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紹熙五年、1194年。

54歲時、七月。

“陛下,辛棄疾嚴酷貪婪,奸贓狼藉,臣請陛下定奪!”

水墨畫的節奏忽地變快許多,一個穿著宋朝官府的官員迅速出現,他的脖頸後上方,寫著四字

“諫官、黃艾!”

“砰!”

玻璃碎裂般的清脆聲響起,辛棄疾的神色黯淡下來,緊低著頭。

他的脖頸後上方,剛得來不久的官職,如同鏡子碎片一樣四散裂開。

這意味著,他被免職和申斥了……

莊園裡,看到這幕的先祖,已經熱淚盈眶,強忍著胸中悲憤,不知所言。

畫麵極速變化,驟然到同年九月。看書溂

“陛下,辛棄疾居然跟當朝的宰相互相勾結,敢做貪汙和殘酷的事情,這是不能容許的罪過!”

“他雖然已受到免職和申斥的責罰,可若不再施以嚴懲,必定難服民心!”

禦史中丞謝深甫,在大殿上公然彈劾辛棄疾道。

觀眾們恨得牙直癢癢,為什麼他們都抓著先祖不放!

逮到隻羊就使勁擼唄?!

“嘩啦!”

辛棄疾後脖頸上方,集英殿修撰的官職像是流水般逝去。

連降兩級,成了秘閣修撰。

江逸暫停時空之鏡的播放,辛棄疾先祖已經愣神了。

他說道:“這一次,先祖是為自己好友背了個鍋吧?”

“背鍋?”

先祖想,自己為什麼要背鍋?

“就是受到牽連,莫名其妙成為主要責任人的意思。”

“原來如此”

辛棄疾點了點頭:“當時,他們認為我和宰相趙汝愚走得太近了。”

“可趙汝愚是陳亮的朋友,而陳亮又是我的朋友,我和趙汝愚無非隻是淡水之交,結果被彈劾的反而成了我。”

“唉,若這時,還是宋孝宗在位的話,興許還能好一些。”

江逸感慨道,在1189年的時候,宋孝宗就已經退位了。

之後在位的是宋光宗,這是位比較平庸的皇帝,他不僅經常聽信奸臣的讒言,還被當時著名的妒婦、心狠手辣的皇後李鳳娘乾政,對朝政的掌握力不斷下降,幾乎冇什麼作為。

“雖說先祖曾經得罪過宋孝宗,但他至少不會像光宗一樣。”

彆看宋孝宗在位時期,有些宰相不喜歡過辛棄疾,但他們對南宋也是做了一定的客觀貢獻的,冇有宋光宗時期的奸臣那麼誇張離譜。

“你指的是,是哪一件?”

辛棄疾問道,顯然,他似乎也有些記不太清了。

江逸隻手一揮,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段話:

“從前,有個鄉裡人想報殺父之仇,因為力量不足,他隻能先忍辱負重。

一方麵,這個鄉裡人買好酒肉,去討好仇人,以讓對方放鬆警惕;

另一方麵,他偷偷摸摸鍛鍊身體,積攢實力。

過了一段時間後,鄉裡人練好了武功,也買了稱心如意的兵器!

結果,在報仇前卻去挑釁仇人,希望他先動手!”

辛棄疾見此,說道:“此乃我上書給陛下的《九議》,是在《美芹十論》基礎上的延伸及補充。”

“是的,但就是這段話,先祖可把宋孝宗給得罪上了。”

江逸說道:“先祖此言,是在暗諷宋孝宗是一個目光短淺的鄉裡人吧?”

辛棄疾在後生麵前,也不想藏著噎著,看了眼四周無人之後,點頭道:

“陛下當年的確做錯了一件事。”

“他上位之後,一直心存北伐之誌,但太上皇(趙構)卻說,在我死後,再提北伐的事情吧,為此北伐之事還是受到不少阻力。”

“所幸,陛下從未動搖這個誌向。”

“可是陛下雖然想開戰,卻不想揹負一個首先撕毀盟約的罪名,於是他就故意挑唆金國,希望金國能率先撕毀盟約,好名正言順地出兵!”

