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雲梯何須用推?”

墨翟衝自負必勝的公輸班和滿朝楚臣道:“既是用木支撐,宋軍隻需用火焚燒即可。”

他伸出右手,掐住搭在腰帶上方的木片頭,把它們往外一推。

“我可以讓宋軍提前準備好火罐,待你們的軍隊爬到一半時,將火罐丟下,如此不僅可以燒死楚軍,還可以毀壞你們的攻城雲梯。”

“你們能有多少火罐和兵力,阻擋得了楚軍?”

公輸班冇想到墨翟這麼快就想出應對之策,但他認為這並不實用,楚軍可以源源不斷,雲梯也可以搭上幾十上百架,但宋軍隻有那麼點人!

“若是敵人過多,宋軍隻需直接潑上火油,再用燃火箭點燃,讓火順著梯子燒下,照樣可以破你的雲梯!”

墨翟反問道:“如此,兵力還重要麼?”

公輸班凝眉沉思,攻城兵力本就要比守城兵力多很多。

楚國原本想藉著雲梯的優勢縮短戰事,可照墨翟這麼一說,每副攻城雲梯隻需要一個放火的,和幾個火罐就可以破。

可楚軍要想攻下城樓,就必須源源不斷的派人上雲梯,這樣一來,宋軍反倒可以用最小的代價,取得最大的勝果。

反觀楚軍一旦爬到雲梯中間不上不下,再被人家火這麼一燒,簡直是送羊入虎口。

見公輸班在想對策,墨翟立即加快節奏,不給他反應的機會,緊接道:

“等火將梯子燒個大半,即便冇有完全燒燬,楚軍為了避免摔傷也不敢再用了!”

“如此一來,他們就隻能重新弄上新雲梯,可速戰的目的就不可能實現。”

“那些冇有完全燒燬的雲梯掛在城牆上,將成為楚軍攻城的新障礙,反而幫助了宋軍守城!”

此言一出,楚惠王和楚臣們神色大變,這麼一看,這攻城雲梯雖然的確有一定的作用,但要花費的兵力也太多了。

墨翟餘光撇了其他人一眼,見大多人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再次添油加醋:

“除此之外,宋軍還可以準備大量的滾木和擂石,待楚軍要上雲梯時配合火攻,以滾木擂石砸下,憑藉居高臨下之勢,必能叫想上城樓之楚軍有去無回!”

公輸班怒道:“即便如此,楚軍依然能有戰勝宋軍的力量!”

墨翟回道:“楚軍當然打得過宋軍,可為一個小小的宋國拚掉那麼多士兵,以後你們楚國還怎麼跟其他諸侯國較量?”

“你們要是就這樣去打,怕是我下一次遊說……就是幫你們楚國了。”

說完,墨翟伸了伸懶腰,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態,看得楚惠王真想把墨翟給剁了。

可墨翟這會已經小有名氣,為當代聖賢,不好明殺啊。

公輸班眼看麵上無光,繼續和墨翟爭辯道:“我還有其他攻城之術!”

“楚軍可掘地道攻入宋國內部,從內打開城門!”

“宋軍將以煙燻之術,使你們準備的地道不攻自破!”

“楚軍可用利箭覆蓋式攻擊城牆,射殺城樓守軍,再配上雲梯、撞車等,全部壓上!”

“宋軍將不惜一切代價加固城門,為宋軍爭取反擊時間!”

墨翟和公輸班不斷撥動手中竹片,年輕的墨翟不斷設計道:“加固城門之事戰前便可做好準備!”

“待爾等兵臨城下,宋軍隻需全力防守城牆,一人持盾,一人放火,一人砸罐之術,先破雲梯,再破撞車,待爾等筋疲力儘之時,宋軍再以漫天箭雨殺敗楚軍!”

“另外,你用上了發明,但我還冇有!”

墨翟忽地一笑,眾人頃刻間臉色大變!

“我有連弩車,可置於宋軍城牆之上,此車雖需十人一起操作,但它一次射擊就可同時放出六十支大弩箭和數支小弩箭!”

“長為十尺的弩箭的箭尾隻需用繩子係在轆轤上,在射擊完成後就可快速收回!”

“敢問你們楚軍有多少人能經得起此等連弩車?”

江逸一聽到這,就知道墨翟先祖不裝了,攤牌了!

世人皆知諸葛弩,卻很少有人知道,它其實是諸葛亮根據連弩車改進的,也因此連弩車又叫為諸葛弩。

到明代的時候,諸葛弩已經發展到可以連續射出十次,對在戰場上衝鋒陷陣的將領來說簡直是噩夢,也因此又被稱為“元戎弩”。

這二者要追根溯源的話,此時都得歸於我們麵前這位墨家始祖。

“除此之外,我還有轉射機,這種弩隻需裝在弩床上,埋於地下或城蝶上,就可以左右旋轉發射弩箭,而你們的箭也將因此極難射中宋軍!”

墨翟又攤開了一張牌!

轉射機就相當於是一座活“射塔”,射弩箭的人隻需在後麵控製就可以發射。

這就相當於把槍伸出洞,隻需要躲在後麵瞄準和扣扳機,劈裡啪啦的射就完事了。

“我還有籍車,此車用鐵打造,堅固無比,可用於投擲石頭、炭火等。”

“尤其是石頭與炭火,它們甚至可以射到200米開外,直接從城中投到你們的軍陣!”

“若是眾多籍車同時使用,更可使所攻之城下起石頭雨,炭火還可傷人並引起燃燒,試問楚軍可有應對之策?”

江逸默默歎了口氣,唉,這就相當於是古代的大炮啊。

真的,領先這麼久的戰爭文明,硬生生被晚清玩廢,誰能想到呢?

公輸班聽墨翟這麼說心有不服,立即連續利用九種方法攻城,分彆用乾(兵器)、火(火器)、車(木器)、坤(雲器)、坎(遁器)、嵪(軍器)、衝(臣器)、破(金器)、繌(神器)等配合攻城之法,不斷地向墨翟展開進攻。

墨翟絲毫不懼,迅速以臨、鉤、衝、梯、堙、水、穴、突、娥傅、輶轀(yóu-wē

)、軒車,配合籍車、轉射車等等,不斷地展開反攻。

雙方唇槍舌劍,不斷地撥弄竹片,你來我往,誰也不讓著誰!

這一刻,江山為棋盤,楚宋為戰棋!

春秋兩大發明家展開了一場雖不見戰火,卻足以博弈天地,影響整個戰國時局的大棋!

魯攻、墨守、楚伐、宋禦,二者展開的攻守之戰,猶如黑白雙龍在楚宮之中你爭我逐,水火不容!

古今觀眾們見狀無不瞠目結舌,已經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好了!

麵對這樣的神仙打架,所有人無不歎爲觀止,驚為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