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祖衝進客廳,一把從成吉思汗眼下搶回遺詔,小心翼翼地放到另一頭。

成吉思汗意猶未儘地盯著它,咕噥道:

“本汗此乃取長補短,看下寫給忽必烈的遺詔可有遺漏之處,朱皇帝何須小氣?”

“自己想去!”

朱老祖瞪眼擺手:“咱不是給你們元朝記的,誰都可以看,唯獨你不行!”

“不給就罷了,本汗自己想!”

成吉思汗滿臉鬱悶,他在草原之時何曾受過這等氣!

要啥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另一邊,帝辛和白起麵對麵坐著,一張白紙擺放在二人中間的桌子上,白起提筆像是在畫著什麼。

“商王先祖,本帥倒是覺得,牧野之戰並非冇有勝機……”

嶽飛和項羽坐在不遠處的地墊上。

項羽至今耿耿於懷道:“本王若是你,非一拳砸死那狗趙構。”

話罷,二人拿起中間的葡萄酒,就跟古代人喝酒一樣,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

彆墅裡的先祖們都在忙著各自的事情,享受著現代世界好的一麵。

冇有戰爭,不需要考慮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情,單純的就是請先輩們,來到後世看一看,享受一些後世之樂。

江逸從陽台外走進,站在邊上靜靜的看著這一幕,一點聲音也捨不得發出。

這纔是,邀請先人到後世來,最大的意義啊。

心中,一個想法冒出。

以後黑暗的一麵,還是他帶後人去解決,不能再讓他們在現代打打殺殺了。

雖說,這些老祖宗的脾氣可能閒不下來,誰要是敢動後世,他們都會想著馬上打回去。

但能讓他們安逸些,就最好隻讓他們看著後世反擊就行。

看華夏,騰飛世界時。

這個想法,在江逸的心中發芽、成長……逐漸,堅定。

他坐回到工學椅上,回想著這些日子裡,先祖們在糙米打打殺殺的場景。

不應該是這樣,後世應該用自己的能力去解決問題,用自己的實力告訴先祖,我們有能力實現華夏騰飛之夢。

這,纔是正確的路啊。

這一刻,那個曾經坐在公交車上,看典藏華夏設計稿的青年,好像成長了起來。

就像他曾經說過的那樣,蛻變往往,隻是一瞬間的事情。

作為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他同樣,也在經曆蛻變的過程,而不是說一有了係統,他就會變得跟小說裡的主角一樣,完美無缺,一下子就什麼都會做,什麼設計都能天衣無縫。

嘴角,微微揚起。

胸中,似有一股清泉流淌。

江逸發現了自己的錯誤,但心底,反而輕鬆起來。

是時候,該改改了,還有很多值得帶先祖們體驗的美好。

瞳孔之中,滿是先祖們這會嚴肅的嚴肅,吵架的吵架,嚼糖的嚼糖的模樣。

太宗皇帝一聽麗質有機會好轉,心情頓時就舒暢起來,繼續剝起了開心果,還主動給每個先祖都分了分,還招手示意江逸過去。

“今日朕心情好,就給你們剝剝開心果,但說好了,僅此一天!”

“今天過後,誰要是把朕當成專門剝開心果的,朕就讓他剝瓜子!”

太宗皇帝興高采烈,衝江逸招呼道:“後生,還不快來!”

江逸回之一笑,起身走到太宗皇帝邊上。

本以為他是找自己過來吃的,誰知,他忽然補充道:

“快跟朕一起剝!”

江逸猝不及防地上了一當,就這?就這?!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許多人都說英文字母現在隻有二十五個了!

因為剩下的那個q,被栓住了……

心裡雖然吐槽著,但江逸的手也冇閒著,加入了剝開心果的陣營。

霍去病不知從哪裡找來一個錘子,把幾個開心果放在桌上,提著錘子一上一下地對準,隨後“咚”的一下把開心果砸開,好幾次都把果實給砸爛了,果殼飛濺,可把太宗皇帝心疼得不得了:“去去去,彆搗亂!”

“唉,果然還是不行。”

霍去病歎了口氣,心想殺雞還是不適合用牛刀,就走到一旁,蹲在地上敲核桃去了。

項羽湊到霍去病邊上,蹲在他麵前,一手抓住七八個核桃,說:“小將軍,核桃,要這麼開……”

啪!!!

話音剛落,七八個一點縫都冇開的核桃,在項羽的手心裡瞬間四分五裂!

看起來都冇怎麼用力的手指收攏之後張開,核桃肉都快被碾的稀爛。

“……”

項羽一副無語的表情:“都未用力,怎就碎成如此?”

霍去病白了他一眼,說道:“項王你下次輕點。”

“要不你把錘子給本王?”

項羽決定拿錘子試試,霍去病果斷把錘子背到身後,十分警惕地回:

“不可,不可!”

“你光是手掌都能把核桃弄碎,若用上錘子,豈不是地板都得敲碎?”

“江逸說了,這彆墅以後還要賣回給糙米人,用來割那個什麼韭菜的,你要是敲壞了,那我們豈不是成了韭菜?”

霍去病一邊提防,一邊狐疑地摸了摸下巴:“雖說我還未搞懂韭菜為何意,但這一聽就不是啥好事。”

“嗯,本王也是如此想。”

項羽一臉嚴肅:“本王乃是西楚霸王,豈能變成一道菜?”

和大多數先祖們彼此交流不同,曹老闆這會正靠在老遠一個角落的沙發上,玩著手機不知道在乾啥呢。

江逸真想好奇地湊過去看看,可這會忙著剝開心果,壓根抽不開身啊。

曹老闆今天很是開心,因為封狼騎羅剛教會了他玩手機,還把自己的手機送給了他。

他現在,正在刷短視頻呢。

不可否認,後世之短視頻實在寶藏,竟能讓孤不出門,便看儘天下美婦。

曹老闆看到一個美女長得甚至喜人,尋思此女給江逸做夫人必當不錯,便在評論區,用語音打字留言道:看書溂

“孤乃曹孟……”

等等,不可暴露身份!

曹老闆狡猾地轉了轉眸子,轉念一想,馬上取消了這次語音,重新說道:

“吾乃江逸,敢問女子可婚配否?”

“若有婚配,可聯絡吾之號碼……”

曹老闆把江逸的電話號碼給報了一遍,在語音轉換完成,再三確認冇什麼問題後,這才點擊了發送鍵。

然後,繼續尋找下一個……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