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等晚輩處理完現代的危機之後,就有充足的時間,讓您見一見馬皇後了。”

江逸做下決定。

已經大殺功臣,真正成為孤家寡人的朱老祖,要說還剩什麼心願的話,除了後世富強之外,怕是隻有再見一見自己的髮妻了。

這個願望,他說什麼也要滿足。

“危機?什麼危機?”

朱老祖泛著濕潤的眼神閃現出殺意。

咱是想見自己的妹子,但絕不容許有任何人欺負咱的後世!

“先祖,我們去現代聊吧。”

江逸打開時空門,帶朱老祖回到了現代世界。

帝辛、成吉思汗和白起見到這位“新人”,都好奇地投來目光。

朱老祖也一眼注意到了他們:“他們是?”

“帝辛、白起、鐵木真。”

“鐵木真?!”

朱老祖二話不說走到太宗皇帝邊上,一把拿起帝辛的刀,不容置疑道:

“太宗皇帝,借刀一用!”

“這刀不是朕的。”

太宗皇帝猝不及防就被拿走了刀,他還以為朱皇帝是見了他過於激動呢。

“你,起來!”

朱老祖刀指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自然不會示弱,他拿著彎刀,起身,問道:“你是誰?”

“推翻元朝的朱元璋!”

朱老祖霸氣十足地說道。

成吉思汗頓時殺氣外露:“就是你推翻了元朝?”

“嗬嗬,本汗還正愁不知怎麼為自己子孫報仇!”

成吉思汗當即拔出彎刀,猛劈向朱老祖。

江逸立即上前,成吉思汗正當年輕氣壯,朱老祖現在年紀大了,真打起來肯定吃虧。

就在他要擋在成吉思汗麵前時,太宗皇帝動了!

唐皇之劍“砰”地一聲出鞘,正坐在位置上的太宗皇帝猛然起身,一劍擋在了成吉思汗的刀上!

成吉思汗加大力量,可麵對正當壯年的太宗皇帝,雙方互相角力,卻也奈何不得誰。

“朕早看你不痛快了,莫說朕人多欺負人少,今日你我單獨一戰!”

濃濃的火藥味瞬間佈滿彆墅。

江逸知道,這一天肯定避免不了。

不打一架,誰對誰都不服。

“太宗皇帝,你是以為咱老就殺不得人了?”朱老祖怒道。

太宗皇帝一本正經地說道:“是朕手癢。”

“孤與鐵木真還未定出勝負,此戰當由孤來。”

帝辛起身道。

“不用了,帝辛先祖不妨一看,朕與成吉思汗誰更勝一籌?”

太宗皇帝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天可汗碰見成吉思汗,不拚一把實在是有點可惜。

江逸看了眼始皇帝和漢武帝,這兩位先祖都是在默默地吃水果,並冇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始皇帝還衝他壓了壓手,示意他也坐下。

江逸坐到了他邊上,始皇帝這纔對眾人說道:“那便戰一場。”

“此戰過後,無論誰輸誰贏,皆不要再在現代記掛仇恨。”

始皇帝放下瓜皮,森然道:

“在現代記恨有何意義,時代雖不同,但華夏仍是華夏,若我等與鐵木真在同一時代,就算是橫掃了他也無事。”

“既然不在,此時再爭這些,又有何益處,無非多個以多欺少的名頭罷了!”

始皇帝強調道:“我們的敵人,在外麵。”

“朕同意了。”太宗皇帝說道。

成吉思汗思慮片刻,點頭道:“本汗也同意。”

始皇帝這會也不在心裡想,而是直截了當地說道:“朕可由不得你們不同意。”

太宗皇帝和成吉思汗心頭雖有不滿,但礙於始皇帝之威,還是點頭什麼也冇說。

當強者麵對最強者,也隻能按耐住自己的脾氣。

此時的始皇帝,雖然邊上冇有一個銳士,卻依然一語定乾坤。

成吉思汗知道,這位皇者並非不計較,而是大胸懷與舉世無雙的氣魄,讓他不屑於在現代占自己的便宜。

他終於明白,什麼這位皇帝會在中原受到如此大的推崇和爭議。

推崇是因為他的功績完全碾壓了那些所謂的過錯,爭議是因為瞭解和看懂他的人,實在是太少。

二人去到了邊上。

太宗皇帝拿著自己慣用的劍,成吉思汗手拿大刀。

“本汗勸你還是讓帝辛來戰,你當皇帝太久了,早已不複秦王之勇。”

成吉思汗說道:“本汗,可剛滅了一國。”

“朕若是怕輸,就不會親征了!”

太宗皇帝握劍衝刺上去,成吉思汗提刀迎上,一刀朝太宗皇帝肩膀砍去!

太宗皇帝側身一躲,直刺之劍改為橫掃,成吉思汗彎腰,利劍順著他腰前一厘米左右劃過!

閃躲的同時他化砍為掃,太宗皇帝低頭躲過,一個掃堂腿殺向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縱身一躍,雙手持刀朝太宗皇帝砍來!

太宗皇帝目色一凝,右手緊握劍,左手緊握劍鞘,用劍橫傾在劍鞘上,以劍鞘為支點,用劍身擋住了成吉思汗的全力一劈!

“嗡嗡!”

寶劍與寶刀震盪出器鳴在彆墅內部迴盪,清脆劇烈的聲音聽得眾人鼓膜一顫,好像那刀劍就在自己耳邊碰撞一般。

成吉思汗收刀,太宗皇帝收劍,二人這個回合算是落下帷幕。

“中原能擋住本汗攻勢的皇帝,幾千年都找不出幾個,唐太宗,你是其中之一!”

成吉思汗不再輕視太宗皇帝,他意識到,眼前這位和江逸對話過的皇帝,在新時代中必然親征過不少次。

也就是說,自己雖然親征滅了不少國度,但唐太宗可不是個隻會坐在長安運籌帷幄的皇帝。

曆史上的他不是,現在的他,更不是。

太宗皇帝冷然道:“這天下能擋住朕的異族,還未出世!”

“那便試試----”

成吉思汗主動發起進攻,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彎刀不斷揮舞,讓人摸不清他的路數。

太宗皇帝定睛細瞧,身形逐步往後撤去,神色沉靜自若,瞳孔中滿是刀光。

“砰!”

成吉思汗一刀劈下,太宗皇帝以劍鞘擋住這擊,隨即一劍刺向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微撤半步,巧妙地躲過,隨後三百六十度靠前轉身,使儘全身的力量掃出一刀,朝太宗皇帝攔腰斬去!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