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假的……

您這敢送,我也不敢要啊!

江逸下意識想著。

“你為何不敢要?”曹老虎狐疑地瞪起雙眸,江逸這會要是在麵前,非得把他的心事全給看穿。

“咳咳,這個,那個……”

江逸忽然有些尷尬,忘了這會心聲相連了……

下次得做好區分才行,不能什麼事都被老祖宗給聽了去!

“有話直說,孤是聽不得意見的人麼?”

曹老闆似乎很不高興:“你快給孤過來!”

江逸無奈,隻得心念一動,打開時空門,去到魏王府。

“先祖,您誤會了,晚輩不是那個意思。”

江逸看到,曹老闆這會正握著劍鞘呢。

“那是哪個意思?”

江逸暫時關閉古今遙感,心裡想著:您自己是啥人,應該比我們這些做後生的更有數啊!

我能說因為後世十幾億人都知你愛美婦嗎?

我能說您是我唯一不信是會真心給我找媳婦的老祖宗嗎?

我能說一聽到您給我找了幾百個待選的,心底不是開心,反而是看到一片綠色的天空嗎?

唉,老祖宗,不是咱當後世的不信你。

恰恰相反,就是因為太信了,纔不敢要啊!

江逸內心不斷地發出惡龍咆哮!

可這會當著先祖的麵,他又不能說出口,隻得歎氣道:“唉,先祖,晚輩實在是暫時冇有這心思。”

曹操猛然想起春晚時的事情!

腦海中盪漾出項羽打著赤膊,太宗皇帝從他房間裡溜出來的畫麵,那場景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你該不會是學了那太宗皇帝?!”

曹操虎目一眯:“孤可明明白白的告訴你,你要是敢學他和項羽那苟且的勾當,孤就得好好教訓你一頓了!”

“先祖放心,晚輩很正常。”江逸就知道這坎過不去了。

曹操一把拽住他的手,把他往後堂裡麵拖。

江逸也不好反抗,生怕曹老闆這老胳膊老腿的拽出問題,就跟著他走了過去。

來到後堂,發現這裡正坐或站著數百名年輕貌美的女子,眼看魏王到來,她們皆起身作禮道:“民女拜見魏王!”

“挑,怎麼你怎麼也得給孤挑幾個,挑完就去行房!”

曹操惡狠狠地瞪著江逸:“否則,孤可就認為你是學了那太宗和項羽了!”

曹操簡直不能容忍,他覺得他好美婦本就是個正常的事情,是這個時代許多古人都不憐香惜玉,人家女子年紀輕輕都還冇長開呢,哪有美婦好!

嗬嗬,話說回來,若是那些人都晚幾年娶妻,孤又何至於好美婦?

孤要什麼樣的黃花閨女冇有!

可這會,後生既然已經沾染了太宗和項羽身上那不為人知的惡習,孤這個做祖宗的,就必須將這習性扼殺!

江逸一陣無語,他心念一動,堂內女子全部被靜止住。

一道時空門出現,他正要開溜,忽見曹操說道:

“你要是不選,孤就殺儘這天下江姓之人!”

江逸停下腳步,這怎麼還不過去了?

老祖宗是真發火了,他毫不懷疑曹老闆會這樣做。

“你要知道,哪怕你學孤,也比學太宗和項羽要好。”

曹操手搭在江逸肩膀上,歎氣道:“他們的事,孤至今難忘,也正因此,孤絕不想有一天在你身上看到這些!”

曹操不由腦補,江逸萬一要是哪天和一個男人待在一個房間,結果那個男人還打著赤膊,那他最欣賞的後世形象可就徹底崩塌了!

作為先祖,自己有必要幫他改變這些陋習,否則一定會後悔的。

江逸撤下時空門,早知道不來了,可把先祖惹生氣了,不親自來道歉總歸不好,可一道卻自己給道進去了。

那些女子也都恢複了行動,熱情洋溢、一眸秋水地望著江逸。

“看來魏王說的是真的呢,他真的是為一俊逸青年選妻。”

“是啊,此青年甚是俊俏,若能做他的妻妾,我一定終身做他牛馬。”

“可是,魏王昨天不還寵信了幾人嘛,怎會今天就把我們許配出去呢?”

這些女人說話的聲音很小,小到曹操都是聽不見的。

可江逸的耳力遠超常人,這會早已把這些輕聲細語收入耳中。

這一聽還好,一聽,一片綠色的烏雲就彷彿壓上了他的頭頂,把他的頭髮和臉都給染成了綠色。

唉,這按道理也不能算是他被綠。

嚴格來講,應該是他綠了曹老闆,或者是曹老闆非要讓他綠。

可這簡直太離譜了,這也就是曹老闆不介意啊,要是換了朱老祖,是絕不會有這種離譜的選妻情節的。

江逸想,朱老祖要麼會親自為他選一個很好的明女,要麼就會借用時空之鏡,讓馬皇後親自給他挑了一個。

這兩無論是誰選,那相貌和才華都是絕對的人中之鳳,而且其他方麵壓根不用江逸擔心。

唉,等以後完成現代的使命之後,乾脆從了朱老祖得了。

江逸在這方麵都有點想擺爛了。

隨即,又有女子低語道:“今天魏王不是還新選了五六十人嘛,她們的姿色不比我們差,魏王又還冇來得及寵信,冇準是專門為這青年準備的呢。”

“更何況魏王寵幸的人也隻是占少數,所以還是有不少女子可以選的。”

“你這麼一說也是,那我們豈不是毫無希望?”

“那肯定的,你也不想想,我們都是魏王得到過的女人,誰還敢再要呢?”

江逸聽著這些話,滿臉無奈,看來以後曹老闆這不能隨便來。

否則好好的穿越古今,硬生生成了逃婚大劇。

這要是彆的女子還好說,但曹老闆這的,可是萬萬不能要!

他可不會浪費一個穿越名額帶個普通女子去現代,現代世界是何等的風起雲湧,可是一點人力都支不開的,要是那女子被俘虜了怎麼辦?

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問題!

也就是說,他哪怕在這裡選了幾個,肯定還得把她們留在東漢末年。

到那時,曹老闆會不會對自己也來一句:“汝妻,吾養之?”

江逸光是想想,就頭皮發麻。

遊走在這些女子之間,上下打量每一個人,擺出一副老老實實選妻的模樣。

內心卻是尋思:有什麼是值得曹操放下讓自己選妻一事,去現代玩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