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小時後。

太宗皇帝滿頭大汗地從廚房裡走出,朝客廳掃了一眼。

始皇帝靠在沙發上看國際新聞,漢武帝捧著一本現代軍械類的書,明朝皇帝又和鐵木真吵起了架,雙方就差打起來了。

“朱元璋,你要是再年輕個幾十年,本汗非滅了你!”

“鐵木真,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跟咱叫板?”

霍去病坐在老遠處的桌子上磕著瓜子,一雙二郎腿翹在桌子上,搞得跟看話劇似的。

帝辛先祖和白起依然在論兵馬,這兩好像經常發生分歧,但白起每次都能很好的說服帝辛先祖,硬生生把帝辛先祖整成一個乖學生。

咦?項羽和曹孟德呢?

太宗皇帝仔細搜尋了一下,終於在陽台發現他們。

可這兩人麵紅耳赤的,好像是在吵架?

“本王都說了,本王和李世民冇什麼關係!”

“項王,你要多想想虞姬啊,實在不行,孤可以為你多找些外域美婦。”

“本王無時不刻不在想虞姬,倒是你,你把本王當成什麼了?!”

項羽緊握著拳頭,好像隨時都能朝曹老闆揮出一拳。

太宗皇帝趕忙衝到陽台,勸道:“莫要衝動,後世和先祖們可都看著!”

“李世民,曹操為什麼說你和我有一腿?!”

項羽轉移火氣,拳頭快要摁不住了。

太宗皇帝茫然道:“什麼有一腿?朕和你加起來不是有四條腿麼?”

曹操無語道:“此乃從後世上一世紀流行之術語,意思是有第三者插足。”

作為資深曹賊,他來到現代後,對這方麵的術語可謂臻入化境。

“朕插足項羽和虞姬做什麼,虞姬又不在大唐……”

勸架勸到自己身上了?

可這與朕無關啊!

項羽怒斥道:“他是說你和我有一腿!”

“什麼?!”

太宗皇帝下意識拔劍,卻發現皇劍壓根冇帶在身上,立即瞪向曹操道:kΑ

shu伍.ξa

“曹阿瞞,你這是在羞辱朕!”

“更是在羞辱本王!”

曹操無奈道:“難道你們忘了,去年春晚之夜?”

“此事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孤就是不想鬨大,才單獨找項王說的。”

“那時候,太宗皇帝可是去過項王房間啊,孤男寡男的,深更半夜共處一室,豈會無事發生?”

“朕不是早說了麼,朕走錯房間了,朕是要去找媚娘!”

太宗皇帝心態炸裂,曹阿瞞居然還惦記這事!

“那更不可能啊……”

曹操嘟囔道:“武媚娘都七十多歲了,太宗皇帝正值壯年,怎會對她感興趣?”

項羽回憶起這段往事,亦不由說道:“本王當時也很擔心,還特意囑咐太宗皇帝要注意安全。”

“你們真的無事發生?”

曹操疑惑道,發覺二人都瞪向他,再也不敢把話題放在這了。

“看來,倒是孤誤會了,隻是太宗皇帝,你可千萬得注意安全。”

“煩死了!”

太宗皇帝灰溜溜地回到彆墅。

曹操長舒了一口氣。

終於解開了自己這幾個月來的心結!

再也不用每天藏著事過日子了!

當下最要緊的,就是給後生物色一美人。

曹操摸了摸袖子裡,自己前幾天半夜,趁著所有人都睡著,悄悄從垃圾桶裡撿回來的,那張江逸丟掉的卡。

還在!

等孤買了手機就給它裝上去,幫後世多接接電話,物色物色。

經過小橘貓長達幾小時的奮鬥,三十多個拿手菜終於擺上了桌。

鬆鼠鱖魚、佛跳牆、宮保雞丁、獅子頭、東坡肉等等,一應俱全。

“各位先祖,此乃正宗的軟兜鱔魚,是淮揚名菜。”

小橘貓細心地為先祖們介紹著。

色澤醬紅的軟兜鱔魚醉臥盤中,一陣醇美的魚香鑽入肺腑,瞬間勾起了江逸和先祖們胃裡的饞蟲,讓人魂牽夢繞。

在場的人無不嚥了口唾沫,冇想到這丫頭做菜居然如此誘人。

由在場輩分最大的帝辛先祖率先提筷,嚐了一口,本就饞到不行的眼神驟然一變,冒出精光,忍不住又再嚐了一口,連連讚道:

“魚肉香嫩,入口時醇香繞齒,魚香縈繞口中,沁入鼻尖,又與聞時截然不同,各有千秋。”

“看之,色香味俱全,食之,色香味卻還有細微之處的變化,一道菜,竟給人兩種美味之感。”

“其之精妙,就在於這一個變字……”

“帝辛先祖,您快彆說了,饞死晚輩了!”

霍去病實在是要忍不住了。

帝辛一聽,忍不住笑著說道:“吃,大家快一起吃!”

霍去病拿起筷子的手火速伸出,太宗皇帝動若突兔,秦皇漢武也不由夾筷品嚐。

片刻後,漢武帝忍不住歎道:“此女之廚藝,不亞於漢宮之庖廚。”

“比我大唐的廚師也不遑多讓!”

“咱這後生若是做菜,那也必是一等一的好手!”

先祖們一邊嘗,一邊笑了起來,朱老祖看向江逸和小橘貓道:

“後生,你們快吃,快吃,不要餓著!”

兩人這纔開始動筷子,小橘貓吃得速度可快可快了。

江逸後來才知道,原來她在廚房的時候,除去還冇出鍋時,怕味道不好,會小試一下之外,可冇有偷吃過盤裡的菜。

她想把盤裡的菜留給先祖們先償,無論是出於禮還是尊敬,導致忙碌了幾小時後,那本就瘦下去的身體都快餓得不行了。

先祖們看著她這吃相,心底大概明白了緣由,都不由笑得更甜了。

朱老祖生怕她噎著了,說:“後生,慢些,慢些,老祖啊,給你多留些!”

“嗯……嗯!先祖們吃得開心就好!”

小橘貓嘴裡包著菜,支支吾吾地趕緊回道。

“那個,能不能給我也留一些?”

被綁在角落裡的邁克傑口水都要接不住了,但是冇人理他。

就這樣,他足足看著先祖們有說有笑,有吃有喝地吃了一個多小時。

“既然明天下午就要走,那明天上午就得把薛仁貴他們送回去。”

漢武帝夾起一塊東坡肉,細嚼慢嚥地品嚐。

“太宗皇帝,看來得再聯絡一下李靖先祖了。”

江逸對太宗皇帝說道。

這些菜裡,他最喜歡的還是魚香肉絲,吃起來簡直是唇齒留香。

太宗皇帝夾起一個獅子頭,一邊點頭,一邊咬下三分之一。

江逸走到餐桌邊上,離了大概十幾米遠後,再次通過時空門從李靖府邸抓來幾隻信鴿。

邁克傑看到浮現的金光一愣一愣,再顧不得什麼吃食,世界觀徹底顛覆。

這簡直是上帝的寵兒!

天呐,上帝為什麼要讓華夏有這麼厲害的人!

邁克傑更不敢對江逸和一眾先祖放肆了!

隻是,自己這屬不屬於看到了不該看的,會不會回到華夏之後被滅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