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曾經也對彆人脾氣好過,有人撞了她,之後馬上向她道歉,她會笑著說沒關係。

可過了幾分鐘,她就發現包裡的手機冇了……

她曾經也試著去原諒一些曾經欺騙過她的人,可得到的是再一次欺騙。

以至於她打心底裡認為,善有善報簡直就是個笑話,若非覺得墨翟先祖說的確實也有一定道理,她巴不得找機會把那女的桌子都給掀了。

可看到同事這反應,她忽然又有點想相信,真心是可以換真心的了。

至於以後會怎樣,以後會不會背地裡再被陰一下,她都冇辦法預測。

至少這會,是想相信她的吧?

她如此想著,最終,抱著極大的提防點頭:“好,我們和解。”

“嗯嗯。”

多年以後,女孩也許會慶幸自己這麼一個決定,也許會後悔。

但那又怎麼樣呢,人生中,總是會有各種背叛,對不起你的可能是自己的發小,可能是自己的親人,可能是自己多年的好友或同學……

好與壞,都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

總不能因為害怕彆人的背叛,就什麼人也不去相識了吧,誰又能保證永遠不會被捨棄呢?

我們是、總是兜兜轉轉,大部分時間都享受著孤寡,經常會從一個又一個陌生人身旁路過,能碰到一個真心朋友是何等的幸事。

這個前提,不正是以真心換真心麼?

許許多多類似的事件,在全世界各地發生。

一小時後。

出租車司機繼續出車,接到了一個單子。

“師傅,在橋上停一下,我實在忍不住了,想上個廁所。”

坐在右後座的一個青年說道。

司機靠近橋邊停住,那青年忽然掏出一張五十元鈔票甩在前麵,說道:

“謝謝師傅,我把我所有的錢都給你,不用找了!”

說完,他就朝橋邊衝去,司機頓覺不好,顧不上收錢,立即解開安全帶竄到副駕駛,再從副駕駛鑽出。

青年爬上護欄,就要一躍而下,司機師傅將他攔腰抱住,身子使勁往後一倒,讓他壓在自己身上倒地。

下意識緊抬著頭,背重重砸在地上,司機感覺後背和身上都傳來劇痛,卻顧不上許多,對那青年說道:“小夥子,你不要想不開!”

“哥,我知道你是好人,我看完典藏華夏也知道消防員救人很危險,我已經不跳樓了,跳江還不行嘛……”

青年紅著眼眶後退,和司機大哥保持開距離:“我不想拖累任何人,我就想安安靜靜的死!”

“我的父母都得了絕症,我自己也有先天性心臟病!”

“這個世界對你們來說是美好的,但對我來說,不是,不是!”

司機聽到這身世內心也不知道怎麼安慰,是啊,這還能怎麼安慰呢?

語言在疾病麵前,是多麼的蒼白無力?

就在他猶豫的刹那,青年果斷跳下了橋下的大河。

撲通!

湍流的河水衝擊在他的臉上,像是無情的現實在狠扇人巴掌,他絕望地閉上眼睛,任憑洪流吞冇。

河邊,一群野釣的人見到這動靜,對這片水域熟悉且水性極好的幾個壯漢二話不說就魚躍入水,頭也不回地懟岸上的人吼道:

“我們去救人,你們快報警!”

一時間,拿手機的拿手機,遊泳的遊泳,一些不會遊泳的人,見到已經有人打電話,就趕緊想辦法看能不能幫助到他們。

一些人跟著水流的方向一起跑,一邊時刻觀察他們的動向,真要人警察來了,也好第一時間告訴他們,讓他們能夠快速找到。

一邊看著附近有冇有杆子和救生圈,要是能夠找到的話,他們就可以在救人者快要靠儘靠邊的時候伸出杆子!

這樣就算自己不會遊泳,也能最大化儘到自己的一份力!

和以往大多數情況,都是一堆人圍著河邊當吃瓜群眾不同的是,這會就算是個孩子,也在想辦法看能否幫到忙。

水性不好的人都冇有下水,這極大程度地減少了悲劇發生的概率和救援壓力。

水性好的人在察覺到體力不行的話,也都折返了幾個。

岸邊,有人拿杆子在他們靠近時,幫忙拉了上來。

等到一個大漢終於救到人,可快冇有力氣到岸邊的時候,在岸上緩了一會的水性好者察覺到他的遊速越來越慢,馬上帶著一個釣友再次跳入水中,將他們成功接應了上來。

這一幕,後來直接上了新聞,華夏台編輯部親自起了標題:

“正如墨翟先祖所說的那樣,民眾哪怕隻是力所能及的伸出援手,也能擁有創造奇蹟的魔力。”

……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係統任務,人氣值評級為:SSS!”

在這一切發生的同時,江逸忽然收到了係統提示。

眼前忽地一亮,全神貫注地開始傾聽。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傳說能力:古今遙感!

(可以和已對話過的先祖建立遙感,彼此聽到各自的心聲,不限地域、時空。”)!”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可帶穿越名額 15(含白起彩蛋期獎勵!)”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柺杖強化,係統將自動為您強化墨家先祖的柺杖!”

一連串的聲音落下,獎勵每說完一句,江逸的心底就激動一分!

穿越名額就不用說了,基本是標配獎勵!

柺杖的功能也可以暫時不去瞭解,現在的最關鍵的是古今遙感!

有了這玩意,他是不是就能相當於建立一個群聊似的,讓先祖們可以在各大時空,在他同意的情況下,建立心聲群組?

那這樣,在冇有名額的時候,哪怕是不邀請先祖過來,也可以讓他們知道一些現代正在發生的事情,和他們展開對話了!

隻是,這玩意有一個限製,就是先祖和先祖之間不能擅自建立心聲交流,必須由江逸才能發起。

這點,倒也可以接受。畢竟係統從始至終都是江逸的,自然事事為他考慮。

那現在,是先去看看墨翟先祖要贈予的秘密武器,還是先和曹老闆、武則天、磨刀皇……

來一波股古今遙感?

曹老闆這會,會不會已經在魏王府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