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辛棄疾就像是教官一樣,爆發出從對話開始以來最冷冽的神情。

可他剛問完,心底瞬間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他怔怔的愣住,眼神十分複雜的看著江逸,從最開始的盯,逐漸化作注視。

江逸剛想回答他,可見到他這副反應,一時之間,也不想打擾。

心念一動,時空之鏡上,浮現出了辛棄疾此時所想的一幕。

廣袤的山地平原之中,夏風如火,烈陽當空。

一支滿頭大汗的隊5正在訓練,或不斷步戰對抗,或騎於馬上相互突擊。

一眼望去,步兵約莫兩千,馬兵約莫五百,即便隻有兩千五百多人,可那奔騰、爆喝、拚殺的氣勢,竟像是有近萬兵力一般。

訓練有素的軍隊集結,和眼前的辛棄疾先祖有著相同五官,但看起來年輕許多的將領站了出來。

那一年,他年已四十,終於再度穿上戰鎧,站在千軍之間,威風凜凜。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能在四十歲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經算是不錯。

可他,是二十多歲就敢帶50騎兵闖五萬敵營的男兒啊。

不過,這也不要緊了,對他來說,隻要能夠帶兵,就好……

江逸這才明白,原來先祖,是想起創建飛虎軍的歲月了。

見那幅畫麵逐漸消失,先祖的眼眸開始回神,江逸鄭重說道:

“先祖教訓的是,是晚輩忘戰了。”

“華夏目前冇有戰爭,但以後,未必。”

他的回答變得十分嚴瑾,心知先祖說的很對。

戰爭不會消失,隻會在醞釀或隨時爆發的路上,因此華夏兒女絕不能忘戰,必須居安思危,否則等它來了再準備,就什麼都晚了。

辛棄疾欣慰的點頭:“你們能這樣想,極好。”

“永遠不能忘了強軍強將,大宋就是過於重文輕武,才導致許多文官有恃無恐、恃寵而驕,生怕武將得了功勞,威脅到他們的地位。”

“武將也因此,大多鬱鬱不得誌,打輸要受到嚴厲的責罰,打贏又得提防在朝中的文臣和陛下猜忌,凡是出征,無不備受掣肘。”

“而放開打,能打贏的人,通常難得善終……”

辛棄疾越說,越是為許多武將鳴不平,他們明明是在前線為了國家拚命,是最該受到關照的。

可南宋的大多文官隻知道在朝廷裡提提筆,動動嘴,動不動就是彈劾、彈劾!

好像隻要彈劾了打勝仗的武將,就是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一樣!

這方麵,趙構開了南宋的壞頭。

“請先祖放心,後世永遠不會忘記這點,必定強軍強將。”

江逸謹言道。

辛棄疾這才放下心來,想起剛纔提到的幫陳亮背鍋,笑著說道:

“說起陳同甫,我倒是想起他當年和我的鵝湖之會。”

江逸暗暗鬆了口氣,先祖總算是開始想開心的事情了!

“那時我正臥病在床,陳亮不顧鵝毛大雪,赴約與我相見!”

“我和他瓢泉共酌,鵝湖同遊,長歌相答,極論世事,逗留彌旬乃彆,人們把這次會晤稱為第二次鵝湖之會。”

“這,豈不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等等!”

辛棄疾一下子,似乎又有了新的感悟,胸中像是有詞性大發之感。

他立即讓下人拿筆墨來,坐在亭子裡揮筆潦草寫下了一些內容。

江逸站在一旁靜悄悄的,可不敢有絲毫打擾,萬一打斷了他的靈感,那自己可就是詞中罪人了。

一念及此,他乾脆打開時空門去到半個時辰後。

辛棄疾寫完之後,這才發現少年不見了,詢問一番,得知無人看到有人出去,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他想必就是這樣來的吧。”ia

他望向還在下雨的夜空,微微一笑,可隨即,又悵然若失。

“都怪我又來了詞性,竟是怠慢了後世,也不知他還會來否?”

“唉……”

“後生,我還有很多想與你說的話,你還未告訴我,後世到底是怎樣一番光景。”

辛棄疾忽地想:“莫不是後世來此的時間有限製,因此不得不和我分離?”

“該死,我豈能如此浪費時間!”

他越想越懊悔,忽然之間,一道金光出現,周圍的侍女和仆從都停止行動。

剛纔消失的青年,再度出現在他麵前。

他趕忙上前,對江逸說道:“後生,是我怠慢了!”

“先祖無慮,晚輩時間尚夠。”

江逸撇了眼辛棄疾的草稿,心想這會正是論詞的好時候,就問:

“那先祖,我們現在是論詞,還是論世?”

“詞中自有萬千世,論詞和論世並無區彆。”辛棄疾斬釘截鐵。

“那,晚輩就鬥膽,和先祖論詞了?”

江逸建議道:“我們不妨,以詞論古今?”

“好,好!”

辛棄疾點頭道:“這倒是頗有新意,我曾和不少人爭論時局,但詞論古今還是第一次!”

“晚輩記得,先祖說的鵝湖之會一共有兩次。”

“其中第一次鵝湖之會,是我們華夏思想史上第一次著名的哲學辯論會,也正是因為這次會議,鵝湖成為了文化勝地,先祖經常到那休憩遊玩。”

辛棄疾抬眸回憶道:“是的,我還記得,當時朱熹的‘理學’和陸氏兄弟的‘心學’進行了激烈的辯論。”

“朱熹的理學強調格物致知,主張多讀書,多觀察事物,根據經驗,加以分析、綜合與歸納,然後得出結論。”kΑ

shu5la

“但陸氏兄弟則認為心即理,心明則萬事萬物的道理自然貫通,不必多讀書,也不必忙於考察外界事物,主張尊德性,養心神,認為讀書不是成為至賢的必由之路。”

“說到這,我倒是好奇,後世是如何想的?”

他巴不得馬上把後世的情況問個遍!

江逸鄭重答道:“後世主張……”

“讀萬卷書,行萬裡路!”

話音落下,古今觀眾耳畔,忽然由遠及近,響起了郎朗書聲……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