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窩闊台和蒙哥先後繼任汗位,蒙哥死後,忽必烈和阿裡不哥展開了激烈的爭奪,最終忽必烈勝出,阿裡不哥被幽禁至死。”

成吉思汗麵無表情,心知這種權爭難以避免,也相信最後的勝利者應該能治理好蒙帝國。

“但從此開始,你們的內部開始走向分裂,由你的子孫們建立的各國,分為元帝國、金帳汗國、察合台汗國、窩闊台汗國和伊利汗國。”

“名義上元帝國是宗主國,其它4個汗國為附屬國,但實際上各國已經各自為政,並且相互之間還會發生衝突和兼併。”

江逸十分從容的說道。

隻因他清楚的明白,這些人無論如何肆虐和壓榨,在不出百年的時間裡,就會有一個拿著破碗的人橫空出世。

成吉思汗不禁皺起眉頭,這豈不是又回到了部落之爭的時代?

“四大汗國之中,本以金帳汗國的實力最為強大,但後來金帳汗國也走向了分裂,最終被新崛起的公國取代,窩闊台汗國也被察合台汗國兼併。”

“最終察合台汗國又走向分裂,分為東西兩國,東察合台汗國被之後的明朝收編,西察合台汗國則經過遷移擴張,在中亞建立起了一個強大的帖木兒汗國,帖木兒汗國的後裔又在阿三國建立了莫臥兒王朝。”

江逸根據他腦海裡知道的一些曆史說道:“最終元帝國,則被一個乞丐趕了回去。”

前麵成吉思汗聽了也隻是神色不悅,可聽到最後一句時,他難以置信地靠近江逸,再問道:“被乞丐趕了回去?!”

“你是說,蒙帝國最終淪落到偏安一隅的境地,居然是因為一個乞丐?!”

成吉思汗無論如何也不敢接受這點,他想自己如今是何等的威風,誰不服就直接屠城踏平,可到了子孫後代怎就如此不爭氣的?

“並非偏安一隅,華夏的五**民族中,其中就有蒙家兒女,我們五**民族,就如同連著心臟的血脈一樣。”

江逸鄭重說道:“要是有人想動其中任何一根血脈,其他血脈都不會允許,這是整個華夏的逆鱗。”

“你們華夏對蒙家如此之好?”

“可汗錯了!華夏本就包含了蒙家,何來單列之言!”

江逸十分嚴肅的糾正道:“心臟處有任何一根血脈不好,其他血脈能好麼?”

成吉思汗忽然怔住,他難以想象這會是一個漢家兒女說出的話。

難道自己最開始針對漢家提出的滅種製度真的是錯的?

成吉思汗再次看向耶律楚材,不知為何,他突然有些慶幸,自己身邊有這麼一個人。

否則真的大殺特殺的話,誰又能保證他一路征戰,子孫能萬世不衰呢?

要知道大明隻是趕出了元帝國,收了一個分裂出來的國,其他幾個分裂出去的蒙帝國,不是被吞併就是逃到了彆處啊。

他成吉思汗再厲害,從麵前這青年的話來看,最終還不是死了?

就算之後出了幾個驍勇善戰的子孫,他又能保證曾孫等也像自己一樣嘛?

這一刻,成吉思汗忽然感覺自己的腦海,有一股不一樣的思維一閃而過。

這種思維是相互包容、相互促進的。

可他形容不出來這種感覺,自然也不知道如何表達。

若是江逸得知他的心理活動,會回道: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當然,也有一部分,如今的確偏安一隅,那部分是需要單列的。”

江逸打斷了成吉思汗的思緒。

成吉思汗愣了住,一時間有些理不明白。

征戰了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感到迷茫,怎麼搞得自己跟無根之萍似的?

他好奇地問道:“那本汗在後世眼中,到底是屬於哪的?”

成吉思汗給了江逸一個送命題,大概是猜出自己的所屬必定飽受爭議,心知這兒郎無論怎麼接也得吃虧。

他想看看,江逸會如何作答?

現代世界,許多人也都興致勃勃地等著答案。

有的噴子已經嚴陣以待,打算無論江逸說是哪的,一定都要拿起鍵盤狠狠地懟一頓,這可是不容錯過的好時機!

就在這時,江逸忽然十分淡定的說道:“東方的。”

“What?!”

“臥槽,你居然在這等著呢,好特麼的有道理!”

“我堂堂國服噴子居然敗在了一個主持人手裡,竟是說不出半句騷話!”

這三字一出,就連噴子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得知這些的華夏觀眾人忍不住捧腹大笑!

“哈哈哈救命,江神是噴子的一生之敵吧!”

“這個回答簡直無懈可擊,反正都是東方的,針對西方就完事了!”

螢幕之前,許多西方人氣得睚眥欲裂!

一些有錢的乾脆拿起一個古董花瓶,‘砰’地一聲說砸就砸:“狗江逸,我咒你不得好死!!!”

“強烈要求我們國家去把江逸抓到糙米來,我願意出一百萬米元!”

“我本來還以為話題轉移了,結果江逸亡我先祖之心不死啊!”

外域人第一次感到這麼無力,他們想亡華夏,結果華夏現在居然可以變著法地用各種方法去揍他們的先祖,這還讓他們怎麼玩?!

自己在華夏麵前多蹦躂,先祖在古代就得挨多毒的打?!

“哈哈哈哈……”

成吉思汗忍不住大笑起來:“好一個東方!”

“看來,本汗的精力還是得多集中在這個世界……哦,不,是集中在西方!”

成吉思汗笑著笑著,表情突然凝固,顯露出無儘的殺機。

他再次望向了……地圖上的西方大陸!

這眼神,看得西方的外域人徑直打起了寒顫!

求求你,不要過來啊!

無數的西方人在心底發出咆哮,他們真恨不得自己能有把刀,把地圖上自己的那一塊給割了去!

“你說,本汗先屠哪個好?”

成吉思汗仔細看了一會,扭頭對身旁的江逸問道。

江逸還是第一次享受到,這種指哪滅哪的感覺。

他咧開嘴角,刻意拉長了自己的猶豫時間。

螢幕前,許多西方人瑟瑟發抖。

其實,他們倒也不是心疼自己的祖宗,而是怕那個時空發生的事情,會對自己產生一些惡劣的影響。

江逸清楚知道時空悖論的規律不可破,可這些西方人不知道啊。

他們現在都相信會有穿越這種事了,又怎敢拿命去賭什麼時空悖論?

也正因此,許多西方上層趕忙組建了一批頂尖科學家,專門來研究此事!

一批頂尖戰士,也在各外域迅速集結,發誓要處死江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