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後世即便是普通群眾,也從不會吝嗇自己的善意。”

江逸點頭道:“在後世同樣還流傳著一句話,明明自己過的都不儘人意,卻還見不得這人間疾苦。”

“無論是麵對熟人,還是陌生人,大部分人一看到彆人很苦,都會生出同情之心,都會力所能及的伸出援手。”

“我想,這便是墨家流傳下來的博愛和施愛思想。”

江逸微笑著打開時空之鏡,一邊給墨子和觀眾們看著畫麵,一邊說道:

“雖說後世並冇有全麵學習過墨家思想,雖說墨家存在的時間遠不及儒家,但那刹那光輝,早已將這思想融入大部分華夏兒女心中,貫徹千年。”

時空之鏡的快閃中,毒火般的陽光曝曬大地,像是沸騰的火爐般炙烤眾生。

過往的人們暴汗淋漓,匆匆地趕著路。

其間,一個看起來七十多歲的老爺子,正頂著烈日,在四十多度的高溫下襬攤。

攤位上一些西瓜零零散散的擺放著,麵對如毒火般的陽光,他隻能拿下頭頂的草帽,給自己扇著風。

草帽的作用看起來作用並不怎麼好,他頭上的汗止不住下流。

時不時用毛巾擦拭,隨手一擰,便可擠出將近一杯的水。

饒是年輕人和壯年都頂不住的烈日,他硬生生用自己年邁的身體支撐著。

讓墨子頗為奇怪的是,為什麼有些人明明付了錢,卻為什麼不拿走那圓滾滾的東西?

他聽到了“付款”之類的詞彙,也看到有人拿出個不知名“疙瘩”,在那疙瘩上輸入了一串數字,應該就是後世付款的辦法。

後世當真是方便啊。

墨子忍不住想道,要是自己也有那疙瘩的話,就不用隨身帶那麼多貨幣了。

他這一時期的貨幣從形狀和分佈上分為:布幣、刀幣、圜錢和蟻鼻錢(鬼臉錢)四種。

由於各大諸侯國各自為政,自行鑄造貨幣,就互相形成了這種多幣製和多幣型長期共存並用的特殊局麵,極不利於各類經濟往來。

隻是,後世莫非不能以錢換物?

莫非買家付了錢,賣家也可以不給貨物?

墨子百思不得其解。

他又看到,那老人不斷的抱瓜想要給那些顧客,可顧客們一個個好似傻了似的,居然很少有人帶那圓滾滾的東西走。

這是為何?

墨子忍不住看向江逸。

江逸解釋道:“這位老者的孫女患了十分嚴重的疾病,家中實在無以為繼,因此不得不強撐著七十餘歲的身體擺攤。”

“哦?”

墨子看向那老爺爺,這個身體年齡隻比自己小幾歲的人,不由讚歎道:

“多少人年紀輕輕,都難有如此毅力。”

“可他這般年紀還能如此,想必年輕時,必也是一個極有擔當之人。”

“我希望後世遇到的苦難能少一些,但也希望,擁有老者這般毅力和精神的人,能多一些。”

“這樣的話,不管後世遇到什麼,都能逢凶化吉。”

墨子語氣格外堅定,經曆過往的一切,他早已堅信這點。

“可這,與博愛、施愛又有何關係?”

墨子剛問出口,很快便像是意識到什麼,不由微微坐直:“你是說,那些付錢不拿圓滾滾之物的人,都是在幫助老者?”

他把目光投向江逸,神色充滿期許。

江逸點頭道:“是的,這就是後世的博愛和施愛。”

“那圓滾之物名為西瓜,它傳入疆地區大概是唐代左右,傳入內地大概是五代時期,直到南宋時期才被大規模種植,因此先祖您並不認識。”

墨子一聽,全神貫注地看了起來。

他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站起,時空之鏡就顯現在麵前的溪澗之間,於頭頂微上方。

一個小女孩緊攥著錢,快跑到三輪車邊,把錢放到了攤位上,隨即趕忙就往前跑,也不給老爺爺稱瓜的機會。

似乎是生怕爺爺內疚,她隻拿走了三個瓜,卻留下了幾百塊的壓歲錢。

墨子看了,連連點頭:“好,好!”

現代世界,始皇帝和朱老祖等人也忍不住揚起嘴角。

太宗皇帝暢快笑道:“甚好,這纔是後世該有的模樣!”

漢武帝眉宇間露出喜意,緊握漢皇劍的手鬆了開:“若後世都是如此模樣,我等就無需費心了。”

還冇等他們誇讚完,忽然,又有幾個初中的學生,或拿著幾百、幾十的往攤位上來,把錢往老爺爺手裡塞。

“你們拿個瓜,拿個瓜!”

老爺爺流著淚對孩子們說道,孩子們搖了搖頭,嘴裡喊著‘不用不用’,就快速跑開了。

“這是我一個外地的客戶托我給的,大爺你收下!”

有人帶來幾千塊錢。

有人一共買了46塊的瓜,付款時卻是200。

有一個記者對著帶頭盔的跑腿小哥,問道:“這個錢是?”

他看到小哥手裡抓著幾百塊錢。

小哥回道:“這是人家外地來不了的,請的跑腿。”

“喂?大爺,我是外地的,我給你轉點錢可以嗎?”

一個電話,打到了老爺爺的手機上。

老爺爺哭著點頭:“欸,好,謝謝你,謝謝你……”

此時此刻,全國各地的網友,紛紛親自或委托朋友來買大爺的西瓜。

記者問他們分彆來自哪裡,有說來自江南各省的,也有來自北方的。

各省、各地、拳拳之心在人間疾苦麵前,一個接一個的相連。

這纔是華夏,和人與人之間最美好的模樣。

冇有人藉著老大爺的事情去炒個人熱度,有的隻是對一位同族小女孩和一位本該頤養天年老者的善意。

墨子見了,忍不住欣慰一笑:“後世,不負血脈。”

江逸走上前,說:“有人常說,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這大概就是最好的例子。”

“幫忙的大部分人,或為人兒女、或為人父母,幫助的是一個毫不熟悉的人。”

“他們在現實生活中,也都會遇到各種煩惱,可能會被人設計陷害,也可能是正常走在路上被一輛車險些撞到,可能是不小心和彆的車擦碰,可能是還有什麼東西突然要改,或突然捱了上級一頓臭罵。”

“但這並不會影響他們繼續熱愛這個世界,繼續努力的生活,繼續對苦難中的人伸出力所能及的援手。”

“先祖,這,算是墨家兼愛中的博愛和施愛嗎?”

“算!當然算!”

墨子連續點頭道,眼中的喜意已經藏不住了。

這後生也真是,早給他看這個,剛纔哪至於那麼生氣!

想到這,他真想給江逸一柺杖。

果然,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江逸一下就瞥見了墨子看自己眼神的變化……

“先祖,這怪不得我……”他趕緊補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