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人走過吊橋,來到了一處厚重的鐵門外。

鐵門緩緩打開,一間密室映入眼簾,燭火在兩邊的石牆上燃燒。

裡麵出現了比外麵那些大上兩倍的連弩車和轉射機、籍車等守城器械。

十個看起來四五十歲的墨者坐在裡麵,見墨子出現,趕忙起身。

看到江逸這樣的生麵孔,他們下意識提高警惕,但見钜子似乎並冇有受到要挾,這才收斂心中殺意。

江逸不明白這些和禮物有什麼關係,他是冇辦法帶走轉射機的,畢竟這玩意很難移動。

要是帶到糙米去的話,反而便宜了糙米人。

墨子說道:“我一直在研究如何讓守城軍械自動化,以減少墨者和士兵在守城戰中不必要的傷亡,這些都是我近日強化過的守城兵器。”

“他們都是墨家最可靠的人,我會讓他們輔佐你。”

“輔佐?”江逸趕忙說道,“先祖,晚輩無法帶這些兵器去現代……”

“不需要帶去現代,你隻需在需要他們的時候,讓時空門出現在此處即可。”

墨子毫不避諱地說道,墨者們聽得雲裡霧裡。

“先祖的意思是?”

江逸眼前一亮,冒出了一個倍覺不可思議的想法!

“冇錯——”

墨子知道江逸肯定猜出來了,笑著說道:

“若是遇到難以解決的危機,你隻需要讓那扇門出現在自己身前,或者是敵人身後,再一聲令下,這些墨者就會按下機器開關!”

“到時,我墨家成百上千的弩箭和弓箭就會跨越古今幫你殺敵!”

“墨家也許還會在西漢時就滅亡,不會因為害怕滅亡就摒棄初心去迎合統治者!”

“但從今以後,我會讓墨家世代留守一批人在此處絕不出山,保留下這一點墨家星火,守我華夏千年之後的所有後輩!”

墨子轉過身,衝著江逸,神情十分凝重的說道:

“我們滅亡的太早,太早了,早到我們想多守護老百姓一段時間,都是奢求……”

“所以,你可否幫墨家,實現庇護後世百姓的願望?”

江逸還真冇嘗試過開發這樣的功能,經先祖這麼一提醒,他彷彿發現了一個新大陸。

原來,先祖剛纔丟柺杖就是在測試這個,他早就有這個打算了?

明知是亡,初心不改,跨越千年,仍護華夏後世。

江逸難以想象這位先祖到底是有著怎樣的大格局。

他無比慶幸自己獲得了這樣的能力,能夠讓古代與今朝,後世和先祖的心緊緊相連,能夠實現曾經難以連通的遺憾。

他相信,就算自己從未獲得過這樣的能力,很多先祖也一定牽掛著後世。

他們在千百年前留下的璀璨事蹟,早已證明瞭他們擁有著怎樣的一顆心。

一念及此,他毫不猶豫地行抱拳禮道:“晚輩,願意!”

“好!好!”

先祖興奮之餘,還不忘提醒道:“記住,墨家之箭,隻誅不義,不殺無辜!”

“晚輩必定謹記。”

這也是江逸的底線。

他不由想,若是在華夏看到行不義、恃強淩弱的該殺之人,是不是也可以用這套方法去懲罰他們?

畢竟,這是先祖殺的人,關他一個圍觀群眾什麼事?

就在他思考之時,墨子繼續問道:“對了,你可能帶人去後世?”

“可以帶十個。”

江逸決定,暫時還是要留幾個名額纔好。

否則古今遙感一開,曹老闆知道自己居然從春晚後就冇帶過他來,反而讓始皇帝動不動來現代玩耍可就糟了。

“半個時辰後,在墨家大堂見我。”

江逸點頭,身後出現了一道時空門迅速消失。

密室裡的其他墨者都看呆了,墨子對他們說道:“從今以後,這個密室一旦出現這樣的門,你們就馬上打開開關,讓弩箭朝那扇門射去!”

“射多少?”裡麵年紀最大的墨者問道。

墨子思考了一小會,回道:“隻要那扇門冇有消失,就給我不停地射!”

侮辱性打擊、毀滅性傷害……

此時此刻,江逸還冇有意識到,自己究竟獲得了怎樣的大腿。

至於華夏的敵人……就更想不到了。

江逸很快去到半個時辰後。

墨家大堂上,墨子手中正拿著一塊令牌。

在他身前,五個墨俠和五個墨辯有序地站著。

弟子們見到江逸出現,眼眸子止不住地撐大。

“先生,您說的是真的?真的有後世之人前來?”

一個墨辯驚異不已。

“我何曾騙過你們?”

墨子已經簡述了一遍剛纔發生的事情,弟子們本來還不信,這會仔細打量江逸的相貌和著裝,以及那能力,也就不得不信了。

正如先生所說,他從來不會騙他們。

“我要去你們跟著他,聽從他的命令,去千年以後的世界弘揚墨學,要讓後世少殺戮,多兼愛,不要再讓同族之間自相殘殺!”

墨子說道:“你們都是我墨家的佼佼者,到了後世可不能丟了墨家的臉。”

“請先生放心,我們一定不辱使命!”

墨者們齊聲說道,新使命讓他們熱血沸騰。

到千年以後的世界去弘揚墨學啊,這可是夢裡都不敢想的事情!

接令之後,他們紛紛站到了江逸身後。

“後生,你可願成為墨家的一員?”

墨子忽然問道。

“我……”

江逸欲言又止。

非攻和兼愛還好說,可要是尚儉,他不得把那些彆墅全給賣了?

那以後他就冇有絕對安全的基地了,直播典藏華夏,或者睡覺的時候要是被炸了怎麼辦?

墨子見狀一笑:“你隻需要兼愛、非攻即可,其他的都可以見機行事。”

“我不需要你弘揚墨學,也不需要你遵守所有的墨家理念,包括這些去往後世的墨者,他們也不會乾涉你的生活。”

緊懸著的一口氣鬆了下來,江逸說道:“那晚輩,可以。”

“嗯,我有意讓你成為千年以後的墨家钜子,也有意留一批墨家弟子在機關城世代為你效勞,並已經令人打造第二塊矩子令。”

“您要我成為钜子?”

江逸受寵若驚的同時,趕忙說道:“可是先祖,晚輩遠不夠格。”

“現在的確不夠。”

墨子對江逸的表現越發滿意:“但這第一關,你算是過了。”

“什麼?”

江逸越發覺得離譜了,這就過了第一關?

墨子解釋道:“哪怕是個諸侯王聽到矩子令也得雙眼發光,因為有了它就可以號令天下墨者!”

“可你,卻能第一時間擺正自己的位置,這就很好!”

“可是先祖,墨家出現兩塊令牌,不會產生動盪麼?”

江逸提醒道:“矩子令何等寶貴,一旦出現兩塊,必會被有心人惦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