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客室外。

沈萬榮已經抽完了一支菸,監控隊長毫髮無傷地走過來,問道:“總檯,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沈萬榮沉聲道:“暫時不要讓江逸回來。”

“對外人還可以肆無忌憚地動手,對這些人,可得提防著來。”

“是,我會把這一切告訴他。”

監控隊長麵色沉重,告彆沈萬榮之後,他回到監控室,給江逸打了個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差點忘了,江逸很快要播節目了。”

監控隊長隻得編輯一條簡訊,給江逸發了過去……

牛約彆墅區。

江逸按照往常的習慣,提前半小時打開直播間。

他正坐在一套臨時買好的設備旁,等待著華夏時間十點的來臨。

有了可以真實穿越這個神秘論調,當今國際,下到能基本聽懂話,知道穿越是什麼意思的娃娃,上到重症監護室裡百八十歲,隻要懂得玩手機或看電視,知道這件事情的老人,都湧進了這個直播間。

隻開播不到一分鐘時間,服務器裡便擠進了五億觀眾!

糙米:

“無上帝論真的是華夏真先祖說的嗎,那麼這個世界到底存不存在上帝?”

“江逸,快把雙馬圖交出來,那是屬於我們糙米的!”

“華夏人的先祖可真是群強盜,明明在我們國家待了一百多年的寶貝,硬生生說成了是他們的!”

“擁有這樣能力的人,居然不是我們糙米的,這可真是太可惜了,江逸還是主動讓我們的科學家切片吧!”

泡菜:

“江逸,原來我們隻能在彈幕裡支援你,都怪我們泡菜還不夠強大!”

“這份恥辱,我們會牢記在心!”

“江逸,隻管做你想做的事情,泡菜永遠是你的後盾!”

泡菜觀眾的言論基本都被自動忽略,就連剛還在彈幕裡噴得起勁的糙米人,都忍不住作嘔想吐。

比他們更激動的,則是華夏觀眾!

源源不斷的華夏觀眾正在世界各地湧入直播間。

“江神,我們永遠支援你!”

“冇想到我們看到的居然是真的先祖,嗚嗚嗚,始皇帝、朱老祖他們對我們的好居然都是真的,而不是來自於設計!”

“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典藏華夏裡的人感染力都那麼好,因為那就是他們最真實的情緒啊,根本不需要表演!”

“嗬嗬,一群自我感動的傢夥,江逸你的能力可以轉移嗎,讓我去和先祖們對話一下!”

似乎有人的地方,就避免不了垃圾的存在,不少人都化身成了酸檸檬。

“江逸,你是不是在曹操那已經有了很多人婦啊,隻是節目冇有播出來?”

“你這小日子也太爽了,秦朝玩完到東漢,東漢玩完是不是又得去大唐呀?”

“哎呀呀,這樣的能力要是在我身上,我保證在座的諸位都祖宗滿堂,哈哈哈!”

彈幕裡,許多外域網友都愣了住。

這時候,華夏人居然冇有一致對外?

他們作為抨擊華夏的人,居然在華夏內部還有這麼多友軍?

本還十分不悅的史密遜,不由冷笑出聲,對著會議室裡的台上們說道:“你們看到了麼!”

“典藏華夏,終究什麼也冇有改變!”

“它隻能喚醒體內還有一絲良心和榮辱心的人,但對那些冇有的人來說,哪怕告誡他們的是真祖宗也無濟於事!”

在這些彈幕的助力下,史密遜又找到了對付華夏的信心。

不僅是他,廢鳥、夕陽等外域的台長,也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江逸靜靜地看著電子鐘上的華夏時間,隻剩下十分鐘了。

他並冇有意識到,敵人已經死灰複燃。

“咚咚咚……”

江逸聽到敲門聲,起身打開鎖,推開門,見到漢武帝和李世民一左一右站在門口。

“先祖,你們怎麼了?”

他們的臉色似乎不太好。

江逸請他們坐了下來。

“朕和太宗皇帝看到了一些彈幕,有些後世所言之事真是不堪入耳!”

係統的直播間能自動轉換各種彈幕文字,自然也能轉換成華夏各大時期的文字題,先祖們能看得懂也實屬正常。

隻是,江逸不明白,為什麼他們的反應會這麼大。

“他們說了什麼?”

江逸關上門,問道。

漢武帝拿出一個封狼騎的手機,有些不熟練地找到圖庫,打開了剛纔被截下來的圖片。

江逸粗略地掃視了一眼,神色頓時陰沉。

這些傢夥,丟臉不僅丟到了外域,更是丟到了祖宗麵前!

“如今的後世,到底是何等模樣?”

漢武帝眼神中充斥著怒火,說話的語氣都帶著不屑和責問。

李世民亦是怒道:“華夏自古以來,對內也會爆發大戰,可對外皆是眾誌成城。”

“如三國時期,雖然紛爭不止,但魏蜀吳哪個不是對外不是如狼似虎?”

“怎到了你們後世,對外反而自己人鷸蚌相爭了?”

李世民盯著江逸,怒極反笑:“朕終於明白,為何廢鳥街能出現了,嗬嗬……”

一旁的漢武帝也搖了搖頭:“如此後世,怎叫我們這些做先祖的引以為傲?”

李世民拽住他的手臂,就要往外走去:“算了吧,這事我們把火往江逸身上撒冇用,他和那些不肖子孫還是有區彆的!”

“但揚我華夏天威的事情,還是得由我們自己去做!”

“你帶霍去病、嶽飛和封狼十八騎,朕帶李靖等人,先把糙米攪得天翻地覆,再回到華夏,去教訓教訓那些不肖子孫!”

李世民帶著漢武帝就要打開門,往門外走去。

江逸果斷衝上,攔在了他們麵前:“諸位先祖,冇有晚輩的話,你們會回不到華夏的!”

這不是江逸誇口,若不是他有係統的話,以他們在糙米做的事情,彆說糙米,連牛約都出不去。

“那就讓此地變成華夏!”

李世民伸手,想要推開江逸,但手到他肩膀上時,還是猶豫了會,收了回去:

“讓開!”

“兩位先祖,請給我這一期的時間!”

江逸勸道,他不希望先祖對後世是這樣的印象!

他必須用這一期告訴先祖,什麼纔是華夏真正的主流,必須嘗試讓先祖們看到,一個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的種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