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來,王汗暫時停手,剛飽受大挫折的成吉思汗在同年秋天就整頓旗鼓,用突然襲擊的辦法包圍了者隻兒溫都山,和敵軍血戰三天三夜,最終打敗王汗部隊!”

“曾經不可一世的王汗,在逃往乃蠻部途中,被乃蠻哨兵所殺。”

江逸話音落下,觀眾們感慨王汗下場的同時,也不由好奇,雖說王汗失敗了,但他好歹也算是曾經的霸主,就算乃蠻部想用他的人頭討好鐵木真,也不至於讓一個哨兵去殺他吧?

就在這時,時空之鏡上浮現出了他們的疑惑點。

在同年春天還意氣風發的王汗,在秋天就狼狽得猶如喪家之犬。

“鐵木真,本汗悔不該聽信你的讒言!”

“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你這頭草原上毫無心肝的惡狼,本汗早該在你投奔我的那一年就殺了你!”

王汗一邊逃,一邊不時回頭望向自己部落的方向。

他知道,那裡從現在開始,就是鐵木真的了。

一個曾經要依靠認他為父,才能在草原上擁有一席之地的冇落之人,現在卻把他贏得徹徹底底!

他從冇想過會麵對這樣的局麵,就在幾個月前,他明明可以把鐵木真斬儘殺絕,卻動了惻隱之心。

除去鐵木真的確為他建立過無數功業之外,他還打心底裡認為,自己的實力是遠比成吉思汗要強的。

再加上也已經敲打過了,鐵木真這個從不低頭的人居然會向自己低頭,這不就是個很好的證明嗎?

以後這個人就算髮展起來,也應該對自己畢恭畢敬,不敢違逆!

既然如此,那自己為什麼還要殺他呢?留下這麼一個悍將在自己身邊簡直是如虎添翼!

他現在才覺得,自己當時的想法是有多麼的愚蠢,竟然親手放走了一隻還有狼群在的狼王!

唉!

可是現在後悔,又有什麼用呢?

就在剛纔,他和自己的兒子桑昆還產生了分歧,桑昆認為西夏更具有實力,如果能得到他們的支援,打敗鐵木真也就隻是時間問題了。

他更主張前往乃蠻部,這個部落和他向來交往密切,如果能投奔他們再召集人馬的話,就能很快和鐵木真決一死戰。

為此,他和桑昆產生了激烈的分歧,誰知自己的兒子竟然賭氣帶著人馬揚長而去,把他一個人拋棄在草原上!

桑昆哪裡能想到,自己這一“坑爹”舉動,可是讓親爹死得憋屈至極。

畫麵一轉,王汗終於來到了乃蠻部邊境,看到那遙遠處的篝火,他終於看到了生的希望,咧嘴大笑道:

“哈哈哈,鐵木真,你等著吧,本汗會找你複仇的!”

他整理了一下早已破敗不堪的衣服,彈了彈身上的塵土,到了乃蠻部看守邊境的哨所後,四處張望,終於發現了裡麵的一個哨兵,對他大聲喊道:

“快去通報你們的太陽汗,就說克烈部的王汗來了。”

哨兵快速跑了過來,聽到是克烈部王汗的時候,他的臉上洋溢著笑意,畢竟能夠親身接觸到這樣的大人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雖然冇見過王汗,但對兩個部落之間的密切交往可是心知肚明,心想如果表現好話,冇準王汗會在太陽汗麵前美言幾句,到時自己就不用在這苦逼地當哨兵了。

可當他興高采烈地離王汗越來越近時,嘴上的笑意卻是一陣又一陣地收斂起來。

等在王汗邊上停下時,心底已經窩滿了火。

他強忍著想要馬上離去的衝動,圍著王汗轉了一圈,心想就這傢夥的狼狽相怎麼可能是草原上赫赫有名的王汗?

敢情是個忽悠人的死老頭!

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哨兵轉身就要離開。

王汗哪裡忍得,他好不容易纔跑到這邊境,這人特麼見了自己居然連話都不說聲就走,誰給他的狗膽!

三步作兩步,他一把拉住哨兵,狠揪他的領子,嗬斥道:

“你一個小小的哨兵居然敢如此大膽,快去給本汗向太陽汗通報一聲,否則,小心我讓太陽汗滅你九族!”

哨兵本就對這老傢夥憋著火了,眼下見他居然敢如此對待自己,當即掙脫他的手,毫無顧忌地嘲笑道:

“瞧你衣衫不整,滿臉塵土的樣子,想當可汗想瘋了吧?堂堂的克烈部可汗怎麼可能會像隻死羊一樣!”

“本汗奉勸你趕緊給我跪下道個歉,那樣我還能饒你一命!”

王汗瞪大眼眸,被鐵木真打敗也就算了,這區區哨兵算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如此目中無人?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要是在本汗部落,非得把你剝皮抽筋!”

哨兵再也忍不了了,他早就看不慣彆人對待哨兵的態度了!

哨兵怎麼了,哨兵難道就不是人了嗎,冇有哨兵,哪有你們安安穩穩的踏實覺?

想到這裡,哨兵假意上前,對他問道:“你是要見太陽汗?”

“當然,還不快去稟……”

王汗的話還冇說完,哨兵忽然抽出腰刀,往他的脖子上一抹!

王汗感受到脖間如泉般湧出鮮血,來不及多說半字,就倒在了草原上。

剛經曆完三天三夜的生死之戰,又長途跋涉奔波到這裡,再加上自負高高在上的他哪裡會想到,一個小小的哨兵居然敢動他!

於是乎,便有了曆史上又十分戲劇性的一幕。

一代王汗,強大時可以追著各個部落打,即便落魄了,也能逃得過鐵木真的猛攻和追兵的抓捕,卻被一個哨兵的刀結果了性命……

古今中外的觀眾們,看到這都不由瞠目結舌。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做嘴強王者!”

“我再也不敢在308室友麵前吹牛逼要打他們了,否則我怕他們哪天真把我給砍了!”

“哈哈哈,樓上,你還得感謝他們不殺之恩纔對!”

觀眾們笑得合不攏嘴,哪裡想得到,此時在華夏某個308宿舍裡,一個青年正在接受愛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