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

成吉思汗漫步在城樓上,江逸跟在他後麵。

“前三句,本汗倒是可以明白其中之意,但後一句,何解?”

“正如我剛纔所說,華夏先祖是飽經風霜和磨難,才造就後世的盛世,所以,我希望通過對話先祖,讓還身在貧苦中的同胞們,可以從他們的一生事蹟和信念之中獲得力量。”

“你都對話過誰?”

成吉思汗問道。

“始皇帝、漢武帝、唐太宗、嶽飛等。”

“他們可不是普通人。”

成吉思汗淡笑道。

“的確,但麵對的問題卻是對應各自現狀的。”

江逸說道:“君承一國之擔,將承一軍之擔,個人承一家之擔,看似君主非凡,實則也麵臨更大的問題。”

“所以,其中大部分皆是相通的,君主能通過勵精圖治獲得治國理政的才能,個人也可通過勵精圖治,獲得修身齊家之能。”

“我去對話這些非凡的先輩,並非是覺得人人都可以成為他們,做和他們一樣轟轟烈烈的事情,而是希望越來越多的同胞,能以國通家,從先祖走過的荊棘中,尋得繼續戰勝荊棘的力量。”

此漢家郎假以時日,必不同凡響。

成吉思汗暗自想道,表麵,依然不置可否。

螢幕前,許多的華夏觀眾也不由深思其中的道理。

他們之前都覺得皇帝離自己太過遙遠,除了可以聽到先祖做一些事情的想法,震驚並感恩先祖的良苦用心之外,其他似乎冇什麼值得借鑒的?

畢竟再怎麼借鑒,自己也不可能成為皇帝啊,人家是秦皇漢武,自己能跟他們比?

可他們現在轉念一想,可不就是相通的嗎?

如果有祖輩打下了一定的基業,自己是不是可以以始皇帝為榜樣,勵精圖治,爭取創造上幾代都未能創造的成績,實在不行守成也可?

自己是冇有始皇帝那樣的才能,可始皇帝治理的是國,個人隻需要把家治理好就行了啊!

再比較一下,如果自己的處境像漢武帝一樣,隻有爺爺和父親給自己打下了一定的基業,可以吃飽飯,卻也不夠乾一番事業,還讓人瞧不起的話,又是否可以向漢武帝學習,以一定的手腕和魄力,讓自己的家力爭上遊?

再退一退,祖上什麼也冇有留給自己,甚至開局隻有特麼一個破碗,兜裡一個鋼鏰都冇有,那是否可以像朱元璋學習,大膽去闖一闖?

雖說五千年隻出了一個朱元璋,但自己並不需要開國和打元軍啊,隻是立家,讓自己的家不再那麼貧苦,不愁吃穿,不也是一種成功嗎?

越來越多的人發散出了自己的思維。

有些人覺得對,從中獲得了力量!

有的人覺得不完全對,還需要再理理,並根據自己的處境修改一下。

有的人則一笑而過,認為這是毒雞湯,並未展開思考。

這三者,說不上對錯,但這便是江逸對話的初衷。

哪怕有人證明這些是錯的,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畢竟,聖人尚且爭議不斷,更何況他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主持人?

有人從中獲得力量,有人從中覺得是錯的,排除了一條自己認為是錯誤或不想走的道路,這些都是屬於後世每個人的收穫。

隻要有所收穫,那他就冇有白對話。

江逸跟在成吉思汗身後,享受著暖風吹來。

成吉思汗見他並未繼續,便笑著說道:“華夏的明君名將中,本汗倒是很想和唐太宗、嶽飛交交手。”

“不知若是他們與本汗在同時代,可能成為大蒙鐵騎的對手?”

“嗬!若你在大唐,朕不過多一個都護府罷了!”

現代世界。

李世民撇嘴不屑道,他纔不管什麼成吉思汗,誰敢惹他就揍誰!

嶽爺在旁邊一言不發,他早已知道成吉思汗的事蹟,這的確是一個勁敵,但隻要趙構彆坑,他自信可以讓成吉思汗的隊伍有來無回!

畢竟,這可是中原,各式各樣的地形和高大的城牆,對嶽飛這樣能把兵法和實戰融會貫通的名將來說,本土自帶的加成絕不是敵人可以想象的。

從一個普通農戶到中興四將之首,他靠得,可不僅僅是背上的‘儘忠報國’四字。

隻是不知從何時起,這位大宋朝廷即便以“莫須有”冤殺都不得不承認他的功績,元朝人大力推崇,整個大明都引以為傲,奉為武聖的存在,居然會受到現代差了八百多年的後世的質疑,妥妥的把古人當成傻子。

可以說,這部分人要麼是不明真相的跟風,要麼是彆有用心,想讓華夏人失去一個又一個信仰。

正如某位先生所言:“一個冇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隸之邦,一個有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則是不可救藥的生物之群。”

欲先弱其族,必先毀其信仰,一旦盲目跟風者多,將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江逸冇有接成吉思汗的話茬。

那個提出各大皇帝帶兵去打現代各國的事情,他覺得倒還有可能在某天要功成身退的時候實現。

可讓唐軍或嶽家軍來到這個時期和成吉思汗交戰,這冇什麼意義啊。

成吉思汗察覺到江逸的反應,忽然停下腳步,轉身麵向城牆內的世界。

他,要為難一下這個漢家郎!

江逸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眼前的花剌子模主城已經一片狼藉。

大街上看不見一個活著的男人,隻有女人在不斷地或被掠奪,或自儘而死。

“求求你們不要抓她,她還小,還隻是個孩子啊!”

一個老太太護著自己的孫女,一個士兵舉起彎刀冷笑著劃破她的脖頸。

隨即,一手抓住她孫女的衣襟提到馬上,朝一個破爛屋裡衝去……

“媽媽,求求你們放開我媽媽!”

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看到自己的媽媽被士兵擄起,一邊哭泣,一邊爬著向那個士兵求饒,士兵實在是聽得厭煩了,乾脆一刀砍了下去。

女孩當場倒在那血泊之中,再冇能甦醒。

哀嚎聲響徹在江逸耳畔,許多女子都以仇恨的眼神看向成吉思汗,連帶著江逸也一同成為了她們眼中的死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