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江逸見先祖唸完第一句就不唸了,便靠上前,郎朗誦道: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

一聽後生唸了,辛棄疾眼眸一亮,放光地看向江逸,跟他一起道: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江逸見狀,就把自己的聲音壓得很低,隻充當一個牽引的作用,讓先祖儘情地吟誦出這首詩。

他可不認為,自己乾了段時間主持,讀出來的詞能比先祖本人誦的還好。ka

shu五

見先祖徹底投入之後,他就越發降低聲音,到後來直接無聲劃水。

反觀辛棄疾先祖代入進去後,聲音越發抑揚頓挫,渾身上下瞬間多了些中氣,隻是整個語調都透露著憂思和無奈。

他像第一次登臨北固亭那般,想起了孫仲謀和劉裕。

曆經千古的江山,再也難找到像孫權那樣的英雄。

當年的舞榭歌台還在,英雄人物卻隨著歲月的流逝早已不複存在。

斜陽照著長滿草樹的普通小巷,人們說那是當年劉裕曾經住過的地方。

回想當年,他領軍北伐、收複失地的時候是何等威猛。

然而劉裕的兒子劉義隆好大喜功,倉促北伐,卻反而讓北魏太武帝拓跋燾乘機揮師南下,兵抵長江北岸而返,遭到對手的重創!

曾經,自己隻是老之將至,現在卻已兩鬢白髮。

嶽爺的“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如同重錘般敲打在自己心中。

可他已經儘力了啊,不管朝廷給他個什麼職務,他都會力所能及的做到最好,爭取能讓朝廷看到自己的付出。

隻是,到了現在,朝廷又怎麼可能再用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呢?

一念及此,辛棄疾不禁仰天歎息: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他的話音響徹雨夜,大雨好似尖銳的石子般砸在他的身上。

他閉上眼,又再次睜開,周圍的世界茫茫一片,就像他的人生再無方向。看書喇

忽然之間,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立即定神看向江逸,打算喚個下人拿傘過來,不要淋著了後生。

可二者眼神交彙的瞬間,他從江逸的眼神中,看到了一股出奇的自信。

任憑雨下得再大,他也冇有退回亭子,而是默默地站在他麵前,把身子挺得筆直,好似一杆標槍挺立。

青絲,他的頭上,唯有青絲無白髮!ia

今天的他,不就是昨日的自己嗎?

辛棄疾不由如此想著。

江逸和他隔著半米的距離,一青一老,看著距離很近,又似是十分遙遠。

二者兩兩相望,共同吟完了這麼一首:《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聲音冠絕古今,無數觀眾的耳邊餘音繞梁。

他們,一個似乎看到了曾經,一個似乎,看到了未來。

多年以後,江逸和許多年輕的觀眾也會和先祖一樣,長滿白髮。

而正值白髮的先祖,何嘗不是當初的青絲少年?

江逸衝著他,伸開雙手,合掌抱拳,躬身一拜,以今敬古。

先祖神色鄭重地等他行完禮,問道:“後生,你怎會這首詞?”

江逸鄭重道:“先祖,不僅僅是晚輩,後世的數以千萬計的讀書人,都背過您的這首詞。”

“背詞?”

辛棄疾詫異道:“背詞作甚?”

“很多詩詞,不過是我即興抒懷之作,你們為何要背?”

一聽到這問題,華夏觀眾頓時喜笑開顏。

“看到了冇,先祖都說不用背!”

“先祖這可是您親自說的啊,我們要是不會背您這首詞的話,您可千萬不要怪我們啊!”

江逸說道:“後世背詩詞,就像是先祖看古代的典籍一般,孜孜不倦。”

“哈哈,江神你敢不敢再誇張一點,我怎麼冇看出來自己孜孜不倦了?”

“樓上你懂點事情好吧,難道江神能當著先祖的麵說:啊,先祖,我們都是迫不得已才背您的詩的?”

“嗯嗯有道理,到底是我年輕了啊,江神你要是被威脅了就眨眨眼!”

觀眾們一下子就樂了,這不是在逢後世說後世話,逢先祖說先祖話嘛。

果然,聊天的最高境界,是讓對方開心。

一些外域人聽到這詩詞,除了一頭霧水彆無所獲。

但看江逸和辛棄疾朗誦起來如此上口,再配上這雨夜氣氛,竟是有一種即便聽不懂,也讓人倍感肆意的感覺。

他們第一次覺得,自己不懂那個什麼封狼居胥,什麼元嘉草草,竟是如鯁在喉,若有所失,不搞明白總感覺有些膈應。

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們走在大街上,偶然聽到了一首很好聽的英文歌,可就是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該怎麼打出這個單詞一樣難受。

“有冇有哪位學過中文的同胞,可以詳細告訴我一下這首詞的意思和背景不?”

不少外域人用英文彼此詢問起來,第一次發現自己像是個文盲似的,明明看到了很不錯的意境,也能夠被聲音代入進去,看得懂畫中人為何滿麵惆悵,卻硬生生不知道內在的意思。

“唉,看得我都想學中文了,這個民族到底有著怎樣的魅力?”

“我覺得這些詩詞不亞於許多的現代詩人,可是我們看不懂……”

“我之前在華夏看到過這首詩,我也試著用中文讀過它,可我絲毫冇有感覺到其中意境,大概是我不知道它的背景吧!”

“現在我知道之後,再從節目裡聽到,再去讀,發現這裡麵真的有許多我當初錯過的精華!”

一個曾經在華夏學習過中文的外國人,激動地敲擊著彈幕:

“我現在才知道,江逸為什麼說華夏不僅僅有秦皇漢武,更有詩詞歌舞、錦繡文章了!”

“若是真正瞭解了這些,我想每個人都會被華夏先祖的誌向和情操感染,光是看這些詩詞,我們就能看到一個時代的景象!”

這一刻,越來越多的人,打開了想要瞭解華夏詩詞文化的大門。

他們原本以為,這些詩詞加起來,充其量最多幾百首就完事了。

但在後來,他們越瞭解越覺得不計其數,乾脆查了查具體數字……

宋詞作品存世約:20,000首……

唐詩作品存世約:五萬五千七百三十首!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