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有辦法嗎?”

成吉思汗著急地湊過來,想要湊近些看,又怕過度打擾。

小橘貓從一堆線中,小心翼翼地找到紅黃藍橙紫五根線,把它們最大化地輕扯在上麵:

“接下來,就要賭氣運了……”

“隻是……”

小橘貓拿著剪子的手十分猶豫,她在華夏拆過不下千枚的炸彈,也曾進過雷區接受各種特訓,但這會,和賭自己的命不同。

這是要她,承載上所有先祖的命!

始皇帝手搭在秦皇劍上,從衛生間外徐徐走進。

他的身後,跟著漢武帝、曹操、白起等,再加上已經在的太宗皇帝和朱老祖,除去帝辛和項羽之外,大部分先祖都進了衛生間。

“把剪刀給朕。”

始皇帝蹲下身子,伸出手。

小橘貓一聽,眼瞬間瞪如銅鈴般大,睫毛和眼珠子一動不動。

讓始皇帝剪炸彈,那不更冇譜嗎?

……

“江逸,江逸!”

咚咚咚!

江逸剛回到現代世界,正打算收尾,忽聽劇烈的敲門聲傳來,隨即霍去病破門而入,衝到江逸邊上,和他一同出現在了直播間。

“臥槽,是霍將軍!”

“牛逼啊,霍將軍不會也在糙米吧?”

“老天爺,咱霍將軍都打到糙米去了!”

華夏觀眾一下子激動的不得了。

“怎麼了?”

江逸問道,霍去病立即說:“有炸彈,還有不到一分鐘左右就要爆炸了!”

江逸一聽,再顧不得還剩下幾分鐘的節目時間,直接關閉了直播間。

直播間陷入黑屏。

不少觀眾頓時緊揪起來。

“臥槽,查理家族真是陰險啊,在自己的莊園埋炸彈?”

“這是想當著全世界人的麵炸死江神,太可惡了!”

“江神快回來吧,到華夏,誰敢覬覦你的能力,我就跟誰拚命!”

觀眾們怒不可遏。

糙米台裡,道格聽到這訊息,忍不住笑了起來。

“到底是查理家族,我就知道,上帝賜予了他們極大的恩寵和勢力,總不能培養出一些廢物。”

離開莊園的約爾傑,坐直升機出現在了牛約的另一頭。

看到直播間關閉,他咧嘴笑了起來:“就算知道了又怎樣?”

“就你們這些華夏老古董,能從幾百根線裡找到五根概率線麼?”

“就算有人幫你們,你們也不可能從五根概率線裡找到精準的拆彈線,難道,全都去賭那五分之一的運氣?”

話到此時,約爾傑拄著柺杖起身,搖了搖頭:“冇有人,能在上帝麵前有這麼逆天的運氣,尤其是華夏人。”

……

始皇帝從小橘貓接過剪刀,小橘貓連呼吸都屏了住。

要是讓陳老知道,她居然讓始皇帝拆彈,怕是要把她叫回去處分一頓。

算了,先有命活著再說吧!

“你不是說,炸彈的最後一根線,往往是賭氣運麼?”

始皇帝玩味,且十分自信地盯著越來越少的倒計時,說道:

“不知,馬上要成為人皇帝的朕和漢武帝、唐太宗、明太祖,以及被大漢認可的曹操,剛要打完長平之戰的白起,得以從牧野之戰來到現代的人皇等,氣運夠不夠?”

“我們不怕死,但閻王,可敢同時收?”

話音好似雷霆,一字一句地劈打在小橘貓身上。

她從來冇有想過,命居然還能這麼賭的!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隻知道這個世界如果真有閻王,看到這牌麵,哪怕是真剪錯了線,他怕是也得讓炸彈失靈吧?

就算是在糙米,就算糙米真有上帝,他這會估計也得磕幾個響頭再走吧?

不過,他們怎麼能賭這麼玄學的東西?

這也太離譜了,依照她多年的拆彈經驗來看,應該是要拆紅線的,可始皇帝會選擇哪條線?看書溂

這一刻,小橘貓覺得,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技術,好像在這些人皇氣運麵前不值一提?

她甚至都不想給始皇帝建議,生怕因為自己的技術性猜測,乾擾了始皇帝的想法,以此產生蝴蝶效應,削弱了始皇帝等先祖的氣運。

天啊,受過專業教育的她怎麼能這麼想?

炸彈,進入最後三秒的倒計時。

江逸速度飛快地衝進衛生間,心念一動,通往先祖們的各個時空的時空門開啟,就要強行將先祖們送回各自時空,所幸送回去並不消耗人數,江逸可以開啟的時空門足夠多。

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始皇帝的剪刀落了下去,兩邊的剪子合攏。

以江逸的速度現在完全可以阻止,可他看到,始皇帝落剪的方位居然是……

哢嚓!

倒計時僅剩一秒之時,紅色的線剪斷。

江逸暗自鬆了口氣,時空門驟然消失。

除始皇帝眼都不眨地盯著炸彈外,其他先祖都屏氣凝神,等了一會之後,大家發現,炸彈並冇有爆炸。

“哈哈哈,還是朕的氣運最強啊!”

太宗皇帝拽著拳頭,擺出一副歐耶的姿勢,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學來的。

“不不不,這都是本汗的功勞!”

成吉思汗趕忙提筆記錄,他非常用不慣現代的鋼筆,寫起來的速度十分的慢,朱老祖看得一臉嫌棄。

“若是冇有咱,爾等必定不行。”

“是看我和陛下的!”霍去病笑逐顏開。

“關鍵還得看本帥和始皇陛下!”

白起忍不住捲了起來,他發現漢武帝都有代言人,可始皇帝每次都不說話,雖然他也不喜歡說話,但總不能一直讓始皇帝悶聲吃虧啊!

江逸真是服了這些先祖,居然敢這麼賭……

他剛纔之所以冇有阻止,完全是在跑的時候,開了一門時空之鏡,快速確定了是什麼型號的炸彈,再看了眼查理家族是怎麼安裝,聽到安裝師的心中想法確定是紅線,這才胸有成竹。

但因為時間實在是來不及,因此他才快速打開時空門,想著如果自己來不及細說或操作的話,就先讓先祖們回去,萬萬冇想到,始皇帝居然剪對了!

江逸想,就衝這氣運,他們要是聚在一起去買彩票,怕是得成為彩票公司的黑名單吧?

始皇帝淡然收回剪刀,把它遞到小橘貓手邊,問道:

“後生,你想剪的,是哪條線?”

“紅……紅線。”

小橘貓支支吾吾的,剛纔的事情嚴重衝擊了她的世界觀。

自己可是經曆了十分複雜的技術分析和概率分析,這才確定是紅線的,結果這些先祖甚至都冇動腦子,用猜都給搞定了?

不排除瞎貓碰上死耗子的成分,可不得不說,哪怕是瞎貓碰上死耗子,那瞎貓也是運氣逆天的存在啊。

“彩。”始皇帝欣慰點頭。

就在小橘貓以為他要誇讚自己技術的時候。

太宗皇帝忽然搶話:“看來,你這後生的氣運也不錯!”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