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昭襄王和白起就這樣確定了滅趙大計,至於秦昭襄王之後會不會反悔,江逸和觀眾們都不得而知。

白起對秦昭襄王說道:“王上,方纔後生說,等到您曾孫的時候,華夏大地就會一統歸秦。”

“還要等到,寡人的曾孫時?”

秦昭襄王挑眉道:“寡人縱然不能一統六國,但在有生之年也為大秦天下掃除了種種障礙,更何況寡人如今身體無恙,兒子和孫子難道不能一統六國?”

“為何,還要讓我秦民再受三代之苦,還讓我們贏姓之曾孫,也受此累?”

他覺得這個時間太長、太長了……

在位多年,他統治的時間超過了前任的孝公、惠文王、武王的總和,也超過了後麵的孝文王、莊襄王的總和,做出的成就可謂承前啟後。

為大秦江山操勞那麼多年,不就是希望大秦能儘早東出嘛……

始皇帝在現代世界聽著曾祖父的話,心中滿是敬意。

“先祖已經做得極好了,您的次子孝文王在位三天就去世了,就連孫子秦莊襄王在位也僅有三年。”

江逸回道:“他們一個是離奇去世,一個是因病去世,加起來在位時間也就三年零三天。”

“三年……零三天?”

秦昭襄王當場愣了住,即便他早已看淡了世間的一切,這一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在位長達五十六年,兒子和孫子加起來居然纔夠自己零頭的一半?

怪不得,怪不得要熬到曾孫時才能一統六國!

這樣一想,秦昭襄王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不高興!

高興的是子孫雖然無福消受王位,但把希望留給了一位能君。

不高興的他們的壽命太短了,畢竟冇有哪個當父親的希望子孫早死啊。

雖說秦孝文王活了五十四歲,在當時已經算是高齡,但跟自己老爹比起來,那完全就是小巫見大巫。

“如此說來,大秦能到寡人之曾孫時一統,也算是無負曆代先王了……”

秦昭襄王愣了好一會,這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白起趕緊寬慰道:“王上莫要傷神,您的曾孫冇有辜負您的期待,他真正做到了六國一統,就連後世都認為,秦遠勝於周!”

“哦?當真?”

秦昭襄王臉色這纔好看了些。

江逸正色道:“是的,先祖的曾孫名為嬴政,號始皇帝。”

“皇帝?”

“寡人倒是知曉三皇五帝,可始皇帝是何意?”

秦昭襄王詫異道:“不該是天子麼?”

江逸解釋道:“秦王政一統六國之後,認為自己‘德兼三皇,功過五帝’遂采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構成‘皇帝’的稱號!”

“他是華夏曆史上第一個使用這個稱號的君主,所以稱為“始皇帝”。”

“哦?寡人之曾孫好大的氣魄!”

秦昭襄王止不住地驕傲道:“這就是我大秦的後裔,好一個始皇帝,光是這麼一聽,寡人都恨不得也噹噹了!”

這段時間一直心緒緊繃的他暢快地大笑起來,聲音迴盪在整個鹹陽宮中。

“不過,哪有當曾祖父的,搶曾孫的稱號的呢?”

他自言自語地笑著,忽然,快速往外跑去。

鹹陽宮上的那麵時空之鏡暫時消失,再出現時,秦昭襄王已經出現在了大秦曆代先君的靈位之前。

“大秦的列祖列宗,你們可聽到了,這天下終將屬於我們大秦!”

“我們的後代,秦王嬴政,他創造了一個真正的大一統時代,他是我們贏姓以及大秦的驕傲!”

“後生,繼續說下去!”

秦昭襄王看向江逸,目色一下子平和了許多:“大秦,為何遠勝於周?”

江逸鄭重回道:“周朝本是由各部組成,他們都是為了一致的利益而反商。”

“他們臣服天子,隻是因為天子勢力比他們強,其實各部從始至終冇有形成統一的文化和製度,看似各部凝一,但隻要周天子的勢力衰微,這些以利而聚的人,終將為各自的利益而戰。”

“他們就像是一個盆子裡的沙子,看似都在一個地方,但各自都是散的,偶爾的風吹草動可能吹不散他們,但一旦出現大的考驗,弊端就會畢露無疑。”

秦昭襄王和白起仔細聽著,昭襄王問道:“那寡人之曾孫,是何以破局的?”

“以廢分封,行群縣的方式,加強朝廷集權!”

江逸果斷答道:“此舉讓始皇帝大權在握,執掌天下!”

“他一聲令下,長城可以說修就馬上修,馳道說建就可以馬上建,無論是書同文還是車同軌,隻要是來自朝廷的號令,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實行!”

“也正因此,始皇帝在位期間,創造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功績!”

“此製度雖說極好,但在寡人之曾孫而言,卻有著極大的壓力。”

秦昭襄王皺緊眉頭,他對群縣不是很清楚,但一聽到廢分封三字,他就隱隱感覺到了一場極大的危機。

“他能做出這樣的選擇,哪怕失敗,也無愧為贏姓後裔。”

“是的。”

江逸對此十分讚同。

表麵上看,廢分封、行群縣似乎冇什麼了不起,這不就是皇帝一句話的事情嗎?

可站在那個時代去想就會截然不同。

當時天下剛剛一統,大秦的君王和文武官員,以及百姓和士兵,都可以說是創造出了一個足矣流芳千古的功績!

許多勞苦功高的文臣武將和宗室,哪個不期待成為天子之下最高的分封製諸侯,做萬人之上的封疆大吏?

可誰知道那些剛打完仗可以享福的人會不會像現代的報複性消費一樣,報複性地壓榨百姓?

誰又知道他們是否會陽奉陰違,表麵上聽從皇帝的詔令,實際上卻拖拖拉拉,導致政策一直落實不下去?

始皇帝何許人也?

一個決心要創造曆史,打造萬世洪流的千古一帝!

他不會容忍政策的實施受到重重敷衍,更不會容許那麼多不確定因素去封地上禍害百姓!

更何況他還有很多要做的事情,絕不可能去顧及諸侯王的臉色!

也正因此,始皇帝頂著江山初定的壓力,以他的雷霆手腕把郡縣製實施了下去,即便如此,宗室和各大文臣武將都不敢有絲毫異動。

這就是秦王政。

秦昭襄王管中窺豹,很快便看清了這點,他越來越好奇自己的曾孫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就在這時,江逸繼續說道:

“華夏就是從始皇帝開始,纔有真正一統的文明。”

“周朝試圖以強勢和血緣關係鞏固華夏江山,秦朝用的,則是文化。”

“書同文、車同軌兩大製度的實行,使得華夏大地今後無論分裂多少次,最終都會因為文化的大一統而重新凝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