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墅區一個極其隱秘的角落裡,湯森·邁克傑望著狙擊鏡中的熊熊大火,一張好似恐怖片厲鬼的相貌掛在他臉上。

他冷冽著十分滲人的嘴角,黑色的眼影在眉角外端高高挑起,勾勒出月牙弧度,藍色的眸子在黑夜中放著光。

兩條猩紅血線從他的眼下邊延伸到鼻尖人中,他的嘴裡似乎還帶著獠牙,笑的時候好似厲鬼撕開血盆大口。

“桀桀桀,嶽飛來了,看看是誰獵殺誰?”

毫無人氣的聲音像是幽魂一般,邁克傑收槍往後走去,藍色的眼睛隨之暗淡。

“鬼槍邁克傑來了,你得小心點。”

惡菩提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打算提醒蜂女人。

不知邁克傑是否和他有深仇大恨,這位排行榜第十的殺手一看到那四槍,就恨不得鑽入泥土之中。

他藏在一座彆墅後花園的大樹頂上左後環顧,一手拿望遠鏡的同時,另一隻手始終拿滿飛刀,臉上佈滿陰鬱。

“邁克傑?”

蜂女人下意識看向剛纔的槍源處:“他為什麼要幫我?我這些年可一直在找他,想把他從第八的位置殺下來。”

“麵對我這樣的敵人,他不應該是先殺我纔對麼?”

“嗬嗬,你也配引起他的重視?”

惡菩提懶得和蜂女人多說:“總之不想死的話,最好不要去招惹他!”

“你隻管殺江逸,趁他現在還打算幫你一把。”

“否則到時怎麼死都不知道!”

蜂女人冷笑一聲:“好不容易可以在這得到他的蹤跡,是你會走?”

“殺死江逸之後,我就要去找他!”

惡菩提無言以對,想起當年他和這女人一樣,很傻很天真……

得知有第八在這助力,蜂女人看向江逸的神色更加張狂。她離開人群,再次朝江逸衝去。

原本衝江逸放槍的人大部分都停下了射擊動作,不敢去觸這個蜂女人的眉頭。

也有些人心頭不服,打算等蜂女人和江逸打得火熱時暗放冷槍。

都兩個肩膀抗一個腦袋,管這女人是誰,憑什麼隻有她能殺江逸?

蜂女人早知會有殺手不滿,但這世間有幾個強者會在弱者的無能之怒?

她片刻之間便來到江逸麵前,江逸一邊得心應手地周旋,伺機尋找必殺的機會,一邊等待嶽爺的訊息。

暗處的狙擊手,始終是個禍患呐。

嶽爺把長槍交給霍去病之後,不到五分鐘的功夫,就已和錦衣統領會和。

“所有錦衣衛立即離開天台,不要暴露位置。”

嶽爺帶錦衣統領一邊往樓內走,一邊下達指令。

他不解地看向統領,問道:“為何所有彆墅都未鎖門?”

統領跟他來到二樓內部:“在你們留在彆墅之時,糙米已經派人轉移走了其他彆墅的人,且讓他們破壞自家彆墅的鎖,否則會把他們的彆墅炸掉。”

“嗯。”

嶽爺不假思索地點頭,“這是怕我們再躲進其他彆墅鎖門,讓他們無法攻入。”

錦衣統領冇有接話,他同樣猜到了糙米的用意。

照常理而言,讓彆墅原主人把各個門鎖鎖死,同樣可以起到防止外人進入的目的。

但對他們這群人來說,鎖不鎖門卻不妨礙他們進入其他彆墅。

礙於那種無法勘破的特殊能力,糙米人隻能卸鎖,試圖增加攻破其他彆墅的可能性。

“你們都找過哪裡?”嶽爺問道。

錦衣統領回道:“東西北四麵的十座都已搜尋過,南麵還有十座未曾搜尋,若按尋人之法,應當派二人尋南麵十座,其他三人再去已搜過的地方巡查,可最快尋到人。”

可惜錦衣衛人手實在太少,要在錯失最佳尋找時機的前提下,在如此大的地方找到那頂級殺手,已是難上加難。

錦衣統領暗自想著,並冇有把壓力說出。

嶽爺對這點早已心知肚明,他說道:

“此人應當擅長狙殺和暗殺,且速度未必在錦衣衛之下,從其反應速度來看,對彆墅的整體熟悉程度遠勝於我等,占據天時地利。”

“我們還不確定他是否有同黨!”

說著,他忽然皺下眉頭,肅然道:

“馬上收攏人馬!否則我們會被分而治之!”

嶽爺從兵法的角度出發,很快猜到敵人可能在搞得鬼!

“其餘四大錦衣衛馬上彙報位置!”

“東區10幢!”

“北區07幢!”

“西區08幢!”

……

嶽爺和錦衣衛統領等了一會,遲遲冇有第四個錦衣衛的回話。

他和統領對視一眼,神色緊張地往樓下跑去。

可是彆墅區這麼大,誰知道剩下的錦衣衛在哪?

糟了!

必須馬上收攏人馬!

嶽爺果斷下令:“三大錦衣衛馬上到南區01幢集合,莫再單獨行動!”

與此同時。

南區,某幢彆墅內。

落單錦衣衛趙七踏上二樓樓梯搜尋狙擊手的蹤跡。

在此之前,他打開了一樓和旋轉式樓梯上的燈光。

周圍的一切還算是清楚,唯獨二樓深處,依然漆黑一片。

眼看就要踏上二樓,他忽然想起,耳麥自從進入這棟彆墅後,就再冇聽到過其他人的聲音。

這情況他曾在和嶽爺協助帽叔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遇到過,知道是被某種特殊儀器遮蔽了。

他想,此處必有異樣,是否馬上出去告訴統領?

可萬一打草驚蛇,讓敵人跑了怎辦?

錦衣衛執行特殊任務之時,並非冇有單獨行動過,相反在不少關鍵時刻,都極有可能聯絡不上組織,為此經常會在計劃之外相機決斷。

此乃家常便飯,更何況此人身手非凡,若自己現在不踏上二樓,敵人必會馬上逃離。

到時,真不知該如何再找到他!

此人既然對先生動手,必定是敵非友,一旦他再次出手,傷到先生,或是把槍口對準陛下,該如何是好?

不!

因為花了不少時間還未找到敵人,他們已經丟了一些陛下的臉麵,如今陛下更是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也要把敵人找出來!

更何況陛下並無先生那般能力,若有意外如何了得?

至於個人的危險和死亡?

若是怕這些,他們還能做得成錦衣衛麼?

一念及此,錦衣衛把右手放到左腰懸掛的刀上。

繡春刀發出“砰”的一聲刀鳴出鞘,寒光在燈光的照耀下湧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