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祖們,你們快上來!”

江逸趕緊拋下繩子。

“後生,快拉朕上去!”

剛跳下水的太宗皇帝懵了,他剛纔正往海下麵遊,想看看海下麵有啥呢,結果倒好,老遠看到一大排牙齒和一個龐然大物。

太宗皇帝趕忙抓住繩子,江逸奮力往上拉。

始皇帝和漢武帝、帝辛等人也都相繼拋下其他繩索,想要把其他人撈上來。

小橘貓馬上讓船長降速,船長下達命令之後,八卦地衝了過來,正見到一頭鯊魚距離越來越近。

“後生,你拉快一點!”

江逸不斷加大力氣,這也就是他的百人斬能力肯定也加了力氣,否則還真不好拉:

“太宗皇帝,您真的該減肥了!”

“去病、鵬舉,你們先上去,本王掩護!”

說完,項羽拿著破城戟,就往鯊魚那邊遊去。

邁克傑和船長都看呆了,你居然管這叫掩護?!

霍去病和嶽飛一看,這麼大的玩意,他們肯定不能拋棄項羽,就果斷跟著項羽前遊。

太宗皇帝發自心底想參與,可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要真是自己比較胖,被鯊魚最先盯上了怎麼辦?

早知如此,朕就不跳這麼早了!

上來後的太宗皇帝一臉鬱悶。

眼看著鯊魚朝魚群這邊衝來,項羽剛想在水中發力,卻發現根本無處為支點,力從地起,可這會根本冇地!看書喇

但這,又豈能難倒西楚霸王?

就在鯊魚要快要襲擊到他的同時,他驟然停下,上半身浮在水麵,用雙手高抬破城戟,就要對著鯊魚的背轟去!

江逸本想提醒霸王儘量彆殺這魚的,可鯊魚都往這衝了,萬一自己這麼一提醒,讓先祖送了人頭咋整?看書溂

鯊魚要吃魚,冇錯。

先祖要吃魚……也很合理嘛!

錯就錯在,這又不是華夏的鯊魚,居然還敢跟先祖搶……

原本戟尖對準鯊魚的項羽扭轉戟杆,用杆身拍在鯊魚腦袋上,鯊魚腦袋肉眼可見地往下凹了一下,一陣哀嚎聲淒慘響起,鯊魚腦袋往下沉了沉,之後憤怒地往霸王撞去。

霸王藉著破城戟和鯊魚腦袋為支點躍起,雙腳騰空落下,踩在鯊魚背上,將戟猛地拔出,隨手單腳一踏,身形高高躍起,將戟尖對準了鯊魚背部!

“無論古今,無論陸海,霸主隻有我”

“西楚霸王!”

“嗤!”

項羽的聲音震顫海麵,破城戟牢牢插在鯊魚身上,一陣撕裂的淒鳴響起,鯊魚憤怒地往前遊,霸王緊握破城戟,身子跟著鯊魚的軌跡極速前進,就好像把它當成了坐騎一樣。

鯊魚迅速往下沉,霸王跟著它一同往下,一手拽著戟杆以防自己上浮,一手握緊拳頭,朝著它的身上猛砸,鯊魚痛苦地扭動身子。

“本王令你上去,你上不上!”

“上不上!”

霸王一拳接一拳地打,鯊魚眼看越往下沉,挨的打就越痛,立即往上遊!

霸王也逐漸削減拳力,讓鯊魚知道往上可以少痛點。

再往下的話,他力氣再大也要歇菜了,剛纔之所以不放手,是因為一旦在深海裡浮動發揮不出力氣,那他就是鯊魚的盤中餐了。

眼看鯊魚浮在水麵時,早已冇有剛纔那股衝勁,霸王收回戰意,有些無趣地收杆,往上一躍。

江逸見狀,立即拋出繩子,霸王一手抓住,剛還沉寂的鯊魚突然一躍而起,張開血盤大口就要將霸王吞下!

霸王怒眉一橫,破城戟對準鯊魚的牙齒掃去!

“嗚!!!”

一大排牙齒掉落,鯊魚遁入水中慌忙逃竄,背上血流不止。

“孽畜,真是不知死活!”

霸王收回破城戟,一手拉著繩索,雙腳踏著船身,短短數秒之間便已回到船上。

邁克傑和船長呆呆的看著這幕,瞠目結舌。

給邁克傑一把狙擊槍,他也能滅了鯊魚,可要是給他把這樣的東西,他可弄不過鯊魚啊。

而且狙擊槍也無法一下子全把鯊魚牙給打掉,冷兵器在某些方麵,還真比熱武器要有優勢一些!

邁克傑想,就好像被近距離圍攻時,槍再快,也不如人家拿著破城戟這麼一掃,破城戟還可以作為支點,在無牆狀態下用來輔助走位。

可槍就完全不行了。

這群先祖,了不得。

邁克傑越發敬畏,更不敢得罪他們了。

霍去病和嶽飛見項羽上去了,兩人一人一槍,徑直朝海中潛去。

海底裡的魚跑了大半,所幸還有不少,他們揮舞著槍不斷前刺。

片刻後,每人的長槍上皆插著幾十隻鮮魚,忽然看到四麵八方都有鯊魚趕來。

“鯊魚還會叫人?”

霍去病心想,這不跟狼差不多嘛!

“快走!”嶽爺趕緊說道,和霍去病帶著魚浮出水麵。

江逸再次拋下繩子,他們立即藉著繩索上船。

身形定下,奮力一縱,成排的魚兒掉出槍來,躺在甲板上各種打挺。

項羽看到這麼多背鰭由遠即近,非但不怕,反而說道:“你們到我身後!”

“它……它們不會來襲擊我們的船吧?!”

“加速,馬上加速啊!”

船長立即用聯絡器下令,這些鯊魚肯定是衝著血腥味來的,真要出了什麼事完蛋,不過再駛出一段距離應該就冇事了。

眼看鯊魚們到有血的地方之後,冇有再繼續往前,項羽收起破城戟:

“本王剛纔想了一個好戰法。”

“何法?”霍去病好奇道。

“雖在海中難以發力,但我們可組成獵殺之陣,你和鵬舉等人可以在海中橫起武器,我就可以踩著你們的武器騰空借力,豈非一殺一個準?”

“好主意啊,那我們要掉頭嗎?”霍去病眼前一亮。

o!

o!”

一旁的船長嚇得母語都飆出來了,他現在腿還哆嗦呢!

倒不是怕鯊魚,而是這些華夏先祖太特麼可怕了!

“那個,這魚要船上的廚師做嗎?”

好不容易緩了會後,他用漢語說道。

經常在華夏和糙米之間拉貨的他多少會點中文,雖說還有些彆扭,但也足夠這些先祖們聽懂了。

小橘貓默默地往邊上站了站,試圖讓自己的存在感少一些。

霍去病一眼就看到了她:“我要吃小橘貓做的。”

“啊?”

小橘貓微微張大嘴巴,她昨晚纔剛操刀啊,又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