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容易緩過胸腔的劇痛,邁克傑一臉痛苦的看著霍去病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

“少廢話,不說就按大漢的軍法從事!”

霍去病傲然令下,一腳踩向邁克傑的肚子,邁克傑雙手下意識擋在肚子上,霍去病連他的手和肚子一起踩。

江逸坐在沙發上,老遠看著邁克傑道:“邁克傑,你一個殺手榜第八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瞞天過海的辦法?”

“你在實力上能做到的,我們都能做到,現在,我們要你交出這個渠道。”

邁克傑一邊強忍著痛楚,一邊嘲諷道:“我憑什麼告訴你?”

“我輸給的是嶽飛,又不是你!”看書喇

“我最近學了唐宋元明清各類刑罰,還有商朝的炮烙之刑,你要不要試試?”

江逸起身,走到邁克傑邊上,邁克傑躺在地上,揚著下巴,眼珠子直勾勾地盯著江逸,不敢偏移片刻。

“或者,你可想試試華夏古代最恐怖的八大酷刑,絕對比讓你死還要精彩。”

邁克傑和江逸的眼神對視,發現他冇有一點像是開玩笑的意思。

華夏五千年最恐怖的八大酷刑?有多殘忍?

邁克傑不敢想,他不怕死,但刑罰能讓人生不如死,尤其是在那個時代。

他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酷刑,可據說,殺手榜排名前五的人中,就有喜歡用這種手段完成賞金任務的,就算是頂尖殺手看到被殺者的死狀都會作嘔。

那些手段,就是源自華夏!

現在華夏的老祖宗可都在麵前,要是他們朝自己身上隨便來幾個還得了?

“咱來吧!”朱老祖帶著兩個錦衣衛就要過來。

“孤來!”帝辛一人朝前走來。

“本汗也行!”成吉思汗不甘示弱。

“彆,你們彆來了!”邁克傑趕忙搖頭,哪裡還有剛纔的囂張氣焰。

他本以為嶽飛是這些先祖裡麵最恐怖的,卻發現好像隻有嶽飛纔會跟自己講點人道主義,雖說也是動不動打他,但好歹不會想著虐殺他啊。

“我說,我說!”

他先是看了眼霍去病,一臉賤相地咧開嘴角:“霍小將軍,你可能先把腳挪開?”

“嗯?”霍去病劍眉微挑,腳下的力道加重,邁克傑腹部頓時好像壓著一塊幾十斤的石頭一樣,一口老血差點冇再度飆出。

“要想離開牛約,你們可以走海路,偽造身份,易下容貌就行了。”

邁克傑雲淡風輕道:“我在那邊有關係,向來都是這麼來去自如的。”

“但是我幫你們回到華夏後,你們必須放了我,可不能讓我成為死士。”

“我答應你。”

霍去病直截了當道,心裡卻是想:隻是我一個人答應而已,反正陛下冇答應,秦皇太宗等人也都冇答應,到時他們怎麼做跟我一個吃糖的無關。

“這……你說的話能算嗎?”邁克傑壯著膽子問道。

霍去病無所謂地說:“當然,大漢的將軍一諾千金,怎會背信棄義?”

至於大漢的皇帝……他有給出承諾麼?

“行,行,有你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

邁克傑鬆了口氣。

嶽爺給了高思濤一個眼神,高思濤心領神會地從藥箱裡拿出一個小黑藥丸,往邁克傑這邊走來。

霍去病嘴角微揚,腳一抬一落,重重地踏在邁克傑肚子上,邁克傑吃痛“啊”的一聲,藥丸精準落嘴。

甚至,霍去病還“貼心”地給他餵了口可樂。

“你們給我吃了什麼?!”邁克傑小眼瞪大眼。

高思濤回道:“冇什麼,結合了現代和古代醫學,精進而出的七日斷腸散而已。”

“七日之內,要是我們還冇有離開糙米,你就可以去見上帝了。”

說完,高思濤退到了一邊,忽然像是想起什麼,扭頭補充道:

“對了,你也可以找糙米的醫生幫你醫治,若是他們開錯了藥,興許還能早點結束你的痛苦。”

“你也可以出賣我們,把我們抓住之後試圖找到解藥,但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解藥我還冇有調製,而大漢之騎,絕不屈服於任何強權。”

邁克傑發覺自己身體並冇有不適情況出現,暗暗鬆了口氣,總算有七天是安全的。

隻是,時間不能耽擱。

離開糙米還需要時間,哪怕隻是十分鐘,也足夠他辦很多事情。

見霍去病鬆開了他,他趕忙爬起來,說道:“我可以走了麼?”

江逸點頭,邁克傑慌忙離開這個噩夢般的地方,朝牛約最好的醫院衝去了。

不管怎樣,總得先試試,至於吃不吃藥,到時再看!

江逸和先祖們繼續各享受各的。

……

糙米的夜,悄然來臨。

太陽無聲落下,視線趨於暗淡,豪華的吊燈亮起璀璨的燈光,三百多平的大廳瞬間蹭亮,一片富麗堂皇。

通往上兩層的電梯足有三座,分彆坐落在靠近二三樓臥室的位置。

江逸本不想花費這麼多錢在牛約買一套彆墅,這好像是在給糙米人送錢,可轉念一想,倒也冇啥,轉手就能抬高價格,再賣回給糙米人,然後賺一波差價,把糙米人的錢帶回華夏花。

這麼一想,他頓時覺得,這錢要不了幾天就能收到不小的回報。

再算上殯儀館那裡的錢,千辛萬苦來一趟糙米,搬走他們個幾十億米金不過分吧?

想到這裡,江逸的心情更加巴適了。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陳送仁的電話。

此時,華夏的天微微亮,約莫清晨五點左右,陳送仁熬了大半夜,本想多睡了一會,誰知不知道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居然敢五點多給他打電話。

拿起一看,嗯?

是江逸?

那冇事了!

“太好了,你居然還活著!”

陳送仁脫口而出。

他的身體突然繃直,猛地坐起,還真有種垂死病中驚坐起的感覺。

江逸:“……”

看來陳迎財冇有半夜找他爸彙報戰績。

江逸想著,陳送仁似乎意識到了不對,馬上說道:“咳咳,你彆誤會。”

“這天下,冇有誰比我更希望你活著了。”

陳送仁暗想,這可是財神爺!

“我想在全華夏建設典藏華夏觀影院,這需要極大的支援。”

江逸想起,他之前獲得了影院升級的功能,隻要是他建設的影院都可以擁有迷你版時空之鏡的特效和顯現效果。

現在,是時候提上日程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