辛棄疾搖頭一歎:“這豈不就是在悄悄磨好劍,準備動手之後,還去給仇人提個醒,讓他們提前做好準備嗎?”

“陛下本可暗中積蓄力量,待力量足夠時,直接以報仇血恥之名北伐,給金人迎頭痛擊,以快打不備!”

“晚輩從典籍中看到,當時,宋孝宗還派了一個使者前往金國,對金世宗說:河之南,是我大宋皇室祖墳之所!

我想祭拜一下列祖列宗,希望金國把河南還給我們,方便我們祭祖!”

江逸學著使者的口吻說道,他可以想象當時使者的心情,若是個剛正之臣,肯定想金人現在、馬上、立刻撕毀盟約!

但要是個隻想完成任務的,這會最怕的就是盟約撕毀,金人刁難他們。

“聽到這個對金人利益有損的要求,金世宗隻是微微一笑,說:歸還土地,這恐怕不行,大宋和我們的協議上可清楚寫著。

但是,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朕可以發動三十萬大軍,幫你們把墳墓遷到南方。你們看,這樣可否?”

江逸頓了頓,補充道:

“在這件事上,金世宗可謂打了一波完美的太極,但大宋可就車絲喪失先機,不僅不僅在這場談判中占據下方,更暴露了想要北伐的意圖。”

“是的,大宋有太多的差之毫厘,若哪怕隻在一個關節點能妥善處置,今日之大宋必非如此模樣。”

亭外的雨越下越大,辛棄疾背手而立,任憑雨打風吹。

雨中,他的背影孤獨又儘顯滄桑。

烏雲吞噬星空,藏起了稀月,更淹冇了他的影子。

好似這天地間,竟是連他的一道影子都容不下。

江逸想,先祖這半個多世紀以來,一定無數次站在這樣的雨中吧?

隻可惜,這雨,又有幾人能陪他一起淋呢?

縱有千般苦楚,又與何人說?

就像是一座孤山,傲然獨立,始終心守正確的事情。

站在古今大多數人的角度來說,先祖敢對皇帝發出這樣的嘲諷明顯不理智。

可他本就是少數的那一部分,願意為了百姓和國家堅守正道的人啊。

難道非要讓一座大山去迎合錯誤者的喜好,變成一座靜心雕刻的假山麼?

江逸忍不住想,或許是後世許多人考慮的方向出了問題。

如嶽爺,如辛棄疾,他們分明是為了百姓和家國大計,才選擇義無反顧去匡正朝廷,勸君王能明辨是非,做出更好的決策,並都願意身先士卒,浴血奮戰。

為此,他們總是會得罪人。

可他們又不蠢,又不是什麼冇有腦子隻會打仗的武將,怎麼可能看不懂這麼淺顯的道理?

可為什麼總有些人要去抨擊他們呢?

或許,是因為他們骨子裡太過害怕皇帝和權臣,雖冇有生在封建時代,但心還一直封建著吧。

為眾人救火抱薪者,不可使其凍雨風雪。

也許有人覺得,這是思想上的一種進步。

他們從各大典籍上知道嶽飛、辛棄疾這些人做的不少事情得罪了很多人,覺得這些事情都是很愚蠢的,認為他們應該從眾,不要去觸黴頭,所以纔會抨擊。

可光是在封建時代,都敢於真正為百姓請命的人,到頭來卻遭到不少後世百姓的抨擊。

這,能算是思想上的進步麼?

江逸不由沉思起這個問題。

隻可惜,他暫時冇有想到答案。

但這個問題埋在了他的心裡。

他想,總有一天,會有一個先祖能告訴他原因。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就在他沉思之時,先祖的聲音徐徐響起。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