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老了,喝不了酒了,這壺酒,敬你。”

陸遊從邊上端起一壺酒,朝辛棄疾墓前灑了過去。

此時,辛棄疾已淚如雨下,他老了,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也許這輩子再無法和務觀相見。

但務觀,卻是來見他了。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他重複著陸遊臨終前的詩句,緩緩朝著時空之鏡靠近:“務觀,我和你,何嘗不是一樣在等呢?”

“若是王師北定中原,而你若在,此時在我墳前必是欣喜若狂,我在九泉之下,亦當如飲甘泉美酒。”

“可惜……可恨!!!”

辛棄疾勃然怒道:“掌權者隻顧權位,不顧社稷民生,最終還是讓我們大宋百姓生靈塗炭!”

“如今,我已真如病起書懷那般,病骨支離紗帽寬,再無報國之力了。”

陸遊眼中滿是淚花,他聽不到辛棄疾的聲音,但辛棄疾清楚地聽著他的傾訴。

古今觀眾們靜心看著這幕,彈幕一時間,亦少了許多。

兩個即將逝去的愛國名士,頭髮花白,互不對話,卻,連通古今。

“不忘憂國者少,貪權戀富、不顧民生社稷者眾,如此這般,我們所衷愛的百姓和大宋,將何去何從?”

“我曾說,位卑未敢忘憂國,事定猶須待闔棺,認為隻要位卑者不忘憂國,時局再難也可以攻克,萬事皆由人定。”kΑ

shu5la

“如今,嗬嗬……事,還真定了。”

陸遊好似自嘲般的笑笑:“可這局麵竟是山河破碎,萬民淪陷!”

“你倒是在黃泉瀟灑,可知我看著大宋百姓越發艱難,是何等的煎熬?”

“要早知如此,我乾脆在五十二歲那場病中死去罷了(liao),罷了!”

壺中酒,很快一灑而儘。

畫麵,逐漸消失。

辛棄疾伸出手來,想要將務觀牢牢抓住,可手握及之時,他卻化作金光消散:“務觀,務觀!”

喊了幾聲,發現務觀再也冇有出現,辛棄疾身子一下子躬了不少,揹著手,頹廢至極。

“唉……”

沉痛的歎息聲,像是一座大山壓在人的心頭。

沉默片刻,他看著江逸,說道:“我現在徹底相信,你是來自後世了。”

“可是後生啊,你為什麼要來告訴我這些?”

辛棄疾望向那一輪在雨中稀疏的月亮,雨珠子時不時落在他的睫毛,在月色下微微閃出白光。

“失之毫厘,謬以千裡,大宋就是一直如此,才走到如今這副局麵。”

“到了這個年紀,無論是我還是務觀,都知道大宋將來可能出現的局麵,之所以堅守,無非就是那一句,位卑未敢忘憂國吧。”

辛棄疾悵然長歎:“可這又如何呢?位卑者終究無法改變國運!”

“權相權臣隻需要動動嘴皮子和對內勾心鬥角,就可以隨意號令大軍,魚肉百姓,隻要權利稍微弱於他們,就得時時刻刻看他們的臉色!”

“宋朝的武將外出打仗,除了要揣摩聖意之外,還得時刻提防那些奸相文臣,要在不讓這兩者難過的情況下,才能對外做出反應!”

“可那樣的反應將是何等的消極,武將本來隻需要負責打勝仗就可以了,可是打贏會被猜忌,打輸又會被文臣趁機抨擊求和,這讓他們怎麼打!”

“大部分文臣本就貪生怕死還貪財,無論輸贏,一旦軍費耗資大了,損害到他們的利益,他們就會不斷地跳出來反對用兵!”

“以至於,朝廷一次次半途而廢,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一個朝廷的骨氣居然比一群位卑者還弱,動不動搖擺不定,這樣的國家怎能打勝仗!”

辛棄疾越說越氣憤,恨不得把那些冇骨頭的臣子全給砍了!

“南宋朝廷可真的是廢得不行!”

太宗皇帝一拳頭砸在了桌子上:“要朕看,這完全就是皇帝無能,他們但凡有點作為,在鵬舉那個時期就已經把金人趕出去了!”

“趕出金人之後,那些不用賠的錢糧和收回來的土地,就可以生長出無儘的人丁和糧食!”

“我中原百姓最擅長的就是有地就能種出糧食來,就算那些土地因為戰亂受到破壞又如何,隻需幾年時日就可再度興盛!”

“一群鼠目寸光的廢物,不,不是鼠目寸光,他們什麼都懂,但就是顧及一己私利,不顧國家大局!”

“什麼狗屁秦檜、韓侂冑,敢在貞觀就是死!”

代入感很強,太宗皇帝眼珠子都快冒火了:“都不用朕下旨,房玄齡、杜如晦、長孫無忌等人都能玩死他們!”

“等江逸回來,讓他把秦檜和趙構再給朕帶過來,朕要拿衝鋒槍把他們突突了!”

一旁,霍去病已經咬牙切齒,氣得不行了。

嶽爺的事情已經讓他恨極了南宋這個狗朝代,現在辛棄疾的遭遇更是他憤然!

“今年春晚,非得再把趙構和辛棄疾時期的昏君權相拎出來打,我要一拳一拳硬生生把他打死!”

霍去病拳頭捏的哢嚓作響。

項羽同樣義憤填膺:“我要用破城戟把他們剁成肉泥!”

太宗皇帝:“再加上孔夫子和墨翟,帝辛、成吉思汗,先讓前兩位給他們來頓以德愛服人的教育,再由我們打死他們!”

“要朕看,這段時間就該把他們拎過來揍幾頓!”

……

“我可,真是羨慕貞觀的武將啊。”

聽到辛棄疾這般說,太宗皇帝又得意起來,心想此處大唐得一票。

江逸鄭重說道:“這一生,辛苦先祖了。”

“唉,有什麼辛不辛苦,都是為了百姓。”

辛棄疾搖了搖頭:“若是能看到哪怕一絲的成效,我都死而無憾,可我窮儘半生,卻什麼都冇有實現。”

“靖康之恥後,北地被金人占領,我的祖父為家計所累,無法脫身南下,隻得帶著我們生活在金軍占領區。”

“為了家族的存亡,他不得不做金廷的朝散大夫、知開封府,可雖身處淪陷之地,他依然冇有忘記自己是宋人。”

“他想讓我成為宋朝大將,救家國百姓於水火,又因十分崇拜霍去病將軍,故為我取名為辛棄疾。”

辛棄疾回首過往,一麵時空之鏡生成,出現了他腦海中的所思、所想。wΑp

一座陡峭的山脈之中,一個明亮陽光的少年提劍,由東南向西北而上。

畫麵不斷快閃,少年相繼穿過闊葉林、油鬆林,在燕山之上縱情肆意奔跑。

他時而歡呼雀躍,時而劍眉一橫,時而跳躍跨過溪澗,時而大步登上山丘,又跨步一躍而下,好似跳躍的精靈一般瀟灑自在。

“祖父,我終於來到燕山了!”

少年來到燕山山巔,仗劍俯視天下:

“總有一天,我會成為像霍去病一樣的大將軍!”

“霍大將軍把匈奴人打得不敢南下,我要把金人打的落花流水,叫他們再不敢欺壓百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