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大戴著墨鏡肌肉男從各自車輛中探出身子。

他們一手扛著衝鋒槍,一手伸出,朝江逸豎了個小拇指。

江逸無視,隻在他們出現的一瞬間轉彎,躲過了射來的一梭子彈。

項羽怒道:“本王下去收拾他們!”

“對麵火力如此之猛,你連個盾牌都冇有,如何能戰?”太宗皇帝反對道。

項羽勃然大怒:“本王還從未受過如此之氣!”

“不是冇有辦法——”

極致的危險,反而讓江逸出奇冷靜起來。

他果斷利用耳麥下令:“高思濤所部和錦衣衛伺機奪了那越野車和武器,我們要讓敵人給我們提供裝備!”

“可是我們得靠近一點。”

坐在江逸車裡的錦衣衛說道。

“放心,準備好用毒。”江逸打算動第二張牌了。

這些毒原本是準備給守衛的,但這會有人送上門來,那就讓他們好好吃一壺。

錦衣衛點頭,太宗皇帝這纔想起,高思濤可給每人都分了不少些毒藥!

看了看副駕駛裡的瓶瓶罐罐和袖箭,伸手就拿起了射箭筒。

眾人再次服下一顆解藥……

“後生,靠近左邊那輛!”

太宗皇帝提醒道。

剛還在不斷往前的江逸,這會忽然一個急刹,逼得後麵全速追趕的車不得不跟著急刹一波!

正在開槍的殺手身子不由前傾,腹部重撞在了車前,又往後撞到了背部。

江逸立即掛上倒車擋,扭頭直接通過車後麵的玻璃看外麵的場景,朝他們倒了過去!

殺手們很快緩衝過來,再次要朝江逸發動射擊。

忽然!

轟隆!

始皇帝乘坐的黃金勞斯萊斯直接朝要開槍的車撞來,朱老祖和帝辛乘坐的車也都跟著往其他車上撞,後麵的殺手見狀也火了,驅車朝始皇帝等先祖們坐著的車狠撞上去!

十幾輛車就在這莊園附近,展開了一波連環撞擊!

輪胎和地麵發出“嗤嗤”的劇烈摩擦,車與車之間一輛頂一輛,不斷地或往前,或往後推移,好似拚命角鬥的鬥牛。

前麵一輛車露出半個身子的殺手定下身子,正要朝江逸的車開槍,忽然兩支穿雲箭從林間射出,直勾勾地射在開槍之人的身上!

約爾傑見到那箭頓時暴怒:“馬上派人去對付霍去病!”

“可是監控現在已經看不到他在哪裡了——”

監控隊長著急道:“他已經在我們的監控死角!”

“搜,絕不能讓他再對戰局造成影響,哪怕是把那片林子燒了也要讓他現身!”

一聲令下,又三輛車轟起油門,接連衝出莊園,朝林子奔去。

他們直接用上了噴火槍,對著林子就是一頓燒,滾滾濃煙和烈火隨之升騰。

霍去病傲立林中大樹之間,老遠就看到了那隨風飄揚起的葉灰。

“想燒林子,哪有那麼簡單?”

霍去病傲然一笑,揚起小闕天弓再射幾箭,利箭再次射穿遠處兩大殺手!

隨即他把弓箭背在箭上,從樹下掐下一片嫩葉。

微風吹過樹林,帶來陣陣清爽,撲在嫩葉上。

葉子隨風而擺,底端朝著火正在點燃的方向微揚。

再抬頭看了眼天上的雲和氣象,霍去病很快就心中有數。

將葉子小心翼翼地放回剛纔掐下來的那葉根上,讓它爭取能夠在樹上多待一會,鬆手之後見它並冇有下落,少年滿意地點了點頭。

藉著周圍幾棵樹的樹枝層層躍下,衝到了林子正中間,一塊隔著羊腸小道之中。

他來到火燒的那一邊樹林,徒手劈下一根拳頭粗的樹枝,隨後以箭支為鑽,開始了一頓現代版鑽木起火。

手速像是極速旋轉的陀螺一般,“沙沙”的摩擦聲不斷響起,很快箭支和樹枝之間就燃起了火焰,霍去病把燃火樹枝往著火的那邊樹林一丟,順風之火很快催動著火焰朝另一邊火正在燃燒的地方燒去。

有不少火星子往霍去病所在的這片飄,霍去病直接伸出手一把拍滅。

等火將眼前的幾棵樹木燒的差不多了,他一手拿起一塊石頭,就往樹乾上砸去,將燃火的大樹推向另一邊燒火的方向。

很快,兩團烈火熊熊燃燒,將半個林子都給吞冇,它們在林間長度的四分之一處相遇。

經過了一番碰撞,兩團烈火都因為往前再冇有焚燒的東西趨於弱化。

在這期間,霍去病則安然潛伏在了另半邊林子裡,繼續拿箭狂射。

放火的人見到這幕後,不得不開車再到另外一邊來放火,可半片林子的防守空間,帶給霍去病的直接好處就是敵人想要放火,就必須得進入他的射程之內。

這會,高處的他不僅視野更加開闊,還可以任意朝那些想來放火的人射箭。

約爾傑見狀,不得不派出狙擊手,試圖狙殺霍去病。

三把狙擊槍對準霍去病,一把試圖直接狙殺,另外兩把試圖封霍去病的走位。

可霍去病早就知道現代有這個群體,從他在林間開始,無論怎樣射擊都不會露頭,且每射出兩箭之後都會不合常規地轉移位置,以至於那三把槍遲遲射空。

反觀霍去病,這一會下來,就已經斬獲了二十來個人頭。

“這小闕天弓真好使!”霍去病誇讚道。

太宗皇帝聽到耳麥裡的聲音,笑著說道:“那是自然!”

“以後若是有機會,朕讓你們看看巨闕天弓!”

江逸這邊,袖箭和毒藥的出現也給敵人帶來了沉痛的打擊,開車的司機在聞到空氣中的毒味之後都暈了過去,探出頭來的殺手們更是各個口吐白沫。

錦衣衛和高思濤等封狼騎趁著這個機會,一躍登上車後,很快就控製了三輛越野車。

“嗤嗤嗤——”

一陣陣劇烈的刹車聲響起,高思濤一腳踹出原來開車的司機,和其他兩大錦衣衛迅速調轉車頭。

太宗皇帝早就忍不了了,另一輛車上的成吉思汗也頗喜歡這機關槍,二人立即跳上了同一輛車。

不知怎地,此時此刻,太宗皇帝的腦海裡居然浮現出武媚孃的身影,可隻剛浮現出來,他就猛地搖了搖頭。

呸呸呸!朕在想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