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先告訴本汗,你到底是誰?”

比起世界,成吉思汗當下更加好奇江逸的身份。

江逸回道:“我是來自數百年後的華夏後世。”

“華夏後世?”

成吉思汗詫異道:“數百年後,還有華夏?”

“當然,華夏文明薪火相傳數千年,曆經風霜和絕境無數,早就已經通過了曆史的考驗,不會因任何人而滅亡。”

江逸對成吉思汗有這樣的疑問並不奇怪,畢竟現在的他腦子裡怕是隻會覺得自己入侵了華夏文明,而不會認為自己是華夏文明的一員。

成吉思汗沉默不語,隻意味深長地看了耶律楚材一眼。

耶律楚材心中頗為慶幸,若是這個青年說的是真的就好了,但他自然不可能在成吉思汗麵前表現出來,隻得低下頭,唯唯諾諾。

他在想,該如何讓這個青年不再繼續說下去?

這個話題一直深究下去,他要想保全中原文明可就越來越難了。

像花剌子模這樣的國家滅也就滅了,他也不想勸成吉思汗不去屠城,畢竟跟他冇多少關係,但中原文明對他而言意義可不一樣。

江逸也不想過多跟成吉思汗糾結這個問題,關於這位可汗的歸屬,華夏後世有著各自的爭議,這不是他一個小時能改變的。

他來,一是同意漢武帝的要求,對話完後爭取把成吉思汗帶到現代。

二是,希望這個時空的中原百姓,能少受一些屠戮,僅此而已。

要想做到這點,便隻有----禍水東引!

至於讓成吉思汗知道數百年後還有華夏,會不會引起他對中原百姓更大的殺心?

對此,江逸更不在意!

對話完後打開時空之鏡,看看這場對話後的時空就知道了!

若他變本加厲,那就在有名額後,去到自己剛對話完的時間段,把成吉思汗帶到現代去和糙米人鬥。

也就是說,若是這個時空的成吉思汗之後有了華夏之心,停止對中原的濫殺行徑,把注意力放在西擴上,江逸會任由這條線繼續發展下去。

但若是冇有,依然對中原百姓大肆屠殺的話,那成吉思汗就不會再有回到這個時空的機會。

總之,江逸絕不會因為自己的對話,讓華夏的先祖們吃虧。

有了這個想法兜底,他再和成吉思汗說話時,整個人的情緒也放鬆了許多。

直播間的外域觀眾都忍不住鬆了口氣,還好二人冇有繼續在世界地圖這個話題上!

在他們看來,元朝的版圖擴張甚至比秦漢唐明的還要恐怖,因為這些人不會治理,他們一旦覺得難以管理,一言不合就會屠城,展開滅種族手術……

這樣的存在,是外域人絕對不想看到的,哪怕是發生在自己的祖宗身上,那也是被現代的華夏用來打他們的臉了不是麼?

就在他們暗自慶幸時,成吉思汗忽然繼續開口:“你想和本汗論怎樣的世界?”

江逸無言,隻心念一動,先是讓成吉思汗和耶律楚材之外的人陷入靜止狀態。

隨後,他憑空撕裂出一道時空之鏡,上麵清楚地顯示著,除去華夏外,其他各國的地理和詳細資訊。

成吉思汗瞪大了眼睛,饒是他征戰多年見多識廣,也不得不為眼前這幕感到震驚!

耶律楚材張大了嘴巴,嘴唇瘋狂顫抖著:“這……這真的是我們所處的世界?!”

二人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直播間中,所有外域觀眾都陷入了恐慌,禁不住屏住呼吸。

難道自己又要在另一個世界,被絕戶了嗎?

成吉思汗走到地圖前,抬頭仔細地端詳著上麵的每一座山脈,每一寸河流。

“本汗,現在何處?”

成吉思汗一時半會有點摸不清自己在的位置了!

江逸指了指對應的舊花剌子模的都城,成吉思汗伸出手指,隔著一小段距離,虛點著那個方位。

“竟還有如此多國未曾征服……”

成吉思汗神色中流露出對自己的不滿。

江逸回道:“是的,在西邊,有許許多多視我東方為敵之國,他們如今看起來不值一提,但在數年之後就會成為東方的大敵。”

“嗬!在本汗看來,他們不過是草原上嗷嗷待宰的綿羊罷了。”

成吉思汗冷笑一聲,他一邊說,一邊扭頭看向耶律楚材:“你把這些全部記下來,尤其是西方。”

“……”西方觀眾。

“華夏快把江逸交出來,我要把他剁成漿糊!”

“啊我忍不了了,華夏人這也太厚顏無恥了!”

“這下完了,我們的先祖又要承受不該承受之重!”

“更重要的是他們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糙米等外域觀眾隻覺得心態大崩,他們本就冇幾代的先祖,居然還要被大蒙鐵騎給踐踏一遍?

史密遜牙齒禁不住地“咯吱咯吱”打起了架,雙眸快要噴出火來。

泡菜觀眾則笑得合不攏嘴:

“哈哈哈,江逸歐巴不愧是我們的後世,居然還會用我們泡菜的禍水東引之計!”

“冇錯,把仇恨往西方拉吧,偉大的江逸歐巴,為了我們的泡菜越來越好!”

華夏觀眾已經不知道該對這些泡菜人說啥了。

一個芝麻大點,連異地戀都不配有的國度,居然有這種莫名奇妙的自信,也算是奇葩之最了!

還是張三教授說的對,越是無知的人,就越是有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這句話,送給泡菜最合適不過!

耶律楚材看得目不轉睛,江逸注意到,他的眼眸一直盯著西方,對華夏土地是一點都不惦記,估計是怕以後成吉思汗問自己吧。

他隻要不記,那就不用回答了!

“對了,數百年之後的蒙帝國如何?”

成吉思汗忽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