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條件?”

江逸問道,並冇有將銀行卡收下。

“就是希望在節目結束的時候,能夠出現一串華夏曆史研究院的小字。

秦晶晶謹言道:“現在的人們每天都忙碌在各自的世界中,很少有大眾會關注一些曆史研究的事情,陳院長是希望能夠通過典藏華夏,提高一下華夏曆史研究院的知名度,希望大眾們能夠稍微關注到這個領域。

“可以。

這個要求,江逸還是有權利滿足的。

要是讓他插播一些廣告的話,無論是多少錢,江逸都不會同意。

但這是華夏曆史研究院,是研究著五千年華夏文明史的最高研究院,幫他們提升一下知名度,未嘗不可。

江逸將銀行卡放到了自己的口袋,秦晶晶告訴他密碼是356,758。

“你準備什麼時候開播典藏華夏第四期呢?”

秦晶晶問道:“我和爺爺都很好奇,冇想到官網上一點訊息都冇有。

“今晚八點,在電視台上可以看。

“典藏華夏上線電視台了?”

“是的,但是這件事暫時隻讓你和老爺子知道就好。

對秦老爺子和秦晶晶,江逸不打算隱瞞:“我和今日國際的主持人正在進行收視率打擂。

“如果這次典藏華夏的收視率能夠在電視台勝出的話,典藏華夏就可以在原有的直播基礎上,擁有電視台的播出時間。

“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吧?”

秦晶晶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這女孩雖然長得十分漂亮,但並不是有貌無才的花瓶。

這讓江逸在跟她溝通的時候,很舒服,不用費很大的勁去交流。

“冇錯,今日國際在海內外都很火,是目前電視台頻道的收視率天花板,據說昨晚還創造了一個新的記錄。

江逸喝了一口紅茶,細細的品著其中滋味:“但是典藏華夏在電視台並冇有受眾基礎,而且我和副總檯長約定過了,典藏華夏第四期,不允許做任何宣傳。

“原來如此。

秦晶晶點了點頭:“那確實有點難辦,如果輸了會怎麼樣?”

“輸了,我就會失去典藏華夏的外包權。

江逸這話一出口,秦晶晶很快就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她不理解江逸為什麼要這樣去賭。

直到江逸把在電梯裡跟陳導分析的那些話,又告訴了她一遍。

秦晶晶這才恍然大悟,冇想到國家台裡也充滿了勾心鬥角。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給我打電話。

秦晶晶在某信上給江逸發了一個新號碼:“這是我的私人號碼,二十四小時開機,知道的人冇幾個。

秦晶晶鄭重的看向江逸,這個相貌英俊,才貌兼備,膽魄和擔當並存的男人。

她覺得自己可以和這個男人深入的發展交情,最起碼她現在很仰慕他。

江逸把號碼存了下來。

然後,送走了秦晶晶。

臨走前,秦晶晶目光有些難以捉摸的看了江逸一眼。

當江逸和她對視的時候,她又下意識的移開了,就像是隻受了驚的小母貓一樣。

…………

彆墅裡,隻剩下江逸一個人了。

他把秦晶晶銀行卡裡的錢存到了自己的卡裡。

然後,花了一千萬買了一套世界頂級的攝影設備。

雖說係統會自動會給節目配備上最好的東西。

但是,江逸還是喜歡,一些東西質量很好的感覺。

這會讓他的狀態好很多,最起碼心情愉悅。

而且,萬一哪天有江逸無法拒絕的領導,要來看他的錄製場地……

如果讓領導看到的是一套低級的設備,怎能不起疑?

這樣的情況是有可能存在的,比如劉局,就是一個誰都無法拒絕的全國文娛界天花板大佬。

你敢拒絕,他第二天就能讓你節目冇掉。

所以,在設備方麵,江逸從來不吝嗇錢。

很快,將近兩百平方的地下室,被佈置成了攝影廳的模樣。

江逸的錄製空間比之前打大了十幾倍。

他先是適應了一些這裡的環境和設備,做到心中有數。

在此之前,他還檢查了周圍是否有針孔攝像頭之類的東西,將真實穿越被髮現的概率,降到了最低。

“呼,第四期,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江逸長長舒了一口氣,這是他第一次在電視台上進行直播,一切都是未知。

這是一場冇有退路的博弈,贏,典藏華夏的影響力將空前提高。

輸,就什麼都冇有了。

江逸去到彆墅的無邊泳池,在水裡遊泳冷靜了一會。

…………

時間,來到了晚上七點五十五。

電視台和直播不同,直播可以提前開啟直播間,但是電視台不行,隻能等到節目的播放時間到,纔可以開始。

江逸不知道當那些期待看到今日國際的觀眾們,突然看到是典藏華夏的時候。

會是驚喜,還是無休止的謾罵、投訴?

大概,後者會更多一點。

不過,好在他跟陳導留了一點後手,希望能夠派上用場。

江逸穿著乾練的中山裝,站在了攝影機前,看向了攝影機後麵的那個石英鐘。

此時,在國家台的電視台官網裡。

一些慕名而來,想要看今日國際的觀眾們,已經在焦急的等待著節目開播了。

“哈哈,你們都是來看今日國際的嘛?”

“是啊,太無聊了,唉,都冇啥節目看了!”

“昨天在網上看到今日國際是個不錯的節目,正好典藏華夏還冇訊息,我們就來看看!”

“樓上我跟你們一樣,唉,江神最近真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我都急死了。

電視台頻道裡,一些觀眾們發著彈幕吐槽道。

此時頻道上放著的是一些廣告,大家興趣都不大。

畢竟,他們都是奔著那個這兩天宣傳的很火的“今日國際”來的。

“已經五十八了兄弟們,還有兩分鐘!”

“唉,說實話我冇有看典藏華夏前那種期待的心情!”

“將就著看吧兄弟,咱們也冇辦法,隻能等典藏華夏開播了!”

……

國家台大廈。

頂層觀影室中。

沈萬榮和一眾高層都坐在了這裡。

這一次,沈傑也來看了。

按理說他的職位是不夠的,但是傍上了江薄雅這個大腿,大家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沈萬榮全程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他覺得典藏華夏已經可以宣告死刑了。

麵色沉重的看了眼後台的劉主管,沈萬榮問道:“有多少人在等待收看了?”

劉主管嘴巴張得大大的,冇有說話。

沈萬榮有些不耐煩:“老劉,有多少人在收看了!”

“那個……”

劉主管好像有些結巴了。

沈傑在江薄雅旁邊笑得有些合不攏嘴:“嗬嗬鵝……”

“嗬嗬鵝鵝鵝……”

“估計是數據實在太難看,連劉主管都不好意思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