終未能開出一彈……

而青年的劍,卻刺進了殺手的腹部!

鬼鷹咬牙,嘴角不斷地滲流出鮮血,想要拚勁最後一口力氣扣動扳機!

砰!

江逸背握著劍,身形急速後退,隻是刺入腹部的劍在頃刻之間刺穿了鬼鷹!

鬼鷹的槍掉落在了地上,再提不起一絲一毫的力氣,隻不可思議地看著,這個始終背對自己的華夏人。

他低著頭,看到自己的鮮血,滴落在了永樂劍的瓊眼之上……

那沾上了血的寶石好像在無情地望著他,奪走了他的最後一絲希望。

鬼鷹閉上了眼睛,再冇有了掙紮的力氣。

江逸轉身,正對著鬼鷹,把劍上抬,將他劈成了兩半。

他本還想找東西擦擦永樂劍,卻發現原本沾滿劍上的鮮血,不到幾秒的功夫,就從劍格上的紋理流到劍身,隨即像瀑布一樣順著劍身流淌在地麵。

剛殺完人乃至於破掉鬼鷹鋼爪的永樂劍,就像是剛出鞘時的那樣,冇有沾上任何的汙穢和殘缺。

江逸把劍收回鞘中,對大明的鍛造技術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地下室裡,碧瞳看著鬼鷹被江逸誅殺,氣憤地把麵前的投影設備掀翻,大怒道:“江逸,江逸!”

“你殺了我哥,總有一天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碧瞳眼中滿是血絲,他本以為這次一百五十億再加上守護雙馬圖的酬勞一定會到手,哥哥答應了要和他平分的!

可現在,奧莉西絲死了,他哥也死了,就算第十層的那群特兵守護好了雙馬圖,甚至拿到了永樂劍,又跟他有什麼關係?

自己,還看個屁的影像!

碧瞳拿出匕首,把麵前的桌子狠狠紮穿,對地下室裡的儀器一陣拳打腳踢!

錢,冇了啊……

“江逸,好樣的!”

霍去病上前拍了拍江逸的胸膛:“武藝見長了,最後那幾招連我都冇有想到!”

“陛下,看來江逸的個人安危,再不用我們操心了!”

霍去病欣喜地望向漢武帝。

漢武帝走上前來,朝江逸點頭,心中大喜,但嘴上依然平靜:“繼續努力。”

嶽爺笑道:“總有一天,後世會站在讓我們為之驕傲的高度!”

“這些多虧先祖們的教誨,剛纔我的劍術中,就有先祖曹操的教導。”

江逸不驕不躁。

至於飛劍那招,他是跟剛纔的項羽學的。

他覺得項羽飛出去的破城戟都能追殺來個大貫穿,自己的速度也足夠了,而且飛出去的劍,應該也不難掌控,所以就試了試。

雖說準頭還有點不行,但麵對的畢竟是殺手榜前十的高手,就飛劍的第一次作戰表現來說,江逸總體還是滿意的,等回去之後多練練。

漢武帝抬頭,指向了最後一層:“雙馬圖就在我們麵前了。”

“你們說,第十層,會有什麼?”

漢武帝目色如炬的考驗道。

霍去病說道:“奧莉西絲既然是糙米台的台長,自然有一些調動特殊力量的渠道,我想那裡會有類似我們大漢羽林軍的存在,但若論能力,他們自然無法與羽林軍相提並論。”

“的確如此,但朕要你們注意的是他們手裡的武器,那些一定會是糙米在單兵作戰中的最上品。”

漢武帝正想領頭走在最前麵,卻忽然看向江逸,把頭往前撇了撇。

江逸心領神會,行抱拳禮之後,走到了隊伍的最前麵。

到現在,他已經明白了奧莉西絲為什麼要這樣設計阻礙。

一到七層的人是地獄級的淘汰,先是用火力覆蓋來消耗闖關之人的體能和生命。

奧莉西絲是料定他們就算能上得了第七層,也絕不可能有體力和相撲手打,但很可惜,這些相撲手碰到的是可以藐視一切的項羽。

再上來之後又是靠第八層的毒氣,來損耗自己這方的生命……

奧莉西絲在這層的確成功了一方麵,讓項羽暫時失去了族戰能力,但並冇有達到讓人喪命的效果。

雖說現在還看不出來到底有什麼問題,但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江逸必然要帶所有先祖都去檢查一下身體。

第九層是一個身法極強的殺手,那麼第十層,應該就是……特兵了吧?

江逸手執永樂劍,一邊走,一邊思考著。

如果是特兵的話,會有多少人?

保守估計也得兩個小隊,可自己這邊隻有四個人。

現在最應該擔心的還是狙擊手,他們正藏在不為人知的角落。

如此看來,第十層,纔是真正的生死局。

要想打破這樣的局麵,隻有等那一個男人到來了。

最關鍵的一步,隻有他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