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木真,是英雄就出來與本汗決一死戰!”

“鐵木真,你怎麼像個膽小鬼一樣,難道你的膽子都拿去喂綿羊了嗎?!”

劄木合率軍在哲列穀口外瘋狂叫罵,成吉思汗充耳不聞,負責穀口防禦的速不台讓軍隊回罵道:

“劄木合,草原各部都說你十分強悍,你不是草原上的英雄嗎,不是非常擅長進攻嗎,有種你就殺進穀口,我速不台就敬你是條好漢!”

“劄木合,你怎麼不敢往前啊,不是要跟我們的可汗決一死戰嗎,有種就進來啊!”

速不台依托有利地形,不斷地發出嘲諷。

畫麵一轉,劄木合部和成吉思汗部已經對噴了一天,後者始終冇有迎戰。

成吉思汗居高臨下,虎視著劄木合部,內心已經開始思考更大的戰爭。

他不害怕劄木合,可為了打區區一個劄木合就賠上老本簡直是殺雞用牛刀,自己的對手還有很多,誌向更是一統草原各部,劄木合算是什麼東西?

比起劄木合,他真正忌憚的,是脫斡鄰勒汗那鷹視狼顧般的眼神。

每次隻要看到那傢夥,成吉思汗就會有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對方的用心,他看得很清楚。之所以支援自己稱汗,也僅僅是因為自己有了實力,讓他不得不暫時示好罷了。

各部可不都是如此麼?誰有肉吃就跟著誰!

就算他們一時念舊情不反叛,等那些反叛的跟彆人吃到了肉,這群慕強為利的人怎麼可能再跟著自己?

“總有一天,本汗會與克烈亦惕作戰的!”

成吉思汗手搭在彎刀上,俯視著正要再次進攻的紮木合,隻覺得這個曾經的“安答”太過愚蠢,被人當刀使還不自知!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傢夥要是親弟死在了彆的部落卻連仇都不敢報的話,帳下那些人還怎敢跟他呢?

自己部落裡的一個無名小卒,居然能讓紮木合下不了台,可真是有趣極了。

正好試試劄木合部到底有多少實力!

紮木合終於忍不住,再次朝速不台等人攻去。

可攻堅戰向來是遊牧部落的薄弱點,再加上麵對的還是一直儲存實力的成吉思汗,他們如何能贏?

成吉思汗抬手之間,數萬支箭羽從天而降,還冇等紮木合部落逼近穀口,先鋒部隊就已損失慘重。

“收兵!”

眼看將士衝出去像是肉包子喂狗,紮木合隻得下令停止進攻,惡狠狠地盯著成吉思汗。

“紮木合可真是個廢物。”

花剌子模城中,成吉思汗走在江逸邊上說道。

江逸回道:“這就是可汗成功的又一點,總是可以審時度勢,並在需要時刻能屈能伸,從不在意那些旁枝末節。”

“本汗見過很多要骨氣和麪子的人,最後都死在了帝國鐵騎之下。”

成吉思汗不屑道:“骨氣和麪子,是在殺敵或被俘虜的時候自儘用的,可很多人卻把它用在了戰術中,這就是世人最大的愚蠢。”

“隻要戰略上的大方向是正確的,暫時的戰術失敗又有何妨?在小小的戰爭中過分講究此二者,最終隻能束縛自己的手腳罷了。”

“可紮木合卻是惱羞成怒,居然還給本汗平添助力!”

一想到紮木合那傢夥,成吉思汗就忍不住想笑。

……

直播間的觀眾不由思考成吉思汗的話,發現他很喜歡說一些帶哲學的言論。

“唉,可不就是這個理嘛,現代多少人因為好麵子失去很多重要的東西?”

“作為一個三十多歲的前輩不得不告訴你們,過分要麵子隻會讓自己更加難堪。”

螢幕前,一個三十五歲的中年男人快速敲擊著彈幕:“我曾經也很要麵子,但我發現,那些不好麵子的人大多更能把自己的人生處理的很好。”

“他們冇有那麼多彎彎繞繞,想要什麼就去要,想做什麼就去做,失敗了也不覺得丟人,反而會少了很多煩心事,反而是一些死要麵子的,最後除了一張壓根冇人在意的臉麵,什麼也冇剩下……”

“所以,想愛誰就去愛,想追誰就去追,想做的事情就大膽做,隻要不違法和違背道德,就算失敗丟點麵子算什麼,錯過才叫可怕。”

說完,男人點菸想起了從前,長歎一聲。

……

時空之鏡再次運轉。

雙方已經僵持了三天,紮木合使儘渾身解數,都冇能對成吉思汗造成任何不利影響,反而自己這邊的士氣越發低落。

他頓時狂暴了起來,自己可比成吉思汗更早擁有自己的勢力,就在幾年前,他為了尋求庇護還得來巴結自己,可如今自己卻成了弱勢的一方?

他的部落何曾受過這等委屈?他紮木合戎馬半生,什麼樣的敵人拿不下,難道今天就要成為一個笑話麼?

不!他決不允許!

紮木合指向麵前的一片空地,暴怒道:“馬上抬七十口大鍋來!”

將士們心中不解,但很快照辦。

搭架、起鍋、倒水、生火,所有的動作一氣嗬成。

成吉思汗和速不台等人皺緊眉頭,不知道這傢夥要做什麼。

是想用食物來饞誘我軍麼?

成吉思汗暗想,他雖然冇讓部隊帶多少糧食,但撐個十天還是可以做到的,難道紮木合覺得自己第三天就會斷糧?

這可真是……異想天開啊。

成吉思汗部落的人都等著看紮木合的把戲。

“把所有的俘虜都帶出來!”

紮木合忽然大喝。

成吉思汗臉色微變,當即猜出了他的用意!

很快,幾千名俘虜在敵兵的驅趕下走到大鍋前,看起來渾身是傷。

感受到身旁越發滾燙的溫度,俘虜們心中都浮現出了不好的預感。

作為俘虜本就十分丟人了,難道還要當著自己戰友的麵被烹?

紮木合部落的將士也都難以置信。

雖說是俘虜,但各部落之間多少都有些關係,更何況紮木合部和成吉思汗部多年相鄰,指不定這些俘虜中就有誰跟他們是舊交。

在戰場上各為其主,但要讓他們親眼看著他們被烹,這怎能做到?

“把他們投入沸水之中煮成肉醬,本汗要與你們共飲肉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