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將軍不知道的是,一個皇帝能覺得自己在愛情上幸福,是多麼的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這個皇帝和皇後,還冇有禍國。

都說後宮佳麗多,可那些佳麗,有多少人能對皇帝有真情?

要麼是為了爭權奪利,要麼是為了母家的榮耀勾心鬥角,就連對皇帝的感情,都是帶著各種前提和目的性。

可長孫無垢對太宗皇帝,卻是如馬皇後對朱元璋一樣,不夾雜私心,不會因為怕皇帝不高興就不敢勸諫……

太宗皇帝仰著頭,一個人走到了陽台。

當年,他征戰四方,先後討平薛舉父子、劉武周、宋金剛、竇建德和王世充,,於武德四年受封天策上將,位在王公之上,可謂功高震主,再無可封。

打到一個國家,不得不以他的功績單獨創造一個王公之上的官職,是何等的榮耀?

而那一年,他才23歲。

平定洛陽後,他拒絕了奉命前來有非分之請的貴妃等人,自己的部屬也多次和後宮親屬產生摩擦,可以說秦府和後宮的關係差得不得了。

反觀太子、齊王,倒是和後宮妃嬪時常往來,經常聯合在高祖麵前讒害他。

眼見多次在外浴血征戰的丈夫與父皇疏遠,又為太子、齊王所嫉,當時年僅二十歲的秦王妃長孫無垢直接出麵緩和矛盾。

她常常出入宮中,孝順高祖李淵,同後宮妃嬪交往,這才彌補了不少丈夫與父皇的嫌隙,在後宮中為丈夫存留助力。

在他還冇當皇帝,和東宮矛盾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麵時,她聯合胞兄長孫無忌,給予了他無條件的支援。

在他當了皇帝之後,為了防止母家權勢過甚,她又說服胞兄長孫無忌讓位。

宰相之職就在眼前,多少人夢寐以求,在朝中有個強大的靠山,是多少皇後和妃子夢寐以求的?

但就是這樣一位賢後,比起自己家族的榮耀,她更害怕自己的胞兄因為權勢過重,生怕外戚專權的局麵發生,不利於大唐發展,因此堅持讓胞兄不要坐這個職位!

最終,在太宗恩準下,長孫無忌就這樣放棄了從龍之功,得以閒職高薪,退避宰執之位。

在當皇後時,她也不恃寵而驕,反而利用自身對他的影響力,來護慰朝廷賢良,匡正他的過失。看書溂

就拿魏征那些敢於直言,在國家大事方麵絲毫不看他臉色的臣子來說,要不是她庇護著,怕是有十個腦袋都得落地。

另一方麵,她還不斷地提醒著他要行仁政,以女性特有的力量在男權至上的封建社會發揮著獨特的作用,為初唐的政治局麵帶來了十分積極的影響。

可惜,長孫皇後最終還是死於氣疾,即便在這個時代,也難以根治。

更讓太宗皇帝憂慮的是,現在寶貝女兒麗質似乎也出現了這樣的疾病,時不時也會忍不住在自己麵前咳嗽。

他已經在三十多時失去了最最寶貴的妻子,不能再在四十多歲再失去最愛的女兒。

可曆史上的他,就這樣一位,不斷失去的皇帝。

包括他自己,也隻活了51歲。

“麗質,父皇要如何才能救你?”

太宗皇帝仰頭,一輪孤月照亮他的臉頰,充斥著孤獨和無奈。

“太宗皇帝”

江逸從屋內走出,來到他身後,輕聲喊道。

“朕的女兒,活了多久?”

太宗皇帝沉吟許久,開口道。

他不用細說,大概任何一個現代人,都能猜到他會問的是哪一個女兒。

隻是,江逸不解,難道太宗皇帝冇有看過長樂公主的曆史嗎?kΑ

shu伍.ξa

“朕知道你在想什麼。”

太宗皇帝歎氣道:“朕不敢看。”

“即便朕所處的時空軌跡已經發生改變,卻無法改變女兒的疾病。”

“她已經隱隱有發作之兆了,這些年,朕令人遍尋海內,卻始終未能找到醫治氣疾之方,在現代,朕甚至都無法看到你們有關氣疾治療的明確記載。”

“告訴朕……”

太宗皇帝嘴唇微顫,喉結湧動,十分遲疑和忐忑。

最終,他不得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問道:“她……還有多久?”

江逸沉默片刻,低聲道:“史實記載,長樂公主享年二十三歲。”

太宗皇帝身子明顯一顫,抓著陽台欄杆的手猛地發力!

手背上的青筋暴起,額頭上的筋脈瞬間顯而易見,他整個人一下子彷彿老了許久,骨子裡的那股勁像是泄了大半!

“冇多久了,冇多久了……”

他不知所言,隻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

江逸建議道:“太宗皇帝,氣疾的確難以根治,但以現代的醫學手段,還是可以續命的。”

“晚輩可以問一些現代名醫,看是否能找出對症之方。”

“這樣的話,您在回去的時候,就可以帶給長樂公主吃了。”

“當真?”

“當然。”江逸點頭道。

太宗皇帝雙手狠狠地搭上他的肩膀,大喜過望道:“江逸,若是你真能做到,朕給你在大唐加官進爵!”

“以後你要是在現代待不下去了,朕給你一個州讓你管!”

“嗬嗬,太宗皇帝好大的口氣啊,這是要跟咱搶人?”

朱老祖不知何時,從哪裡冒了出來。

江逸察覺到,他一直就在身後不遠處,隻是太宗皇帝精神實在太過緊繃了,以至於冇有注意這些。

轉過身,江逸細緻入微地察覺到,朱老祖的眼眶微紅。

看來,他猜到了太宗皇帝為何會這樣,也知道,長孫皇後死了,隻有李麗質是最像她的公主了。

就像在馬皇後死後,朱標就是他,最後一道心理防線。

他聽到李麗質還能救,打心底為太宗皇帝開心,但又不想太宗皇帝再次沉浸悲傷,就又發起了內卷模式。

可冇還等他和太宗皇帝鬥上幾句呢,餘光忽然瞟到落地窗裡有個人鬼鬼祟祟的像是在看什麼,手裡還拿著紙筆。

十分氣憤和著急的轉過身去,朱老祖火冒三丈:

“鐵木真,你抄咱的遺詔做什麼,有本事自己寫去!”

……

ps:連更三百天,感謝諸君陪伴,撒花~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