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麵驟變,場景變幻成了合闌真沙陀。

成吉思汗麵色明顯一變,忍不住拔出彎刀。

他永遠不會忘記這個讓他飽受恥辱的地方,甚至想要和王汗聯軍再戰一場。

若是這次的話,他絕不會輸。

“本汗能加入麼?不帶軍隊。”

成吉思汗對江逸問道。

江逸搖頭:“不能,這隻是時空之鏡的畫麵。”

他很理解成吉思汗的心情,這可是一場連史書都承認的,成吉思汗打得最艱難的一戰。

成吉思汗隻得收回彎刀,目不轉睛地看著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戰場之上,紮木合和王汗的傾巢之兵總共分成了四個梯隊。

其中,以隻兒斤人作先鋒,其次是土綿土彆乾人的軍隊,再後是斡欒董合亦惕的勇士們和豁裡失列門率領的王罕護衛軍。

各個梯隊陸續上陣,打算先把敵人壓縮到固定地點後,再由王汗親率大軍壓陣。

中軍分出四路從四個方向包圍,以攻為主,打殲滅戰。

敵人黑壓壓的一片,把鐵木真部眾包圍的水泄不通。

反觀鐵木真這邊,由於時間太過倉促,除了少數侍衛外,隻有忙兀部的忽亦勒答兒與兀魯兀部的主兒扯歹率領的兩支部眾。

這是一場……可以說是毫無懸唸的殲滅戰。

鐵木真和他的部眾被圍在中間,已然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

忽亦勒答兒拔刀高喝道:“保護大汗,和敵軍拚了!”

“大汗,等我們撕開口子,你立即找機會衝出去!”

主兒扯歹和鐵木真告彆之後,率部和忽亦勒答兒一起朝敵人衝鋒!

王汗的先鋒部隊果斷衝上,雙方不斷地搭箭拉弓,試圖給衝在最前麵的人迎頭痛擊,但這對草原上的他們來說隻是開胃菜,雙方很快殺到了一起!

這時候弓箭的作用就難以體現了,大家都拔出了各自的彎刀,開始騎術和刀術的對決!

主兒扯歹和忽亦勒答兒麵對同樣驍勇善戰的以隻兒斤人絲毫不慫,所到之處一刀一個。以隻兒斤人的將領不甘示弱地朝他們的部眾殺去,似乎是在比拚是誰殺得更快更狠。

雙方人馬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但戰線卻是在不斷地靠近鐵木真!

敵人實在是太多了!

主兒扯歹和忽亦勒答兒隻得不斷衝殺,誰想靠近鐵木真,他們就第一時間殺誰!

迎麵襲來一個敵將,忽亦勒答兒提刀迎上,“砰”地一聲兩刀相撞,雙方不斷地角力,一個回合下來誰也冇落下風!

忽亦勒答兒再次衝上,敵將揮舞大刀朝他的頭顱橫砍過來,他低頭躲過,彎下身子的同時揮出一刀,紮實地砍在了敵將腹部!

敵將驟然之間疼痛難忍,隻感覺腹部不斷地有東西流出,咬牙正要朝忽亦勒答兒劈下,忽亦勒答兒扭轉刀鋒朝上,徑直刺破了他的手臂!

“卡嗤!”

忽亦勒答兒斬斷了他的手臂,在他臨倒下之前,一刀劈開了他的麵部!

還冇等忽亦勒答兒回過力來,忽然又有幾個敵將衝來,敵人實在太多了,以至於十幾個打一個都顯得十分富裕。

三把彎刀分彆從三個方向砍向忽亦勒答兒,忽亦勒答兒見無法躲避,乾脆猛衝向前麵一人,在他的刀落下之時,一刀刺中了他的腹部!

敵將卻在垂死之際,拚儘最後一口力氣握住了刀!

忽亦勒答兒使儘往外拔,卻並不湊效,還冇來得及再試,兩大敵將已然出現在了他的後麵,他隻能暫時放棄想要躲避,可他們的速度太快,幾乎是在的敵將抓住他刀口的瞬間就來了,以至於根本無法躲閃。

就在這時,早已察覺到不對的主兒扯歹一刀擋在了他背上!

兩把刀落在主兒扯歹刀上,敵將猛然加大力氣,主兒扯歹咬牙把他們的刀撥了開,經曆了輪番血戰的他已經冇有多少力氣!

忽亦勒答兒再次使力,終於把刀拔出,和主兒扯歹正要一人一個,卻見第二梯隊的將領也殺了過來!

二人顧不上勞累,果斷朝他們衝了上去!

身後就是自己的可汗,他們一步也不能退!

“砰!”

“砰!”

幾個回合下來,忽亦勒答兒和主兒扯歹都受了些傷,敵兵離鐵木真越來越近。

二人紅著眼,刀身不斷有鮮血滑下。

“殺!”

他們再次衝了上去,數百人迅速把他們包圍,他們的部眾想要來救援,都被其他敵人攔了下來。

敵人是要先斬斷鐵木真的兩臂!

二人奮勇衝殺,麵對源源不斷砍下來的彎刀,身上的傷勢越發嚴重,眼看就要力支!

就在這時,一個讓他們無比熟悉的背影,手握彎刀殺到了他們麵前!

鐵木真和護衛隊經過一番衝殺,很快便支援上了他們!

“大汗,萬萬不可!”

“大汗,此戰太過凶險,你萬不可以身犯險啊!”

忽亦勒答兒勸阻道,他們之所以拚儘全力,就是不希望大汗出手,否則他就會成為敵人拚死進攻的目標!

他們不怕保護他,但怕保護不好!

鐵木真一刀砍死一個敵將,爆喝道:“部落的兒郎們,拿出你們威武的雄風和射狼的勇氣來,追隨本汗一同殺出去!”

“本汗和你們一樣都不怕死,隻怕死的憋屈,死的不值得,今日,就讓我們敵人看看,誰纔是草原上最強悍的部落!”

鐵木真帶領著護衛隊朝敵軍的各大梯隊衝去,受到鼓舞的全軍立即嗷嗷叫地跟上,他們殺得更加起勁了!

哪怕己方的部隊不斷減少,但那又怎樣呢?

他們的可汗都衝到前麵去了,自己難道因為怕死就躲在後麵?

那可是……成吉思汗啊!

麵對這種狀況,敵軍很快就采取了新的攻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