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自己哪有那功夫!

以前都是拿來看資料找素材的,現在還得關注各位先祖,可忙得很呐。

想想就覺得自己真苦,明明成了生產隊的驢,居然被觀眾認為自己在私底下隨意消遣?

江逸心頭有點小鬱悶,拿起酒又喝了一口。

想起曹操送的酒,再想想這個時候的,不由在內心暗自感慨一句:真香!

成吉思汗見到新圖立即來了興致,指向一條河流說道:“桑沽兒河!”

“當年本汗勢力再次壯大,逐漸脫離了劄木合之後,就是回到了這條河旁獨立建營。”

“原來的部屬和一些尼魯溫蒙古部落聽說訊息後,全部前來歸順本汗,各家乞顏貴族也都向本汗靠攏,如巴魯剌思人忽必來,忙忽人哲台,兀良哈人速不台,從父答裡台斡惕赤斤,從弟阿勒壇、忽察兒等!”

現在說起這些,成吉思汗依然十分激動:

“本汗率領這些人終於重新結合成乞顏貴族聯盟,成為一方大汗!”

那是自己為汗的重要時刻,又怎麼可能忘呢?

他暢快地笑著,抬手又往肚子裡灌下了一碗酒。

“唉,冇想到連成吉思汗這樣的人物都經曆了這麼多!”

“要是我,九歲喪父,開始被部落追殺的時候估計就已經涼了!”

“九歲啊,大部分人心智都還未開,成吉思汗就已經自力更生奉養母親了,再想想我二十五六了還一事無成,這怎麼比哦?”

“樓上不要灰心,你要是在老家的話,釣魚也能養父母,隻是現在時代不一樣了,不僅要讓自己有車有房,以後還得讓兒子也得有車有房,不然兒子連媳婦都娶不起,難啊!”

“隻能說,連成吉思汗都得經曆苦難纔有大成,更何況是我們呢?”

熒幕前,許多觀眾忍不住有感而發。

一個正在一間不到十平米出租屋裡的男人,對著典藏華夏陷入沉思。

他已經二十六了,可什麼錢也冇有賺到,家裡還突然出了變故,需要大量用錢。

可他哪裡來的錢啊,他現在生活的錢,都是一天有一天冇的打零工賺來的,普普通通的大學畢業,高不成低不就,想要重新開始,可已經畢業幾年了又冇什麼工作經驗,似乎一輩子隻能爛在零工的事情上。

去書廠打零工,日複一日的流水線,撐著睡眼,聽著耳邊機器“嗡嗡嗡”地切除印刷車間印刷好的書自動裝訂,並切去殘留下來的邊邊角角。

然後,站在機器的出口,眼疾手快地要摞起或五本一疊,或十本一疊的書,幾瓶並迅速放在身側的大圓桌上,推給分彆在對麵和旁邊的三或四位工作人員,讓她們來檢查機器切除的效果是否符合標準。

不符合的話,她們就得拿出小刀給修一下。

五年國考三年模擬、語數英練習冊、各種習題,都曾經經過他的手。

這是一項一旦開工,除非機器故障,或在有人替的情況下藉機上廁所,否則就停不下來的工作。

隻要一坐下,或站在那裡,就得麵對滾滾而來的書籍,速度稍微跟不上就會把機器的出口給堵住,延誤流水線末端的進程,導致大半個流水線都得停工,然後機長就會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修。

以為這就可以歇一會了?

那隻是運氣好的時候哩,但大部分情況,他得快速跑到另一邊的流水線上,去把傳送來的書放到旁邊的小桌子上,等機器好了再放回去。

那時候,頻率還是那個頻率,但書傳送的數量卻變多了,不知道讓他有多頭疼呢。

除此之外,他還會經常負責堆托盤,就是把裝訂好的書堆在一個大托盤上,一堆就得是幾百,甚至是上千本,要是倒了可有得忙。

這項兼職還算是他多種零工裡較好的了,想起前段時間在藥廠的兼職,那裡更艱難。

流水線嘩啦啦地從早上八點傳送到十二點一直不停,去上個廁所都得看機長臉色,人家巴不得你死在流水線上,吃個飯上下樓脫工服就得五分鐘起步,結果隻給你十五分鐘的活動時間完成一切……

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兼職的,一不小心就會被罵,裡麪人一個個跟吃了火藥似的,壓根不管你是不是第一次去。

勞動勞動,這不,五一勞動節都快到了,自己這生產隊的驢還得辛勤地耕耘……

想到這裡,青年苦澀地笑笑,他曾經以為自己已經很苦,苦到極致了。

可這跟成吉思汗比起來,似乎又算不得什麼?

又能怎麼辦呢?

人到走投無路時,往往不是死亡,就是新生。

成吉思汗也許就是這樣吧!

青年想著,不知自己何時也能熬出頭?

節目到這裡時,許多人也都以為成吉思汗的苦難已經到此結束了。

可成吉思汗隻是笑了笑,又道:“後麵的結果,華夏後世應當知道吧?”

江逸點頭,拿起碗又喝了一口:“知道。”

“雖說典籍上冇有記載可汗當時的心境,但我想那個時候的你一定是意氣風發的,這就像一個窮困潦倒的人通過自己的拚搏終於打下了一片大家業,又怎能不開心呢?”

“可命運並冇有給你享受的時間,隻不到四年的功夫,你就麵臨了有生以來第一次作為主帥,所麵臨的最大的戰爭。”

成吉思汗覺得麵前這個青年十分投機,似乎真的很瞭解自己!

可他的想法若隻侷限於此的話,那隻能說明自己高看他了!

成吉思汗帶有試探意味地舉起碗,對向江逸,內心饒有算盤,但表麵卻十分肯定地說道:“那是本汗又一次失利的戰鬥!”

“可這場戰鬥,卻像是你故意輸掉的。”

江逸突然話鋒一轉。

成吉思汗微微坐直,眼中驟然閃爍出一抹精光。

“好一個漢家郎!”

“繼續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