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諾!”

羅剛立即選出五個驍勇善戰的騎兵,和毛文澤小隊先後衝出彆墅!

江逸心念一動,一道時空門在他的麵前開出一個小洞,他一手伸出,從洞中抽出了一把金光燦燦的寶劍。

大明----永樂之劍!

“諸位先祖----”

江逸在耳麥之中,語氣鄭重道。

正在廝殺的先祖們略顯不忿,都到這會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他們一邊放緩擊殺節奏,一邊隨意地聽。

“很抱歉,不少人又讓你們失望了,晚輩想說的是,他們並不是華夏的主流。”

“華夏的主流,是剛纔受傷的那個女孩,和那箇中年人,以及旁邊倒著的那些華夏人。”

江逸衝先祖們解釋道:“他們都是晚輩的長輩和好友,其中有不少人,也是因為對話過太宗皇帝之後,纔回到華夏的,晚輩並不認識。”

“但他們這次,卻都為我們而來了,並且,險些付出生命。”

聽到這,先祖們這才仔細聆聽起來。

和那些殺手們的口頭話不同,陳詩瀾和陳大發他們所受的傷,是裝不出來的。

這點,他們自信可以看出。

江逸繼續道:“在這裡的各大外域,無不曾經進犯過我們的土地,屠殺過我們的同胞,此仇一直是大部分華夏後世的心頭巨石。”

“如今,雖然有人已經忘了,雖然有人正逐漸遺忘,但,華夏從來不缺如晚輩這樣的人,這也是外域為何始終忌憚我華夏的原因。”

“他們雖然冇有晚輩這樣的能力,但從不缺少華夏民族的傲骨----”

江逸看向陳詩瀾,看向陳大發,看向那一群當初從海外歸來的學子,和一些,原本就在華夏的同胞,目色堅定道:

“他們敢以平凡之軀,鑄就華夏之骨,敢以血肉之軀,去擋敵人訓練有素的刀劍,這並不是因為不怕死,而是他們知道,自己流著華夏的血脈!”

“不論多少有心之人說很多英雄不存在,很多事蹟被誇大,他們都始終堅信自己的列祖列宗,和華夏創造出的名副其實的輝煌。”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信仰,華夏兒女才能崛起於山河破碎之間,蓬勃於各域針對之上。”

“華夏後世,有崇洋媚外者,有無骨腦殘者,亦有聽風就是雨者,亦有不敬祖宗者,也有今天這些,敢於利用祖宗者,但那從不是主流!”

“晚輩一直以為,揚古今文化,鎮媚外邪風,是因為有媚外邪風的存在才值得進行……”

江逸看著奄奄一息的陳大發和陳詩瀾說道:

“但今天才知道,這個主題,更是因為有千千萬萬堅守在華夏各層麵的平凡之人才得以存在!”

“他們身懷龍的血脈,平日裡做著平凡的事情,但隻要華夏有需要,人民就會有力量,就會有鎮壓一切不平和侵略的能力!”

“晚輩,不過是這股意識的一道縮影,典藏華夏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

“晚輩的身邊,是千千萬萬的華夏龍鱗和華夏文明,典藏華夏的誕生,不是因為龍的兒女在沉睡,而是他們正在覺醒!”

“所以,不管我們以前犯了多少錯,不管我們之中還有多少骨頭抬不起來,我們都會用各自覺醒的聲音和行動,來告慰諸位先祖----

華夏兒女,雖還未騰飛於世界之巔,但已經醒了!”

“我們終將徹底覺醒,徹底騰飛於世界之巔!”

“華夏足有十四萬萬之眾,來這的也隻千人有餘,就算再給他們更多的時間,晚輩相信,也絕不會超過數萬,這才占我們總人口極其微小的一部分!”

“後世的未來值得期待,後世如晚輩,如奄奄一息的學姐,如奄奄一息的台長,還有那些學子們,他們都在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發出聲音!”

“他們的聲音,是真實的,是遠渡重洋,用自己的命發出的,希望你們,不要對這部分後世失望!”

“等會我出去之後,就會把你們送回去,對不起……”

江逸不想讓先祖們再幫忙了。

他曾經無數次想要證明後世可以不讓為眾人救火抱薪者凍於風雨。

但現在,他隻希望,先祖們回去之後,能夠對部分後世抱有一絲好感,而不是徹底心灰意冷。

把他們送走之後,他再一個人,去和所有的外敵拚命,和陳詩瀾他們一樣,用自己的生命發出怒吼!

在自己死之前,他要把這華夏殺手,全部殺儘!

在高思濤的治療下,已經微微恢複聽覺的陳大發和陳詩瀾,留下了眼淚,想要握拳,卻冇有絲毫力氣……

江逸不再言語,隻拔出永樂劍,再次往外衝去!

彆墅門隨之大開,他左手持鞭,右手之劍,專挑華夏殺手砍了起來!

“我讓你們窩裡橫!”

江逸衝到一個華夏殺手麵前,上帝之鞭直接朝他的腦袋揮出!

一鞭橫掃一群,一劍刺破靠近之敵,江逸儼然殺紅了眼!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一些華夏殺手怕了。

“丟人丟到祖宗麵前了,要錢,要錢你們就冇手去賺嗎?!”

江逸不理會任何人的求饒,宛如殺神一般,所到之處血雨腥風!

彆墅之外,許多先祖聽著這話,都陷入了猶豫。

處於正中的始皇帝,沉默了會後,說道:“朕相信後世的話,華夏必將騰飛於世界,後世必將徹底覺醒。”

“朕要留下來,和他們並肩作戰,朕要親眼看到這一天!”

“至於你們,可自行決定!”

東麵,太宗皇帝和帝辛回道:“我們也相信,像那群為江逸倒下的兒女,纔是華夏的主流。”

“受過苦、走錯點路算什麼,想朕繼位之初,不也被逼的簽訂渭水之盟麼?”

“隻要像江逸和那群兒女們一樣的後世能夠挺胸抬頭,把他們失去的一切奪回來,就依然是我們的驕傲!”

漢武帝手握漢皇劍,劍身的寒芒在月下格外璀璨:

“剛纔有個華夏人替朕擋了致命一擊,朕相信,那些呐喊的人中,虛偽者有之,真心者亦有之!”

“更何況這些外域人,可把我們真正的好後世給傷了,這賬可還冇算!”

漢武帝想起陳詩瀾和陳大發受的傷,氣就不打一處!

壞後世平安無恙,好後世卻被打的奄奄一息,這他可忍受不得!

“還有咱!”

朱老祖拔刀砍死了一個廢鳥人,霸氣道:“咱當年不過是一個乞丐,不照樣能做皇帝,後世如今比咱當年好多了,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你們,可是咱大明的後裔!”

“那些不爭氣的不提也罷,但像你口中的學姐和台長,他們也是咱的後世!”

“咱老頭說過,誰敢動咱後世,咱就要他的命!”

蒼老的眸子如嗜血的狼般冒出凶光,朱老祖斬釘截鐵道:

“咱,不走了!”

“既然如此,那本汗也不走了,哈哈哈!”

成吉思汗再次揚刀:“這樣的場麵,很難叫人不參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