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軍瘋狂地衝殺,不管對麵是多強悍的敵人,他們都展現出了捨命一搏的勇氣,很快就將秦銳士的先頭部隊打散。

秦銳士中軍當即壓上,前者的潰敗讓他們做好了誓死一戰的準備。

論拚命,他們也不曾怕過誰!

狹長的窪地之中,秦銳士中軍和趙軍混亂地交戰在一起,各自都使出渾身解數,殺得難解難分。

一個銳士一刀砍斷趙軍頭顱,一個趙兵從身後撲倒他,他拔出匕首刺入趙兵胸膛,趙兵咬牙發力,一把推他到正在奔騰的騎兵戰馬之下!

“噗嗤!”

數十匹戰馬從他的身上碾過,銳士當場死去。

“殺死趙人!”

“你們秦人早就該死了!”

肉搏、刀戰、匕首戰,在山穀窪地中不斷上演!

秦這邊是身經百戰的銳士,趙這邊是跟隨李牧長年鎮守邊境,從北方帶來的新晉精銳,是以胡服騎射,擊退匈奴的趙邊騎!

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山穀內遍地都是兩軍屍體,一個個屍體堆積成一座又一座小山丘,由這小山丘滲透出的是無數人的鮮血。

刹那之間,天地變色,烏雲覆蓋在山穀之上,像是壓在人的頭頂。

方圓百裡之內,所有的生靈都不敢靠近。

源源不斷的聲音從穀內傳出,響徹天際。

冇有哀嚎乞和,隻有廝殺不止和無儘的仇恨!

“殺!”

一秦將和趙將在屍體堆上展開大刀戰,秦將一刀劈向趙將腦袋,趙將奮力一撥,抬手劈刀,戰刀在空氣中碰撞出火花,二人死死盯著對方,咬牙角力。

“砰!”

二人舉刀再次拚殺一處,都不由自主地後退數步,在撤開的瞬間,他們找準時機又揮出了一刀,朝對方的胸膛劈開了一道血痕!

在各自戰友的屍體上穩住身形,二人彼此不屑地注視對方,再次衝了上去!

將軍殺得起勁,小兵們也無比奮勇,銳士和趙兵各有勝負地不斷互殺,一波又一波血戰!

“啊!去死吧!”

趙兵一刀劈死了一個銳士,另一銳士迎上抬手一刀,砍斷了他的身體!

李牧和桓齮在中軍互相對視。

桓齮冇想到這支部隊的實力居然如此之強,讓秦銳士吃了這麼大的虧。

但他依然自信,反應過來的秦銳士一定能夠扭轉戰局。

瞧,現在不就好多了麼?

銳士們已經殺到低窪處的正中了!

他挑釁地抬起下巴,盯著李牧,爆喝道:“用計,你此次略勝一籌。但論兵,你輸了!”

李牧神色冰冷,隻再抬起手,忽然,戰場的兩翼冒出了不少趙邊騎!

“什麼?!”

桓齮大驚失色,戰馬止不住地後退幾步,感受到離開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趁秦國中軍正在激戰,兩翼趙邊騎迅速展開了包圍圈,圍住了秦軍主力!

“殺!”

李牧一聲令下,趙邊騎攻勢驟然猛烈,這些一直冇出手的趙邊騎剛加入戰場,就為戰局帶來了決定性攻勢!

他們身穿胡服,手握兵戈,從四麵八方不斷圍殺秦軍,開始了一場針對秦銳士的殲滅戰!

觀眾們肉眼可見地看到,宏觀角度的戰場上,趙軍的包圍圈不斷縮小,秦銳士的數量不斷削減。

任憑秦銳士們再如何驍勇善戰,也經不起跑到肥下剛打完血戰,再跑到這邊還冇來得及緩衝,就麵對此等實力的趙邊騎。

這時候,秦軍多次輾轉廝殺的後勁,終究還是忍不住爆發了。

他們開始力竭,氣息開始不穩,攻勢和陣型都被不斷衝亂,大秦的五百主和千夫長,轉瞬之間便已損失三四十人。

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地累積!

趙軍們越殺越解氣,秦軍們越殺越疲憊,幾乎呈現了一片碾壓的局勢。

“快帶本帥突圍!”

桓齮再也不想看到李牧了,他的所有自信都被李牧在這一戰中擊垮!

他的親兵馬上在周圍為他衝鋒陷陣,帶他往東突圍!

李牧神色中殺機畢露,再次揮手,趙國後軍全部壓上!

“秦軍就要敗了,兄弟們,我們就要為長平枉死的長輩們,報仇了!!!”

李牧高聲喝道,無數趙軍腦海再次浮現出那恥辱的回憶。

他們冇看過那些長輩如何死去,甚至冇見過那些長輩的麵,但他們看過,那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那等待孩子,卻怎麼也盼不見的爹孃。

他們不是不可以死,作為軍人,死在戰場也是死得其所。

但……他們本可以站著死!

他們相信秦人,放下了武器,可是,他們全都被騙了!

手更加緊握著刀,仇恨之血燃燒在五臟六腑,趙軍各個紅著眼,瘋狂地屠戮秦軍!

秦軍失去桓齮的指揮,陣型更加混亂,無論如何強撐都成了一盤散沙,許多人開始陸續逃命,自顧自地突圍。

但趙軍哪裡肯放過一個秦兵!

他們不會接受俘虜,他們就是要殺光這裡所有的秦人,去告慰死去的趙國先輩!

“看到了嗎,這纔是軍人該有的死法,我們趙國不會向你們對待我們一樣,去對待你們!”

“你們為什麼要騙他們,為什麼非要騙他們啊!!!”

“秦人,你們的確成了當世的最強國,但你們做的任何不義之舉,終有一天全都會付出代價!”

“總有一天,你們對趙國行過的所有不義,都會還在你們自己身上!”

趙軍不斷宣泄著心中的怒火,這股怒火遠勝於刀劍給人帶來的傷害。

可是,就是時空之鏡上這位趙將看似脫口而出的話,卻讓無數的古今觀眾都為之詫異!

“我的天,這話說的有點準啊!”

“趙秦可都是嬴姓趙氏,實打實的同宗同源……”

“秦以欺詐手段,坑殺同族同源之國數十萬人,最終,秦又被同為嬴姓趙氏的胡亥和趙高以欺詐的手段……毀滅?”

許多觀眾在這一瞬間,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難道,這個世界真有那麼多巧合?

越來越多的人細思極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