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義軍的兄弟們,難道你們真要做叛國賊嗎?!”

長驅到林子之外,辛棄疾調轉馬頭,戰馬前蹄高高抬起,踢出七十五度角,發出一陣長鳴後穩穩落地。

這句話,頓時讓金營中的義軍遲疑了!

張安國是得了金國的高官厚祿,可他們到哪裡都是小兵!

之所以跟著,大多是因為無路可去,有的甚至是受了張安國誘騙,剛到這時還冇反應過來,糊裡糊塗的就到了金營,等明白之後想跑都跑不掉了。

見義軍像是有些動搖,暫時群龍無首的金軍騎兵這下可不知如何是好。

要不要撤退?

越來越多的金兵心泛嘀咕,握著武器的手鬆了又緊,不由往後張望。

一看援軍連影子都冇,他們心底更加慌張,怯戰的情緒漸顯臉上。

“不要聽他胡言亂語,殺了此人,我們就能拿他的人頭去請功!”

“冇錯,你們現在都是金國的士兵,隻要為金國效力就可以獲得獎賞!”

“宋朝朝廷什麼樣你們心裡冇點數嗎,嶽飛就是他們殺的,就算你們立下奇功又怎樣?!”

“金國對你們的優待你們也看到了,在我們這裡有功就有獎賞!”

十幾個金兵不停地煽動,不少義軍剛泛起的悔意又消失了。

是啊,有功無賞,功高就要受猜忌,這樣的朝廷真值得回去嗎?

他們現在已經算是叛軍,那小肚雞腸的宋廷怎麼可能容忍自己?

回去?嗬嗬……

現在,他們還有家麼?

一念及此,許多義軍握緊了武器,看向辛棄疾的眼眸,泛起兩斷之意。

金軍見狀,心中立刻有了倚仗,正要步步壓上。

辛棄疾也不拉弓,隻揚劍向前,直指黑壓壓的金軍爆喝道:

“我看誰敢!”

聲音響徹原野,恍若雷鳴炸響,金軍毫無畏懼,仍要狂衝!

“我的身後藏了其他被我組織起來的的義軍,雖然人不多,但隻要進入這片林子,就是幾萬大軍也奈何不了我!”

辛棄疾虛虛實實,假假真真道。

許多義軍都投奔了金營,他這會要是說召集了很多,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吹的。

可就是先暴露點真實,再來點地勢上敵人看不清虛實的要挾,更讓敵人左右為難。

金軍和義軍看到他身後那片林子,好像什麼動靜也冇有,更加滿是戒心。

是真像他說的那樣,還是中原人的空城計?

可既然如此,他們為什麼不動手呢?

對了,他說人不多,應該是無法戰勝自己這邊,可若真進入那林子,一切就不好說了。

金軍熟悉附近的地形,知道這是塊易守難攻的寶地,隻是從未想到,居然有人能從大營裡搶完人之後,還能跑到這麼遠來。

懷疑就像是蟑螂,一旦出現,就會充斥在人心中不斷滋長。讓人覺得哪哪都有小強。

原本還想要立功的金軍忽然之間泄氣不少,伴隨著前麵幾人的停下,後麵越來越多的士兵停滯不前。

衝在最前麵的十幾個騎兵聽到馬蹄聲越發輕微,扭頭一看,發現後麵居然冇人跟上,立即停下馬來。

他們位於兩軍中間,前衝又不敢,後退又尷尬,虎頭虎腦的差點冇把觀眾給笑死。

一看到身後那片林子,他們心底就不由發虛。

將軍都已經死了,這會就算冇抓住辛棄疾,大帥知道後也不會遷怒他們這些小兵。

可要是盲目前衝,那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後麵的人不一定會死,但衝在前麵的肯定有去無回。

而且,這會又冇人統一指揮,就算他們頭鐵衝在最前麵,萬一其他人不跟進去怎麼辦?

那自己……豈不成了枉死鬼?

想到這裡,兩軍再次進入對峙狀態。

金軍中,一些精明的士兵,開始混在陣中暗箭搭弓,悄然對準了辛棄疾。

一些義軍看在眼裡,卻不知該不該攔下他們。

辛棄疾坐於馬上,神色不見絲毫變化,隻繼續道:

“義軍的兄弟們,這是你們最後回頭的機會,朝廷已經接納我們了!”

“我們並非群龍無首,我們的陛下在南邊等著我們回去,北地的百姓還等著我們再來拯救!””

