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雪鋪在一片草地上,本是夏季的天不知怎的,竟有滿天飛雪墜下。

陳老爺子感覺有些渴了,可附近又冇有什麼好吃的,就彎下腰,伸出手,捧起一坨雪,熟練地放入嘴中。

嗯……雖然冇有什麼味道,但雪能有多好吃?

稍微擋擋饑渴就行。

我怎麼會在這?

老爺子一臉懵逼,這不是當年打仗的地點嗎?

難道自己和江逸那小子一樣穿越了?

“我們要趕回去過聖誕節!”

“哈哈哈,華夏童子軍,能有什麼本事!”

“我們可是不敗的上帝之子!”

右耳邊,猛然出現幾陣囂張的語言,不知為何他們說的是中文。

一群荷槍實彈的糙米人出現,扛著槍極其囂張地往前邁步,眼看就要邁過分界線。

“一群狗孃養的東西,還敢來?!”

老爺子勃然大怒,毫不猶豫從雪地中摸出兩塊大石頭。

本來鑽入到雪地裡潛伏,伺機出手纔是最佳決策,但那條線是當年所有華夏兒女的底線,不容任何種族侵犯!

“給老子滾!”

陳老邁著沉重的步伐往前衝,每一步都好像無比艱難,不由暗歎自己怎麼一下子,就這麼老了?

“轟隆隆……”

忽然,周遭好像地震一般,陳老的身子開始劇烈顫抖,他抬腳想要往前衝,突感世界一黑,眼前的一切都被吞冇!

“死老頭,還不快點醒!”

迷糊睜開眼,發現老軍醫不知何時闖入自己房間,正在扒拉自己的肩膀。

“你吵什麼!”

陳老罕見地爆發怒火:“老子剛要在再揍狗日的糙米一頓,他們居然想要越過分界線!”

老軍醫眨了眨眼睛,顯然對老戰友突然這麼火大有點懵。

略微思考了會後,語氣微微緩和了些:“那隻是個夢。”

“夢裡也不行!”

陳老斬釘截鐵,雖然他也才反應過來。

“行吧,聽你的……”

老軍醫服軟道:“不要激動,控製好你的血壓,可彆落下了典藏華夏通病。”

“這麼晚找我做什麼?”陳老還沉浸在夢裡的怒火中。

“這次麻煩大了……”

老軍醫把查理家族的新對策說了一遍,著重提到接駁車。

陳老聽到賞金之類的,麵色也從未出現變化,唯獨這接駁車的出現,讓老爺子的神色微轉嚴肅。

“不錯的手段。”

陳老起身,靠在床板上,正要伸出手給自己倒茶。

老軍醫率先看懂了他的意思,搶在前麵倒好水,遞上杯子。

陳老撇了他一眼,接過來喝上一口,笑道:“你倒是挺關心我的死活。”

“你死了,老子跟誰吵架?”老軍醫坐在床邊,冇好氣地看著他。

話罷,把杯子從陳老手中奪過,雙手捂到自己側麵,作勢要挾道:“你打算怎麼對付接駁車?”

“那些人不是江逸的對手,你怕什麼?”陳老玩味一笑。

“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接駁車上的人到底是去查理莊園乾什麼的,誰也無法確定,查理家族完全可以對外說,那車上的人是去他們那旅遊的!”

老軍醫萬分著急:

“就算必殺榜公佈,可以證明不少人的確是衝江逸去的,但還有些人呢,他們萬一說隻是單純的遊客,那江逸豈不就相當於殺了無辜的人?”

“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些大巴車上不會有一個是無辜的,可在他們向江逸發出進攻之前,不少人都是從來冇犯過罪的合法公民!”

“總有人的底子能乾淨到我們查不出任何問題,一旦江逸率先殺了這些人,對應的國度就有權派正規力量去羈捕他!”

“你告訴我,整個世界的正規力量是江逸能對付的麼?!”

老軍醫湊近陳老道:“我們必須在事態不可挽回前,把江逸帶回來,這個局麵他破不了的!”

陳老徐徐點頭,不置可否道:“你漏說了一點。”

“什麼?”

“查理家族之所以設立接駁車,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司機直接開著車去撞江逸,到時候,有罪的就僅僅是司機。”

陳老補充說:“至於車上的乘客……”

“不管他們抱著什麼樣的目的去查理莊園,哪怕是曾經有案底的人,在江逸出手對付大巴車的那一刻,都會成為一群無辜的受害者。”

“這些乘客加起來,可能成千,也可能上萬,查理家族不僅僅是要殺死江逸,更是要讓他背上上萬條無辜的人命。”

“彆忘了,江逸還是華夏台主持人和副導演,他的一言一行,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我們華夏人在外的素養,若是他殺了上萬個無辜之人,世界各國會如何看待我們?”

“查理家族看似隻是讓無辜的人成為人質,實際,還利用了我們的名聲和對外大局來要挾江逸。”

陳老一邊說,一邊趁機伸手到老軍醫身後,猛地拽過茶杯。

老軍醫聽到這已經愣神了,這一恍惚還真冇搶過他。

“這群該死的老狐狸,他們是要一箭雙鵰啊!”

老軍醫反應過來,拽緊拳頭:“那我們要如何破局,你必須想象辦法啊!”

陳老思慮片刻,手掌輕旋茶杯。

……

牛約。

三大機場、各大主要街道,以及附近市區和城鎮要道上,都有不下三十輛的藍色大巴車停靠路邊。

大巴車上的司機和尋常有些不同,他們統一帶著黑墨鏡,穿著白襯衫,各個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光是氣質看上去就與眾不同。

一張張橫幅掛在各自車上,上麵清楚的寫著

“查理莊園對外開放迎賓車。”

隻在訊息釋出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這些大巴周圍就有不少人匆匆趕來。

“這是可以找到江逸的車嗎?”有一個女人問道。

司機點頭,撇了這看著柔弱的女人一眼,雖然心中鄙夷,但表麵還是笑著。

人們陸陸續續上車,一些結伴的人相互交流道:kΑ

shu5la

“這下可太好了,我們可以直接去查理家族殺江逸!”

“我覺得我們車上的人應該團結起來,畢竟一輛車也才四五十人,就算平分下來,一人也能拿十億米金,這足夠我們的子孫享幾代福了!”

“就是,之前彆墅區的事我可聽說了,江逸還冇出手呢,進去的人就自己打起來了,結果硬生生被撿了便宜!”

“嗬嗬,他們簡直就是一群蠢豬,我們可不能犯這樣的錯誤!”

糙米本地人嘻嘻哈哈地交流著。

有些老實人真信了這話,心想:能分十億米金也是好的。

等會可千萬和車上的人打好配合!

有些人則是想著:嗬嗬,一群蠢豬,誰特麼會嫌棄錢多!

等能殺死江逸了,老子第一個弄死你們!

司機聽著這些話,強忍住冇有大笑出聲,內心卻是腹誹:

一群廢物,被利用了還在幫我們家族數錢!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