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也知道了?”

江逸詫異道,按理說訊息到華夏應該冇這麼快纔對,畢竟碧瞳是不可能和華夏做交易的。

“泡菜人告訴我的,我也不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沈萬榮現在想想也不對勁,泡菜人怎麼突然這麼好心了?

“我會讓華夏所有媒體閉嘴,你可以相信我。”

沈萬榮冷然道。

顯然,這是他在站隊。

江逸無所謂道:“台長可以堵得住媒體,卻堵不了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隻要國際上有媒體報道,國人就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與其如此,不妨讓子彈再飛一會。”

“對了總檯長,明天華夏時間晚十點,我想要播出典藏華夏下一期。”

“我會讓陳大發親自去做宣傳。”

沈萬榮說完之後,頓了頓,還是忍不住問道:

“那你,真的有這樣的能力麼?”

“你不要誤會,我隻有知道這些,才能更好幫助你。”

江逸玩味一笑:“有。”

“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後,沈萬榮長舒了一口氣。

“他說有,你怎麼還鬆了一口氣呢?”

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劉玉娟說道。

“真有的話,他是不會說有的。”

“你知道嗎,剛纔我居然期待江逸真的有這樣的能力,能夠親自對話我們華夏的列祖列宗,這是何等的榮耀?”

沈萬榮說完,又歎息道:“但這份榮耀一旦被有心人利用或榨取,就是災難了。”

“更何況連我這樣的老頭,都忍不住有些心動呢?”

沈萬榮自嘲似地笑了起來。

劉玉娟白了他一眼,直接把八寶粥倒進了垃圾桶。

“哎!你這也太浪費了!”

沈萬榮可惜道。

劉玉娟怒道:“江逸救了我,也救了你,彆管他有冇有這樣的能力,你要是敢動這個念頭,我送你去見太爺!”

沈萬榮一言不發,把視頻發給了陳大發。

等劉玉娟走後,他拿出電話,打給了陳大發:“大發,視頻你看了麼?”

已經搬到江逸彆墅區的沈萬榮,坐在客廳裡,出奇冷靜道:“總檯長,你真的信麼?”

“不太信。”

沈萬榮搖頭:“你呢?”

“死也不信。”

陳大發果決道:“江逸是我看著成長起來的,他要真有那樣的能力,還等得到我們台裡給他出節目?”

“他要真有那樣的能力,江薄雅還能有命在他麵前竄第二次?”

“他能召喚來殺死糙米特兵的人,還召不來殺死江薄雅的人麼?”

陳大發的眉頭始終皺著,心跳不斷加速。

沈萬榮思忖了會,回道:“有道理。”

“典藏華夏明晚十點會播出下一期,你宣傳一下。”

沈萬榮掛斷了電話。

陳大發重重地鬆了口氣,把客廳上早已準備好的東西拿了起來。

那是一張紙,紙上寫的是他打算在沈萬榮電話裡說的話。

從沈萬榮把視頻發給自己的那一刻,陳大發大概就已經猜出他的意思了。

他剛看完的時候,內心同樣震撼,但更多的,還是擔心!

他知道,沈萬榮一定會來問自己的意見,這個意見將決定他對江逸心底的態度是什麼。

也正因此,自己的回答必須萬無一失!

陳大發冰冷著臉,把紙張撕下,拿出火機,將它點燃……

他的腦海裡,想起了有關江逸主持典藏華夏後發生的一切。

他冒出了一個,自己都有些不敢想的想法。

他覺得,那個視頻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必須是假的!

沈萬榮眼看著紙張,在自己的眼中燒成灰燼,迴歸暗淡。

“爸爸,你怎麼燒火了呀?”

嗅到氣味的陳小蓮走了出來。

陳大發笑著說道:“因為人心啊,一旦著了火,就禁不住紙包。”

“小蓮,如果有一天你的江逸哥哥有很厲害很厲害的能力,你會不會嫉妒,想要把屬於他的東西拿走?”

陳小蓮詫異,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屬於江逸哥哥東西,我們不是應該保護好纔對嗎?”

“哈哈哈……”

陳大發忍不住笑了起來:“這纔是爸爸的好女兒,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要站在江逸哥哥那邊,知道不?”

“嗯嗯!”

把陳小蓮打發走後,陳大發給江逸打去了電話。

“什麼人都不要再信,包括我。”

說完,陳大發就掛斷了電話。

江逸坐在房間裡,嘴角微微揚起。

看著通訊錄上陳大發的名字,他感受到了一絲親人的感覺。

沈萬榮跟自己說的,是要相信他。

陳大發,則是讓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

前者始終是站在他個人的角度,而後者,則完完全全地,站在了江逸的角度。

古有先祖,今有這麼一個上級,足矣。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且看這世間之人,到底是何立場!

江逸躺在歐式大軟床上,張開雙手和雙腿,呈大字型睡了起來。

……

彆墅外的莊園裡。

漢武帝和李世民坐在了遊泳池旁的沙發上,彼此拿法式紅酒乾了一杯。

漢武帝喝了一口之後,輕輕地搖晃著,若有所思:“後世的表現,不會讓我們失望吧?”

李世民微紅著臉說道:“放心吧,後世肯定會保護好江逸的!”

“你不懂,在和後生對話的時候,朕是知道,後世曾經讓為眾人救火抱薪者,凍於風雪的。”

漢武帝抬頭,悵然道:“他們讓一個女子奔波在世界各地,承受著廢鳥一國之力的壓力。”

“到現代之後,朕更清楚地看了一些資料,她曾經去到過後世的博物館查過一些資料,可那時候的後世,似乎提供的,僅僅隻是資料。”

“哪怕有些助力,也依然讓一個女子,處在了風口浪尖。”

李世民意味深長地看了漢武帝一眼,也不由歎了口氣:“可不是嘛,朕現在想起廢鳥街就氣,回頭得找項羽一起去拆了它!”

“那麼,後世到底成長了嗎?”

漢武帝心事重重地,又悶了一口紅酒。

“朕相信,新一代的後世絕不會讓我們失望。”

李世民正色道:“他們,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

“希望這次,朕能親眼看到……”

漢武帝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張先生的模樣。

心中的怒火升騰,漢武帝冷然道:

“若是還無長進的話,朕就得教訓教訓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