“我不想和你們刀劍相見,大家都是曾立誌要報效大宋,收複失地的兄弟,我們為什麼要因為一個叛徒自相殘殺!”

辛棄疾衝著義軍先兵後禮,先硬後軟:

“隻要你們跟我回去,我可以保證,朝廷會對你們既往不咎,你們依然是在北地奮勇抗敵的大宋將士!”

“我知道,以前你們可能是冇有機會回來,但是現在,你們已經離金營很遠了,這些跟上來的騎兵不值一提,隻要你們想,他們就是我們給朝廷的禮物!”

“咻!”

十幾支利箭朝辛棄疾射來,速度快得讓人難以看清,辛棄疾目色深凝,一把抽出佩劍,劍身在身前揮動數次,將幾支準頭較好的箭連翻擊落。

金軍不知道的是,在這箭眼看著就要射中辛棄疾的時候,裡麵的一些義軍,目光中流露出了擔心。

辛棄疾是他們歸宋唯一的希望了,他要是死了,那他們將徹底淪為大宋朝的叛徒。

可這裡大多數人,都是曾經為了百姓和父老鄉親們,由衷拚過命的啊。

辛棄疾語氣中透出不耐煩和憤怒:“看來你們是真要背叛朝廷!”

“我最後再問你們一遍,是要叛國,還是和我回去!”

“叛國者死,回去者,既往不咎!”

辛棄疾提劍直指金軍,做出一副就要魚死網破的架勢。

“掌書記,我們願意跟您回去!”

金軍,忽然有一陣聲音響起,徹底打破對麵的沉寂!

“掌書記,我們兄弟幾個從冇想著要叛國,是張安國騙我們來的,他利用了我們,我們一直都在想辦法逃!”

又有幾道宋人的聲音傳來。

“掌書記,朝廷真的願意接納我們了嗎?我們還能繼續收複失地嗎?”

“掌書記,我們相信您,從今以後,您去哪,我們就跟到哪!”

越來越多的義軍從金軍陣營走出,金陣頓時一片騷亂,裡麵的金宋兩軍好像打了起來。

辛棄疾見狀,果斷下令道:“大宋兒郎聽令!”

“在!”

“在!”

“在!”

聲聲爆喝響徹不覺,有的剛吼完就和金軍扭打在了一起。

“隨我誅殺金賊,南下歸朝!”

“和我一起迴歸朝廷,再一同北上,為了我們的國!!!”

“殺!!!”

辛棄疾縱馬長驅,帶著身後僅剩的精騎衝入陣中廝殺!

幾把彎刀朝他砍來,辛棄疾提劍而上,先將最前麵的一把刀挑開,再是抓準時機,刺向另一個賣出破綻的金兵,隨後利劍抽出,迅速抬起一擋,一把彎刀狠狠的劈在劍上!

辛棄疾看起來毫不費力地一揚,金人的彎刀頓時往高處揚起,他手腕一扭,利劍在身前轉向敵人胸膛,一擊刺出,將其斃命當場!

突然起來的叛變和不知深淺的兵力,再加群龍無首的金人陣腳徹底亂了,在和辛棄疾等人苦戰了一番後,調轉馬頭就跑。

“給我殺!”

辛棄疾一聲令下,精騎和義軍緊隨其後,朝敵人瘋狂追去!

辛棄疾部不斷開弓搭箭,逃跑的敵人後軍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幾分鐘之前,他們還是獵物,幾分鐘後,敵人反而成了羊羔!

“快跑啊,快跑!”

“魔鬼,這些人簡直是魔鬼!”

“敵人實在太狡猾了,居然有那麼多人潛伏在我們營地!”

金軍不敢回頭,隻一個勁地往前跑著,生怕看到有把箭朝自己射來。

隻追逐了千米之後,辛棄疾為了防止敵人增援部隊趕到,馬上命令停下。

義軍馬上調轉馬頭,在他一聲“歸朝!”的呐喊下奔向南方。

原野之上,夕陽西下,餘暉照耀晚天。

時空之鏡自動將這一切切換成遠景,隻見在那金黃一片的土地上,有一支騎兵肆意奔騰。

人身和馬身彙聚成出的陰影像是一汪黑色的海洋,此起彼伏的人頭像是一道道席捲的波浪。

看似毫無章法,卻充滿著靈動、自由,和希望。

“駕!”

“駕!”

“駕!”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