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答我的問題。”

霍去病始終掌握主動。

此女子穿著一身橘貓眼的短襯,見霍去病和典藏華夏中出現的無異後,說道:“我是陳老的屬下,是來幫助你們的。”

“何以證明?”霍去病森然道。

小橘貓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說了幾句話後,把手機遞給了霍去病。

霍去病接過手機,電話裡傳來陳老的聲音:“霍小將軍,此人可信。”

“她的可信度,無異於古代之死士。”

霍去病聽後,這才放下手機,麵色好了些:“你來做什麼?”

“幫你們解決一些,技術性的問題。”

“先祖們雖然武力和謀略卓絕,江逸雖有特殊能力,但很多專業性的東西,都需要一個專業的人員處理。”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先祖們的保鏢,負責你們在各地的安全。”

小橘貓拿起一個橘色包,抬頭看了一眼莊園的格局,問道:

“我可以進去麼?霍先祖。”

霍去病讓開了路,小橘貓進去之後,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的先祖們,激動的情緒頓時湧上心頭,一時之間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麵對。

來的路上,她無數次幻想過見到先祖後自己的反應,不斷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要失態,可當秦皇漢武等人就在眼前,當這些人真的來自古代之時,就算是再冰冷的華夏後世,怕是也無法做到無動於衷。

呼吸,不由急促了些,來糙米潛藏了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有緊張的感覺。

霍去病走上前去,和先祖們介紹了一些小橘貓的來曆。

朱老祖撇頭看了一眼,對各位皇帝低語道:“這後生穿的也太暴露了。”

“哎,朱皇帝,對後世哪來這般要求。”

太宗皇帝擺了擺手道:“朕的大唐穿得比這還少的都有!”

“我們來的時候是秋冬春天,因此纔沒見過這樣的著裝,如今是夏天,你總不能要求後世和明女一樣裹著吧?”

“咱要求後世爭氣守德,愛國護家無口厚非,但要求他們和我們的著裝一致,豈非是咱這些老祖宗多管閒事?”

嚴格來說,小橘貓穿的在現代還真不算暴露。

短t和露出十分之七的褲子,在現代還是極為正常的。

曹操倒是看得頗為開心,雖然未問,然心裡還是不由好奇:

不知此女,婚配否?

“也是,倒是咱守舊了些……”

朱老祖想了想,最終還是同意了太宗皇帝的建議,笑著朝小橘貓擺了擺手:“姑娘啊,你過來吧,不必拘束,來……”

小橘貓戰戰兢兢地上前,眼底滿是秦皇漢武、唐宗明祖的模樣,恨不得把他們雕刻在腦子裡。

“那個……老孃……”

“不,不,後生拜見各位先祖!”

小橘貓緊張得下意識想要飆出口頭禪,心底恨不得朝自己的嘴巴來幾下。

先祖們神色微變,還在尋思她為何說出老孃二字,可咋想,都有些不明白啊。

莫非,和典藏華夏中,那些漁民的口頭禪“老子”一般,實為另一種自稱?

太宗皇帝眼眸一亮,彷彿發現了新大陸,趕忙拿筆記錄道:

【後生兒郎,有不少人,有自稱為‘老子’之習慣。

他們想必對老子李耳十分敬重,倒讓朕頗為羨慕李耳。

後世之女,亦有不少,有自稱為‘老孃’之習慣。

朕在思考,倘若老子代表李耳,那這老孃又代表了何方神聖?

莫非,是武媚娘?】

太宗皇帝寫著寫著,頓時就覺得明白了老孃二字的由來:

對,對,必是如此!

媚娘無愧為朕之才……兒……媳婦?

太宗皇帝越想,心底就越崩潰。

這到底該怎麼稱呼,煩死了!

“後生的這一期就快結束了,你若是早些來,還能與我們一同看。”

霍去病打圓場道。

“晚輩就是為這事來的,我們在糙米調查了查理家族許久,約爾傑的性格絕不會不戰而退。”

小橘貓一邊說,一邊打開了自己的包,各種“奇怪”的工具映入先祖們眼簾。

太宗皇帝拿起紙筆,好奇地湊了過來,隨時準備做記錄和工具的圖案畫下來。

漢武帝看他這麼卷,心底也很不是滋味,不由也想學學這招,可轉念一想,這豈不是自己模仿李世民的了?

按李世民這性子,不得在他那個什麼記事折裡記上一句,什麼漢武帝仰慕朕之手段,故亦學朕記事?

一念及此,漢武帝就打消了記這些的念頭,他真心疼以後新時空後世的考古人員,若真讓這記事折流傳下去,那些考古學家不得失心瘋?

小橘貓掏出探測儀器,對準彆墅每一個範圍內的地板和角落進行探測,先祖們雖然看不懂,但也紛紛讓開了一條路。

儀器上不斷閃爍著綠光,很快一樓就被排查完畢。

讓小橘貓有些無奈的是,她一邊拿著儀器往前走,太宗皇帝彎著腰,腦袋一邊又和儀器湊得緊緊,一副恨不得把它拆開研究的模樣。

太宗皇帝的求知慾有多高?

曆史上,這位皇帝就是因為喜歡王羲之的書法,剛上位不久就立誌要把王羲之的作品全部買光光。

按《敘書錄》中所述,李世民當時收集了王羲之的墨跡3000多幅,並將其裝訂成書卷,印上“貞觀”二字,這點乾隆倒和他有點像。

但太宗的學習不止是表麵功夫,他還拜了初唐四大家之一虞世南為師。

自從學習了虞世南的書法後,他的書法馬上就開始了突飛猛進的道路。

虞世南是智永的外甥,而智永是王羲之的七世孫,從這種傳承角度上說,這太宗皇帝還是二王的嫡係傳人。

就因為這般恐怖的求知慾,使得太宗皇帝,在初唐的書法上,成為僅次於唐初四大家的人物,還直接掀起了一股全唐的書法熱潮,定書法為國子監六學之一!

“後生,你何不教朕用用此物?”

太宗皇帝越看越手癢,實在是忍不了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