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全力針對鐵木真,隻要我們把攻勢集中在他身上,他的部眾就會亂了陣腳,第二梯隊負責誅殺鐵木真部眾,第三梯隊繼續圍住!”

王汗的兒子、此次事件的策劃人之一桑昆下令道。

為了拿下殺死鐵木真的功勞,他決定率先加入戰場。

王汗教導兒子不要和鐵木真正麵對戰之後,就讓他率領著一支部隊衝了上去。

戰局果然如鐵木真所料,敵人一看到他就把注意力全往這放了,可他能有什麼辦法呢,總不能等自己的部眾全部被殺之後才衝出來吧?

他寧願死在衝鋒的路上,也絕不可能做縮頭烏龜憋屈地死去!

護衛長博爾術時刻守護在他身邊,負責抵擋可能射來的暗箭。

主兒扯歹和忽亦勒答兒率領殘餘部眾在他兩邊衝殺,整個過程看著複雜,可在戰場上卻不過瞬息之間,鐵木真眼睜睜看著部眾隻剩下幾千人,卻無能為力!

他隻能依靠自己的能力不斷衝殺,吸引著敵人的注意力,但即便如此,敵人依然如洪水猛獸般多,又能產生多大效果呢?

眼看桑昆帶軍殺了進來,正在不斷屠殺自己的部眾,鐵木真不斷朝他衝去,第一次感覺到如此被動。

他不該信王汗的鬼話,隻帶十幾個侍從依約前來。

要不是在經過蒙力克的營帳時,蒙力克認為其中有詐,勸他以春天馬瘦無法長途跋涉為理由推脫不去,讓他對王汗產生疑心,派兩名使者前往偵查的話,他甚至連反抗的兵力都冇有!

可使者的到來卻讓桑昆以為事情敗露了,於是也不管什麼鴻門宴,直接帶軍衝了過來,這讓他能怎麼辦?

唉,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相信各部之間能有真情誼!

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他隻能吸取教訓,前提是可以活下來。

在他殺敵的同時,他的兒子窩闊台,在之後為蒙帝國開疆擴土的又一位大可汗已經忍不住朝桑昆殺去!

看著一片混亂的戰場,鐵木真忽然急中生智,立即對主兒扯歹和忽亦勒答兒下令道:

“全力抵擋他們的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攻他們的第三梯隊!”

“第三梯隊的部族擅長橫排一字形進攻,比較容易衝破,衝破之後,我們再不遺餘力地向前攻擊王汗的第四梯隊!”

“隻要破了王汗的衛隊,克烈人必然士氣大減,那樣我們就能有機會和他們打成平手,甚至反敗為勝!”

說好聽點是平手,說難聽點就是逃出去罷了,但他作為大可汗,話當然要挑能漲士氣的來說!

說逃的話,會讓部眾們第一反應就是已經敗了,士氣必然受損!

但說打成平手,那可就是兩回事了!

是的,他們還冇有敗!

麵對這樣的攻勢,他們居然還能有機會和敵人打成平手,甚至可以衝破王汗的衛隊反敗為勝,這該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情?

為了這樣的榮耀,又怎能不拚儘全力?!

此話一出,原本快成強弩之末的鐵木真部眾瞬間跟了打了雞血似的,有的本來都要放棄,覺得冇希望了,可聽到這話頓時提氣,不知從哪裡又來了力量,再次勇猛地衝殺起來!

雖說有的人實在頂不住,哪怕打了雞血還是死,可這士氣一旦起來了,那就是一加一大於二的局麵!

原本隻能一打一,現在這群部眾毫不誇張的說,是真的能二打三了。

“他們竟然還能有著這樣的士氣?”

觀望戰局的王汗瞪大了眼睛,心想兒子的建議是對的,鐵木真實在是太可怕了,這樣的人要是徹底發展起來,總有一天會成為他的大敵!

他十分慶幸,自己采納了兒子的建議,現在這頭還冇完成成長起來的老虎,終於要被他踩死在腳下了!

正看著這一幕的江逸,以及現代的觀眾們,都覺得自己學到了一招。

這大概就是,語言的藝術!

“兄弟們,快做筆記啊,領隊一定要學會畫大餅!”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領導不了集體了,先前我以為自己隻是冇魄力,現在看來還得加一條不會說話!”

“媽媽問我為什麼了這麼晚了還不睡覺,我說我在學語言藝術,這期的成吉思汗簡直就是個言語達人好吧!”

……

“大汗,抵擋第一梯隊的任務交給我!”

忽亦勒答兒對鐵木真請戰道,第一梯隊實在太猛,眼看其他部將就要受不住了。

主兒扯歹緊接著說道:“請大汗交給我,擋不住第一梯隊末將提頭來見!”

“你不要跟我搶,這是我先要的!”

忽亦勒答兒衝主兒扯歹瞪眼道。

主兒扯歹壓根不聽:“你部落的實力比我的部落強,應該保護大汗衝出去纔對!”

“不!你部落的實力比我強!”

忽亦勒答兒反駁道。

主兒扯歹心想你這小子怎麼好壞不分,第一梯隊的敵人攻勢那麼猛,而且又在包圍圈中心,誰去擋都是要被圍死的,你非要跟我搶著去送死乾嘛!

忽亦勒答兒同樣想著:你和大汗都是我的安答,我怎麼能讓你和你的部眾去打必死的一戰,這種事應該交給我去纔對!

鐵木真看著僵持不下的雙方,大致猜到了他們的想法。

可手心手背都是肉,讓他怎麼選?

但戰局壓根不給他考慮的機會!

鐵木真隻得咬牙看向忽亦勒答兒,忽亦勒答兒頓時眼冒精光,眼神彷彿在告訴他:大汗,快下令吧,讓我去,讓我去為成吉思汗部落的榮耀而死!

“忽亦勒答兒!”

“末將在!”

忽亦勒答兒拍著胸脯道!

“本汗命令你率領你的部眾,去阻擋敵人的第一梯隊!”

鐵木真鄭重地看向忽亦勒答兒,補充道:“天黑之前,你務必要向本汗覆命,不得有誤!”

“末將得令!”

忽亦勒答兒迅速率領一支兵馬,朝那道即將潰敗的抵擋線衝去。

主兒扯歹隻得繼續保護鐵木真衝殺,他們的攻勢更加迅猛了。

隻是二人的眼眶不知何時,多了一些,並非是殺紅的血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