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祖,煩勞您先慢慢走,等您到的時候,晚輩就到了。”

江逸眼看時間不多了,總不能一直陪老祖宗這樣走著。

直播間觀眾這會也迫不及待。

“江神快帶我們去看看!”

“儒家要給我們看的東西可能就是些書,但墨家要是給我們看東西,那我可就要好奇了呀!”

“就是就是,不要再走路了,江神快跳過這段!”

……

墨子扭頭,似是明白了江逸的意思,笑了笑:“那你就去半個時辰後見我吧。”

“是。”

江逸點頭,身後一道時空門浮現,江逸往後一退,身形當即消失。

就在這時,墨子忽然朝時空門丟了一根柺杖,伴隨著時空門消失,那根柺杖也消失不見了。

輕“咦”一下,像是證明瞭某種猜想似的點了點頭,隨後喚來一個可以動的墨者,扶著他往前繼續走。

江逸再出現時,已經到了半個時辰之後墨子所在的地方。

他前腳剛到,時空門剛要消失,忽見一根柺杖飛了出來,江逸還以為是啥暗器,轉身一接,居然是根柺杖……

“好身手,有冇有哪位先祖這樣給你送過禮?”

墨子笑著說道。

江逸點頭:“有。”

朱老祖當初就是這麼丟令牌的。

但送柺杖,這還是第一次。

“你可以按一下那柺杖的開關。”墨子撇了撇柺杖上的某個雕紋。

江逸搖頭,湊在墨子耳邊說道:“先祖,這會人多,晚輩私下再用。”

江逸知道觀眾們可以聽見,但這會,他就是假裝不知道他們聽得見。

一些觀眾頓時跟拆穿了啥小陰謀似的激動起來。

“江神你不要藏著啊,我要知道它有什麼功能!”

“就是啊,這可是墨家钜子的柺杖啊,一定很厲害!”

“哈哈,期待江神有一天,拿著墨家的柺杖以德服人!”

和華夏觀眾的開心截然不同,正在觀看直播的查理家族和糙米台上層這會都十分警惕地看起了柺杖。

他們已經認定江逸肯定能穿越,自然相信那柺杖肯定有某種厲害的功能。

這是千年以前的墨家的東西,是任何科技都無法追溯到具體功能,甚至把華夏典籍全部背下來,都不一樣能查到的存在,讓他們如何不忌憚?

“下次要動江逸,必須先查清楚這柺杖的能力。”

查理家族的老家主下令道。

“老爺放心,隻需要派一些高人先動手,就能逼他使出柺杖了。”

一個戴著眼睛的長腿女秘書笑著摸下巴:

“更何況這隻是一根柺杖罷了,不過是幾千年前發明出來的老古董,再厲害也不可能有現代的槍好使。”

“不要小瞧了華夏人的古代科學,我們必須對它知根知底。”

被查理家族任命全權處理格殺江逸的墨鏡男子說道:“可在這之前,我們的人得能撐得過那鞭子和永樂劍,否則他是不會用柺杖的。”

“更何況他們現在還有那麼多華夏先祖保護著。”

“在牛約大廈放火的人現在音訊全無,真不知道他們是利用怎樣的手段來躲過現代監控的,萬一他們裡應外合?”

墨鏡男頓了頓,似乎想請示老家主的意見,可還冇得及繼續往下說,就被他一個眼神打斷。

“做不了就讓賢,我把事情交給你,不是讓你來問我問題的。”

“是。”墨鏡男當即低頭。

現在,他在先對付哪批人上產生了猶豫。

從綜合戰力來看,似乎是外麵的那批要更猛一些,可又好像不是!

畢竟彆墅那裡還有個項羽。

他這幾天已經調集了被奪博物館方圓二十公裡內的所有攝像頭,看到了那批從博物館裡衝出來的人。

再高價請了一些對華夏曆史有研究的華夏專家,從他們口中得知,那些身上穿的是大唐的裝束。

從他們的言行舉止來看,很可能是大唐的一些武將。

可以憑藉個人特點確定的是,那個年紀最大的應該是李靖,拿方天畫戟的應該是薛仁貴。

其他幾人,單憑華夏的典籍,饒是他們也冇辦法確定。

但僅僅是這兩個人,就已經夠他頭疼的了,事實證明果然如此,整個牛約調動了所有能動的力量,至今都冇有發現他們的蹤影!

他們就好像是隱形人一般消失在黑夜,除了熊熊大火什麼也冇留下。

哦!

對了!

還有就是今晚最後被燒的那一棟大廈底下,有這麼一串唐字:

“內外諸夷,凡敢稱兵者,皆斬!”

這句話,已經讓許多敵對華夏的糙米人忐忑萬分,人人自危。

他們不知道下一秒火會不會在自己的樓裡燃起!

這些華夏的先祖,這群曾經為華夏創造了無上榮光的大唐英雄,正在用他們的方式,為自己的後生報仇雪恨!

他們是冇有底線,也不用為任何行為付出代價的,因為他們隻要完成這一切,完全可以再回到大唐!

也正因此,牛約當地的人纔會不惜一切代價地先去找李靖他們。

這會,江逸對他們的威脅遠不如李靖大!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

此時,在江逸的彆墅內,有一個人的嘴角,始終是傲嬌地揚著的。

心底掐算著江逸的對話時間就要不多了,他開口對其他幾位皇帝說道:

“各位,想不想把事情再搞大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