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

太宗皇帝立即來了興致,這可是他平生聽到的最有價值的誇獎。

拿起身旁的小闕天弓,他一下子就欣然等候始皇帝的安排。

朕,可不能丟了大唐的臉麵!

“殺死這支隊伍的為首者。”

“小事一樁。”太宗皇帝笑道,他剛纔見過約爾瀚,哪怕隻是絲毫的機會,他都自信可以取敵首級。

“嗯,各位準備。”

始皇帝話音落下,封狼騎迅速把毒藥綁在箭上。

此時此刻,漢武帝手裡拎著兩個煤氣罐,身後足足還有十個。

嶽爺緊握雙槍,做好了射罐子的準備。

太宗皇帝搭好弓箭,這次比之前幾次都拉得更有動力。

項羽和霍去病分彆在彼此對麵的房間,一個手持破城戟,一個手持梅花槍。

對他們來說,用手槍在打群戰的時候,最多隻能一槍一個,還不如華夏的冷兵器呢,挑起一個直接橫掃一群。

“嬴政,你怎麼不說話了,你快出來啊!”

“哈哈哈,什麼華夏的始皇帝,在我們糙米人麵前還不是得做縮頭烏龜!”

約爾瀚和拉恩教授一唱一和地叫囂道。

不同的是,約爾瀚始終站在前麵,拉恩教授則被一群同夥包圍著,手裡還拿著一瓶綠色藥劑。

“動手!”

始皇帝一聲令下,封狼十八騎迅速推門。

可羅剛頭還冇來得及冒出去,就忽然感覺到頭皮發麻,下意識縮回,一顆子彈順著他額前一厘米左右劃過。

伸出手,示意其他封狼騎暫停行動,羅剛皺緊眉頭。

“現在怎麼辦?”

高思濤問道:“我們連頭都露不出去,如何射到敵人?”

“這不是一般的狙擊手,比我們之前見過的所有殺手都要強。”

“我大致聽出了他的位置,可以出去給他一箭!”

偵查騎毛文澤話罷,搭起弓箭就要衝出,羅剛伸手攔住了他。

“他們換位置了,而且肯定不止一個。”

“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

毛文澤可不想在始皇帝麵前丟了大漢的臉,畢竟自己的陛下也在呢。

羅剛短暫思忖片刻,看著房間裡的僅剩下的三塊較好的防爆盾說道:“等會我們出去三個人頂一波子彈,你們趁機把箭射出去!”

說完,羅剛帶著兩人衝出,頓時數不清的“砰砰砰”響起,敵人衝著他們一通火力覆蓋。

高思濤等人本想衝出,可還是像剛纔一樣,隻剛探出頭便險些被狙擊。

始皇帝聽到外麵激烈的槍聲響個不停,就知道第一波攻勢必然受阻,迅速下令道:“項羽、霍去病!”

和羅剛等人方向完全相反的房間內,項羽和霍去病迅速衝出,敵人果然都被吸引了火力,隻剩下少部分人的槍口對準他們。

敵人迅速扣動扳機,與此同時項羽的破城戟飛出,子彈快到項羽身前的時候被他側頭躲過,破城戟直勾勾地穿在了敵人身上!

敵人瞬間又被他們吸引了部分注意力,冇有任何廢話,直接朝他們開起了槍。

項羽這時已經來到了那被打穿敵人的麵前,他單手掄起破城戟,用敵人的屍體承受著一個又一個子彈!

讓項羽冇想到的是,他明顯低估了這群非比尋常敵人的武器,他們的子彈射在那屍體上的時候,居然還是旋轉的,甚至還有幾顆直接貫穿了他。

眼看破城戟上的肉盾就要成為肉醬,項羽已經逼近幾人,一把刺穿麵前三人,以一人之力,單手舉起四人的屍體。

這要是發生在彆人麵前不可思議,可對項羽來說,那就跟普通人拎烤串似的,一群衝鋒手正要朝他開槍,項羽奮力一揮,用這些屍體朝他們砸了過去!

“撤!”

衝鋒手被迫暫時撤開,誰知霍去病不知何時已經到了!

他雙腿成箭步,微下的身子比他們的下巴矮一些,橫起梅花槍,奮力往前一擊,六七個衝鋒手,以及他們身後的部分人頓時像骨牌似的往後倒去!

他們的出現給羅剛等人暫時減輕了壓力,可樓下還源源不斷地有士兵衝往樓上,並不斷朝眾人射擊。

“武帝、鵬舉!”

始皇帝無法看清外麵發生什麼,可以他的智慧已經猜到,隻要外麵的激鬥還在繼續,就說明封狼騎並冇有順利放出毒藥。

這就需要他及時改變策略!

漢武帝和嶽爺聽到聲音後,馬上從背對一樓通往二樓的旋轉梯方向出現。

糙米敵人的注意力都被項羽和霍去病這兩大亂殺的人吸引,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這恰好給了他們二人時機。

漢武帝往一樓樓梯口和一樓樓下分彆丟出一個煤氣罐,退到樓下的約爾瀚頓覺不妙,迅速抱著拉恩教授往外跑。

嶽爺揚起雙槍,左右手分彆擊中一個,劇烈的爆炸聲瞬間在彆墅內響起,一群還在爬樓梯的敵人被炸的麵目全非。

或當場暴斃,或失去了作戰能力。

見到他們居然還有這種“特殊”武器,敵人迅速朝二人開槍,嶽爺眼疾手快,一把撲倒漢武帝,帶著他在地麵上翻滾數圈回到房間。

“砰!”

嶽爺關上房門,著急地看向漢武帝道:“武帝,可有事?”

“無妨。”漢武帝起身拍了拍衣服,“此等場麵,還嚇不了朕。”

在多方努力下,其他封狼騎終於找到了一絲出手的機會,他們迅速開弓拉箭衝出,把毒藥射出,隨後大喊道:“快進房!”

項羽和霍去病馬上躲進房中關上門,幾顆子彈在門關上之前射了進來,所幸並冇有傷到二人。

“砰!”

綁在箭上的毒藥擦碰到物體迅速裂開,一股極度難聞的氣味瀰漫在整個空氣之中,許多敵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原始的進攻和投毒方式,猝不及防地吸了口,當場口吐白沫。

見狀,其他敵人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這會已經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